“福打滚”正名记新时代重庆诗歌的六个镜面从前有座山海棠无言为荣昌扑面而来的文字的芬芳,是诗
第012版:两江潮副刊
上一版   
“福打滚”正名记
新时代重庆诗歌的六个镜面
从前有座山
海棠无言为荣昌
扑面而来的文字的芬芳,是诗
    
 
重庆日报 | 重庆日报农村版 | 重庆科技报
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3上一篇  下一篇4  
2020 年 11 月 22 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文艺评论

新时代重庆诗歌的六个镜面

张远伦

  前不久第六届中国诗歌节在渝闭幕,而诗歌的热度并未消退。

  我常常觉得,诗歌的“小众”特质在重庆并不存在。这里诗人众多,我知道名字的重庆籍诗人不下300人。只不过,像1980年代那种诗歌流派众多、诗人大多具有明星效应的现象已经不复存在。进入新世纪,重庆诗歌走向丰裕、稳健和包容,诗歌的美学气质并未出现单极、两极现象,而是呈现出多元、纷繁和活力十足的景观。

  作为朦胧诗时代就成名的诗人,傅天琳堪称中国诗坛常青树,她的诗歌超越人生苦难,直抵思想的深邃和澄明,在天真、天然的气息中,获取了“生命之诗”的进阶,以《柠檬叶子》斩获了鲁迅文学奖。土家族诗人冉冉进入新世纪后题材更为自由从容,近作长诗《群山与回响》浑厚绵延,中年哲思和情绪相互映照,有大气而又圆融之美。同样进入“中年写作”的诗人唐力,从唯美中脱身,进抵宽厚之境,偏重于诗歌的精神性,发现事物的隐秘诗性,渐渐有了敦厚、沉稳、深远的气象。土家族青年诗人隆玲琼落笔在孕育和培养新生命的日常之上,焕发着“日常的神性”之光。我常常觉得,这类“传统载道”美学气质的诗歌并非保守,这种守正其实很难。并非西化的语言方式和思维方式才是现代的,有力量和后劲的拳法,往往尝试的是“中路进攻”,而不是绕圈子和打小技巧。

  新世纪之初,网络诗歌风起云涌,重庆的“界限”聚集了很多优秀诗人。这个论坛的创办者李元胜,其诗歌极具生活在场感。李元胜凭借《无限事》获得鲁迅文学奖,然而他并未止步,创作了《黄河边》等一批精湛技巧和宽阔气象相结合的诗歌。金铃子的诗歌“气”很足,这是来自内心的力量,气息一以贯之,诗歌浑然一体。梅依然诗歌重在袒露灵魂深处的孤独感,这是关于人生终极意义的抒情之诗,也是另一种哲学思考之诗。白月诗歌是心灵的点击,语言和内容都有撕裂感和埋伏着的暗渠。大窗的诗歌也有不少在生活现场的即时发现,具有诗人洞悉生活的“显微镜之眼”。蒋艳诗歌越来越注重在都市中的瞬时感受,语感也越来越成熟。

  都市圈之外,在渝东南少数民族地区,有着不少异质而又具探索性的诗人,酉阳的冉仲景就是其中之一。冉仲景从康定“雪原系列”诗歌发端,以一批纯净的抒情诗歌冲进诗坛,后来从藏区调回酉阳,受当地民谣传统影响,创作了一批具有新民谣风格的佳作,尤其是《致命情诗99首》,是才华和情感的凝结之诗。同为酉阳诗人,杨犁民则专注于旷野诗情,《花朵轰鸣》等诗集呈现了酉阳地域特点中高远、安宁、干净的部分。大江大河与雄奇山脉,造就了以柏铭久为代表的“三峡诗群”。而乌江流域谭明等人的诗歌,则是以乌江符号为精神图腾。璧山诗人赵兴中的“小镇书”系列、城口诗人滕芳的“香炉村”系列、合川诗人李苇凡的“沙鱼镇”系列、涪陵诗人姚彬长诗“村居笔记”等,无不彰显了地域写作这一亲情血脉的绵延和淳厚。

  进入新世纪,中国诞生了“打工诗歌”。作为具有大量农村人口的年轻直辖市,重庆也诞生了不少具有“底层叙事”美学气质的诗歌。以泥文、张守刚为代表的“打工诗人”返回家乡继续创作,成为重庆诗坛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近年来,酉阳诗人弗贝贝以远赴新疆务工生活为题材,创作出版了诗集《尉犁》,她的“底层叙事”有着风情之美,一定程度超脱了打工诗歌拘泥于个人艰辛的局限。

  在新的美学潮流中,口语写作作为一种新的尝试,已经逐渐走向更为阔大的空间。其实,早在第三代诗人中,就已经在这一领域有了成就。比如何小竹,近年从成都返回家乡彭水定居,写作了大批亲情诗歌。这类诗歌以日常口语为语言方式,以日常生活为书写对象,真切动人。黔江区诗人麻二近年来也有不少类似诗作,作品不仅有庸常细微,而且不乏穿透生死、洞悉人生真相的作品。年轻诗人中李文武、廖兵坤等人也有亮眼的表现。

  新古典美学气质也有一定程度回暖。新古典并非文体探索,而是一种近乎古典诗歌情怀的作品。这类诗人注重魏晋风骨或者唐宋气质,诗歌中透出隐逸情怀、士子情怀、家国情怀,以古典诗歌中意象写作为主,注重古为今用,呈现出一种新的现代诗之美。诗人宋炜的“桂花园”系列,氤氲着才子之气息、逸乐之心象。李海洲的创作,兼具现代诗和格律体,有着独有的语言体系,气质颇似宋词,神游却在当下。

  重庆诗歌在美学气质上的探索还很多,远不止上文的6个镜面。本土诗人中,60后是领军者,70后是中坚力量,但是,明显后继乏人——目前,我仍未能发现在诗歌美学体系上有自己建树、文本能支撑的重要年轻作者。“重庆诗歌重镇”这一美誉仍需要一代又一代诗人不断努力,否则,便会徒有虚名。

3上一篇  下一篇  
 
重庆日报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重庆市渝北区同茂大道416号 邮编:401120
技术支持:北京北大方正电子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