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18日 亚欧媒体参访团参观访问重庆对外开放平台建设情况王红旭未曾离去市委市政府追授石柱牺牲民警冯中成“人民满意的公务员”称号市纪委公开曝光5起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典型问题接续使命 传承精神黔江 “三治融合” 开辟基层社会治理新格局
第006版:要闻
上一版 下一版 
2015年9月18日 亚欧媒体参访团参观访问重庆对外开放平台建设情况
王红旭未曾离去
市委市政府追授石柱牺牲民警冯中成“人民满意的公务员”称号
市纪委公开曝光5起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典型问题
接续使命 传承精神
黔江 “三治融合” 开辟基层社会治理新格局
    
 
重庆日报 | 重庆日报农村版 | 重庆科技报
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3上一篇  下一篇4  
2021 年 09 月 18 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王红旭未曾离去
——再忆重庆市大渡口区育才小学教师王红旭
本报记者 陈波

    6月1日傍晚,大渡口区万发码头,湍急的江面上,十几位市民手挽着手组成一道“救命人链”,从王红旭手中接过溺水的孩子,传递至岸边。(视频截图)

    “时代楷模”发布仪式现场,大屏幕上显示出王红旭生前的照片。首席记者 龙帆 摄/视觉重庆

  9月16日,距王红旭为救两个孩子牺牲在江流中,整整108天。

  108天中,王红旭被授予重庆市见义勇为先进个人,被教育部追授全国优秀教师,被中共重庆市委追认为中共党员,被重庆市政府评定为烈士,获评时代楷模称号……全网有关王红旭连救两个孩子牺牲的视频,早已突破10亿次点击量。

  然而,略过所有哀荣,重庆市大渡口区育才小学教师王红旭,不过是巴渝大地那个心怀温暖、带一点“痴”、平凡中自有力量的“笑起来眼眯成一线的眯眯眼”。

  榜样示范引发市民自发组成“救命人链”

  再度回望王红旭生命中最后那个下午,是一种悲痛,但这悲痛中自有澎湃力量。

  6月1日儿童节,大渡口区万发码头附近,下午5时40分左右。

  当“救我娃儿啊!”的尖叫响起时,王红旭还抱着3岁的儿子团团,距事发地一百多米。

  当他放下儿子团团向江边高速冲刺时,衣未解、鞋未脱。

  “旭哥拔脚就冲,我一看江心里有孩子扑腾,也就是本能地跟上吧。”王红旭的好友许林盛回忆。

  成年人的世界,远离危险才是本能。可百米外,是入汛一月、长达14天降雨后暴涨的长江。生于斯长于斯的重庆人最清楚汛期长江激流的凶险。

  但许林盛跟随王红旭的脚步,开始了冲刺。

  同样跟随王红旭急促脚步的还有张广荣,一个45岁的中年男人。

  三人就这样形成了那片慌乱江滩上最醒目的“救人小箭头”,目标是江中落水的幼童。

  突然出现的“救人小箭头”,给江滩边慌乱的人群带来了勇气和镇定。包括陈璐希、张亚、马波等数十名市民,向事发江边围拢,组成了一个“救人大箭头”。

  “救人小箭头”作为前锋迅速跳江救人,“救人大箭头”则手挽手结成延伸江心数十米的“救命人链”。

  这一切,均起始于王红旭生命中最后那段百米冲刺。

  儿童节的那片江滩,因为两个落水孩子,数十名陌生的重庆市民结成了一道牢不可破的“救命人链”;跳入江中连救两人最后不幸牺牲的王红旭,就是串起那条“救命人链”最前端的人。

  35年人生,救过8个孩子

  “不需要考虑,换成是我也要去!能救人,比中500万还高兴!”王红旭少年时,多次看到电视里勇救他人的新闻就手舞足蹈,母亲李永兰有一次笑着逗他“考虑一下,换成你,敢去不?”儿子脖子一梗的样子,给她留下极深印象。

  “他是那种羡慕的感觉哦!是真巴不得自己就在现场的那种感觉。”母亲李永兰叹息。

  500万元对整个家庭都是天文数字般的财富,但在这个少年心中,远不及一条生命的价值。

  李永兰绝难料到,少年王红旭一时兴起的“能救人比中500万高兴”,冥冥中成了他短暂人生中座右铭般的执着信念。

  大学同学梁锐记得,2007年夏天,21岁的王红旭在游泳池中成功救起一名落水儿童;母亲李永兰记得,2008年夏天,22岁的王红旭在嘉陵江边救起一名落水儿童并送回家;岳母唐国信记得,2019年夏天,33岁的王红旭将一摔破头的孩子送到诊所救治成功;妻子陈璐希记得,2020年夏天,34岁的王红旭和她一道将出车祸的3个孩子送入医院救治成功。所有重庆人记得,2021年夏天的儿童节,35岁的王红旭再度成功救起两个坠江的孩子,只是将自己的年龄永远定格在了35岁。

  35年人生,救过8个孩子——一位网友动情留言:“他或许是上苍派到人间专门守护孩子的天使。”

  这世间没有天使,只有一个有血有肉、甚至有点“痴”的王红旭。

  “我跟你打赌,旭哥那种人,你现在把他喊醒转来,再到江边走一趟,他还是会跳江救人!”与王红旭同一个办公室的同事张平,在与记者私下交流时,曾红着眼睛说:“你莫看他一天到晚笑呵呵的,其实这些方面他有点‘痴’。”

  尽管喊不醒已长眠的王红旭,但熟悉王红旭的人都坚信,那个有点“痴”的王红旭醒来再到江边走一趟,他还是会跳江救人。

  有一种传承叫做“痴”

  一支铁笔,一块刻板,一张蜡纸,一架油印机,一盏煤油灯,两个忙碌的身影,几乎每晚都是伴随着油墨的清香入梦——这是热恋时王红旭给妻子陈璐希描绘的童年记忆。

  假如说王红旭真的有点“痴”,那么这种“痴”,自有传承。

  他的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均是万州区余家镇的铁炉学校教师,奶奶范信秀为补贴家用一边教书一边还要种菜,爷爷王世才甚至就是在讲台上突发肺气肿去世,实现了真正意义上的春蚕到死丝方尽。

  王红旭有次救人回家后,与父亲王平为“危急时刻牺牲自己救人值不值得”,发生激烈争论。

  “都危急时刻了,还考虑什么值不值得?您也是老师,您看到学生跌倒了,是站着不动?是走过去?还是跑过去?”连珠炮式的反问憋得老爷子青筋暴起,却无言以对:“他晓得我们这一家子老师对学生都有点‘痴’。”

  王红旭从教12年,体育老师、校田径队教练、学校人事工作都干过,荣获市、区优秀教练员奖状4次、区优秀指导教师奖状5次,所教的学生捧回的奖状、奖杯更多。

  王红旭牺牲两个多月后,校长毛世伟打电话给体育学科分管主任代宣交待工作,代宣电话里脱口而出“我马上叫红旭落实。”

  两人电话里往复好几句话后,毛世伟率先发现哪里不对劲,追问“安排谁去?”

  “红旭嘛,王红旭啊!”代宣甚至提高了音量。

  毛世伟追问第二遍时,代宣才哑然。至此,两人电话里双双陷入沉默。

  108天过去了,大家似乎依然不习惯他已离去。

  与一般老师威严的形象不同,王红旭在学生中有一个人尽皆知的外号“眯眯眼”,许多学生敢当面笑嘻嘻地叫他这个外号,他从来不恼。

  “我毫不夸张地说,王老师改变了我的人生。”17岁的孟俊帆曾是王红旭田径队的学生,当年他小学成绩一般,但经过王红旭多年的训练,他成了一名优秀的体育特长生并一路进入重点初中、高中。才读高一的他已明确将报考浙江大学体育系,因为“那里三级跳项目很优秀,非常适合我”。

  王红旭身上那种有些难言的“痴”劲,也明显传递到了这个昔日少年身上。“要是我那天在,他跳江救人我就跟着一起跳!他肯定不准我跳?他能跳下去凭什么不准我跳?再说我都1.85米了,我比他还高!他拦不住我!”这个嘴角已泛起胡茬的少年,痴痴地望着母校那颗硕大的黄葛树,通红的眼中满是与年龄不相称的果决与倔强。

  恍惚间,宛如王红旭归来。

3上一篇  下一篇  
 
重庆日报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重庆市渝北区同茂大道416号 邮编:401120
技术支持:北京北大方正电子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