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打滚”正名记新时代重庆诗歌的六个镜面从前有座山海棠无言为荣昌扑面而来的文字的芬芳,是诗
第012版:两江潮副刊
上一版   
“福打滚”正名记
新时代重庆诗歌的六个镜面
从前有座山
海棠无言为荣昌
扑面而来的文字的芬芳,是诗
    
 
重庆日报 | 重庆日报农村版 | 重庆科技报
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3上一篇  下一篇4  
2020 年 11 月 22 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百年荣光

“福打滚”正名记

徐文峰

  天刚麻麻亮,太阳还没“上岗”,路边的浅草还带着露珠,“福打滚”唱着山歌,开着他的板板车下山了。

  板板车上载满了他精耕细作的七彩糯玉米。这玉米吃起来糯糯的、香香的,还有点甜甜的,女人和孩子最是喜爱。

  赶早拉拢城区农贸市场不到两个小时,满满一车七彩糯玉米被抢购一空,近千元钞票揣进他兜里。

  “福打滚”文化不高,20多年前初中毕业即辍学在家。但他脑壳聪明,因皮肤黝黑,人称“非洲帅哥”。

  其实,他不喜欢村里人叫他“福打滚”。打滚或打滚匠,是贬义词——渝东一带把小混混、赖皮的人叫“打滚匠”。他本名大福,“福打滚”一名的由来还得从10多年前说起。

  大福住的地方叫金鼓岭,海拔在1000米左右,离梁平城区倒也不远。他家住在山顶上,基础条件差,连一日三餐都只有将就。他开始不安分起来。

  一日,城郊正好赶场。在一个卖土鸡蛋的大爷跟前,一个烫着卷发、穿着得体的中年妇女付完钱正欲离开。大福不知从什么地方钻出来,笑着对中年妇女说:“姐儿,我这里还有两个蛋,你要不要?”中年妇女恨了他一眼,骂道:“宝器!”“大姐,你买不买没关系,但不要骂人噻!”大福也不示弱。“你个打滚匠!你有两个蛋拿出来看嘛,拿得出来我给你百块钱一个。”

  哪知,大福变戏法似的,还真的掏出两个鸡蛋。中年妇女下不了台,愤愤地甩出两百元,骂骂咧咧地快步离去。

  从此,大福在村里村外出了名,村里的年轻人都叫他“福打滚”了。

  话说5年前,镇里帮扶干部吴博士花了3天时间,在全面了解情况后,建议“福打滚”种植高山西瓜。因为金鼓岭海拔高,早晚温差大,西瓜甜度高。吴博士为他精选了西瓜种。

  开始,“福打滚”完全是懒人种瓜:西瓜苗缺水了,他挑水淋;眼看泛绿的西瓜有拳头大时,他请人拉来一大车猪粪水,倒在10余亩西瓜地里。什么除草杀虫,他也省去了。

  到了西瓜成熟的季节,其他瓜农数着钞票心中乐开了花。而在“福打滚”的西瓜地里,放眼望去,杂草一片;走近一瞧,西瓜大的大小的小,很不匀称。村民看了都嘲讽说,得钻进半尺高的杂草丛中顺藤摸瓜。

  好在“福打滚”的西瓜追了不少农家肥,加之海拔高、温差大,西瓜倒也很甜。卖下来,他还赚了好几千元,算是收获了第一桶金。

  “‘福打滚’碰上了贵人。”村民都这样说。这不,吴博士又来了。“要想多挣钱、奔小康,还得靠科技和勤劳。”吴博士鼓励“福打滚”种植高山土李子扩大战果。

  “福打滚”这才拿出了英雄气概。镇村干部帮他协调流转土地,很快,近200亩适宜的土地栽上了土李子苗。两三年光景,李子树刷刷刷长粗长大。但不能让李子树长得太高,树高了水分汲不上去,果实小且品质差。“福打滚”从帮扶干部那里学到了绝活,他剪枝、刷白、施肥、疏果,忙得不亦乐乎。

  “福打滚”种的李子叫青脆土李子。待到第四年七月底,他家的土李子进入丰产期。矮化后的李树枝叶繁茂,成熟后的土李子圆圆的,有半个鸡蛋大小,青翠欲滴,压弯了枝条。咬一口,嘎嘣一下,直甜到心里。

  “福打滚”兴奋了几个晚上,请回儿子为他掌管财务,算盘一响,毛收入直逼7位数。他又在房前屋后种上了七彩糯玉米。

  今年春暖花开后,“福打滚”又乘胜追击,办起了生态农家乐,取名“筷乐人家”。李花盛开之时,“火烧叶林红霞落,李花怒放一树白。”李果成熟之季,“摘持欲以献,尚食且踯躅。”他这两季又赚了个盆满钵丰。

  “福打滚”腰包鼓了,境界也高了。他搞起了土李子种苗基地,免费为村民提供土李子苗。

  在村民大会上,村党支部郑书记征求大家的意见:“不要再叫大福‘福打滚’了哈?”“要得!”村民们齐声应和。村第一书记小宋脑筋一转,立马为他取了一个响亮好听的名字——招福哥,赢得了满堂掌声。

  行走在熟悉的金鼓岭上,招福哥神采飞扬,用脚跺跺山间小路,一种特殊的“轰轰”声由地下发出,像擂响的战鼓一样,仿佛在为他鼓劲加油,激励他在小康路上走下去。

3上一篇  下一篇  
 
重庆日报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重庆市渝北区同茂大道416号 邮编:401120
技术支持:北京北大方正电子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