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重庆“最美税务人”出炉川渝地区首个文旅部重点实验室在渝揭牌办税平均时间缩短至5分钟内9所医科大学在渝成立M9协作网沙坪坝三峡广场历史文化名人长廊亮相“三心”绣出临空新美景“我的小康梦是绿色的”
第007版:重庆新闻
上一版 下一版 
2021年重庆“最美税务人”出炉
川渝地区首个文旅部重点实验室在渝揭牌
办税平均时间缩短至5分钟内
9所医科大学在渝成立M9协作网
沙坪坝三峡广场历史文化名人长廊亮相
“三心”绣出临空新美景
“我的小康梦是绿色的”
    
 
重庆日报 | 重庆日报农村版 | 重庆科技报
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3上一篇  下一篇4  
2021 年 07 月 12 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我的小康梦是绿色的”

  (上接1版)休耕期间,通过尾菜还田等技术解决土壤板结酸化、连作障碍等问题后,种出的作物虽然只收一季,却能以高品质卖出好价钱。

  李华的父母都是普通农民,为了让李华兄弟三人“跳”出“农”门,没少受苦。但大学毕业后的李华却要返乡务农,还不肯用传统种植技术,要实现“搞农业能挣钱、吃起来更安全”的“绿色小康梦”。为此,父母和基地周边的农民没少跟他闹别扭。

  返乡发展生态农业,却遭现实打击

  李华今年32岁,是璧山区健龙镇人。父母都是普通农民,靠着务农供李华三兄弟读书,辛苦一年只能勉强让一家人吃饱。

  从小,李华三兄弟就跟着父母下地,深知种地的艰难。每年谷子成熟时节,稻田里散发着清香,但李华兄弟就害怕稻香味。因为割谷子、晒谷子、挞谷子……一系列流程全是繁重的体力劳动。

  为什么一家人辛辛苦苦在地里干上一年,却只能解决温饱呢?李华心中逐渐有了个梦想,要改变这种状况。

  2012年,李华大学毕业,带着假期打工的储蓄,信心满满地回到健龙镇,告诉父母要回家搞农业。父母大怒,苦劝无果后撂下狠话:“你要搞(农业)可以,离我远点,我不想看到你(搞农业的样子)!”

  当时璧山正在大力发展蔬菜产业,在璧北打造10万亩蔬菜基地,李华便和朋友在大路街道高拱村流转了100多亩土地,成立了璧山区新芽种植股份合作社。

  他一心要搞生态农业,少施肥、少打药。但这样种出来的蔬菜个头小、卖相差、产量也低,根本卖不出去。几年下来,不但血本无归,连给在基地打工的农民发工资都快发不起了。

  2015年,李华痛定思痛,在四处学习现代农业技术和营销管理知识后,他决心来个“大转变”。

  让土地“带薪休假”,震惊四里八乡

  2015年7月,正是当季蔬菜收获的时节,李华让工人收了茄子、黄瓜等应季蔬菜后,作出个决定:让地就这样荒着。

  这个决定,震惊四里八乡。

  高拱村离璧山城区近,是个传统蔬菜种植村。当地农民奉行“人可以歇气,地不能闲着”的理念,常年种植的耕地从来没有“歇气”一说。

  但李华不这样想。他告诉记者,在前几年的种植过程中,他已经发现,流转的土地由于常年“超负荷工作”,加上农民常年施肥打农药,土壤酸化板结已十分严重。这样的土地,怎么能长出精品庄稼?

  李华说,随着国家发展得越来越好,人们对生活品质的追求也越来越高,合作社也要从以前的致力于保供市场向高端市场转变。如果蔬菜品质不区别于“大路货”,就不可能卖出好价钱。于是,李华多次向农业专家咨询、学习后,决定对土地进行轮作、休耕,简单地说,就是让“超负荷工作”的土地歇口气,休养生息,从根本上改善土壤肥力。

  很快,不播种的土地里便长满了杂草,看起来荒芜一片。李华仍每天在基地出现,流转费用和村民工资一分不少,他说这叫土地“带薪休假”。

  这样的荒芜景象让流转土地给合作社的农民很是心慌,担心他亏钱跑路,甚至到村委会、街道办事处告状。周边的蔬菜种植大户们路过基地也摇脑壳,都说“李华这娃儿算完了,地都种荒了。”

  这些压力李华都能承受,但最让他难受的是,当年父亲来到基地,围着满是杂草的菜地走了一圈,叹了好几口气,摇了好几次头,最后一声不响地离开了。

  跟在父亲身后的李华心里明白,父辈们按照传统的种植方式种了一辈子地,要让他们接受这些新鲜的事物,的确不容易。他暗想:“等我的合作社干出了成绩,相信父亲会明白的。”

  地越种越“土”,收入却越来越高

  其实,李华并没有任土地荒芜,他在田间探索了“杂草秸秆还田培肥土壤方法”“尾菜直接还田培肥土壤替代化肥方法”等好几项技术,正在申请发明专利。

  比如尾菜还田。以过去种植包包白的菜地为例,过去包包白只收获菜心,农户要把菜心外的大堆菜叶拉回家扔掉,或切碎喂猪,费时费力。他却通过添加微生物菌等方式对尾菜进行技术处理后,直接在田间将尾菜粉碎翻埋到土里,不仅降低了处置尾菜的成本,还肥沃了土地。如此类推,收获后的老叶、瓜藤、菜头都成了土地的“肥料”,化肥农药使用量降低了80%以上。

  经过几年“带薪休假”后的土壤越变越好,肉眼可见的是颜色变黑了、捏起来更加疏松了,经过专业机构监测,土壤中的有机质含量也一年比一年高。

  合作社还改换品种、打造品牌,将过去种植应季“大路菜”改为只种植、销售水果冬瓜、贝贝南瓜、水果番茄等特色品种,销售渠道由过去的批发市场改为直供企事业单位、高校食堂、线上销售等,基本做到了以销定产。价格也由过去的市场批发价,转变为优质优价。李华告诉记者,现在,基地的瓜菜仍然延续着休耕的传统,一年只种一季。但由于品质提升,价格稳定,每亩平均收入可以达到1万元。

  2017年,合作社实现盈利,还带动了周边235户农户280余亩土地入股。去年,合作社销售额达到500余万元,除土地租金外,他还给流转土地的村民每亩分红202元。

  2019年,李华获得了农民高级技师职称,成了真正意义上的“职业农民”。现在,他再在土地里搞啥“新鲜玩意儿”,周边农民也见怪不怪了,不少种地几十年的老农还上门来向他求教。今年初,他的父亲又来了基地一趟,顺着田坎走了一圈。这次,他朝李华点了点头,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我的小康梦是绿色的。”李华说,“既要从土地里刨出收入,又要保护生态,这才是新时代的绿色小康梦。”

3上一篇  下一篇  
 
重庆日报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重庆市渝北区同茂大道416号 邮编:401120
技术支持:北京北大方正电子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