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助力彭水野果子变“金果子”《解码智能时代2021》书摘“庆丰收·感党恩”重庆市2021年中国农民丰收节“金镜头”摄影大赛征稿启事
第005版:重庆新闻
上一版 下一版 
科技助力彭水野果子变“金果子”
《解码智能时代2021》书摘
“庆丰收·感党恩”重庆市2021年中国农民丰收节“金镜头”摄影大赛征稿启事
    
 
重庆日报 | 重庆日报农村版 | 重庆科技报
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3上一篇  下一篇4  
2021 年 09 月 13 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一区两群·区县协同

科技助力彭水野果子变“金果子”
市食研所:把火棘果做成产品,既利用资源,又助力经济发展
当地村民:不用种、不用管,只管上山摘就能有收入,好安逸

本报记者 陈维灯

    村民们正在采摘火棘果。通讯员 赵勇 摄/视觉重庆

  ●2016年,市食品工业研究所的火棘果饮料研发成果落户彭水

  ●为让火棘果饮料尽快投产,该研究所摸索出果核分离、榨汁和脱色等技术,2019年7月,获得火棘果饮料食品生产许可证

  ●该研究所对火棘果饮料提纯改良,并与市科技局、市农科院共同研发出火棘果浓缩汁提取和保存方法

  ●采用该研究所技术的火吉集团,2020年销售收入近2000万元,带动1300余户、2300余村民增收

  入秋,漫山遍野生长的火棘果由青转红,日渐成熟。

  就在火棘果即将进入采摘期时,地处彭水工业园区、以火棘果为主要原料的重庆火吉健康产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火吉集团),迎来了一批特殊的客人——邻省某县常务副县长及林业局局长等人,带着优厚的招商引资政策登门拜访,意图将火吉集团“挖”走。

  自2019年年底正式投产以来,火吉集团总经理吴小珊已多次面对这样“幸福的烦恼”。

  其实,火吉集团不大,不过两间厂房、两条中试生产线,相较于一个县的生产总值来说,其2000万元的年产值也不算啥。

  火吉集团为何如此受青睐呢?

  无心插柳

  火棘果饮料落地彭水

  时间回到2014年,故事的开始其实和彭水没什么关系。

  也是秋雨绵绵的9月,为了帮助渝东北某区县发展脱贫产业,市食品工业研究所(简称市食研所)副所长邹严俊杰一行前往该县调研。

  “我们发现漫山遍野都生长着火棘果,就想着能不能就地取材研发一种产品,既充分利用野生火棘果资源,又能助力当地经济发展?”邹严俊杰介绍,火棘又称救军粮、水杈子等,是一种可药可食可观赏的多用途花果植物,火棘果富含原花青素及多种人体所需的不饱和脂肪酸、磷脂等元素,具有增强细胞免疫功能等作用,对动物生长代谢有明显促进作用。

  基于火棘果的这些特性,市食研所研发了一款火棘果饮料。然而,研发成果却因多种原因无法在他们调研的这个县落地投产。

  “2014年出成果,中间搁置了两年。”邹严俊杰说,直到2016年渝洽会,经由当时的市农委牵线搭桥,这项研发成果才在彭水落地生根。

  “彭水到处都是火棘果,资源丰富,纯野生,不需要人工管护,只要发动村民去采摘,我收购就行。”退休之前,吴小珊是一名医生,和邹严俊杰的交流几乎没有任何障碍,“我一听就觉得这是个好东西,值得试一试。”

  知易行难

  投产要闯过多道难关

  然而,知易行难。要让火棘果研发成果真正转化为普通大众接受的饮料,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当时没有任何可借鉴的生产线,我们实验室只是试验样品。”邹严俊杰说,为了让火棘果饮料尽快投产,市食研所的工作人员就自己摸索果核分离、榨汁和脱色等技术。

  解决了技术问题,生产许可问题又接踵而至。

  “新事物,没有现成产品可借鉴,也没有现成标准可参考,如何归类也是个问题。”邹严俊杰介绍,经过多方求证,最终火棘果饮料被归类为普通食品,但要取得食品生产许可证,其原料必须满足三个条件:不在药典上,有30年以上食用历史,有大量包装生产的历史。

  “我们查证过,虽然火棘果有药用价值和功能,但古今药典均无明确记载。”如何才能证明火棘果有30年以上的食用历史呢?邹严俊杰的办法是翻查各区县县志,“终于在酉阳县志上查到,当地人曾在饥荒年代将火棘果‘磨粉代粮’,证明食用火棘果古已有之。”

  那么,又如何证明火棘果有大量包装生产的历史呢?

  就在邹严俊杰一筹莫展时,西南大学一名教授的亲身经历解决了问题。

  原来,这名教授上世纪80年代在四川渠县进行过火棘果加工生产,当时还有媒体对此进行了报道。

  最终,在2019年7月,火棘果饮料拿到了食品生产许可证。

  试水受挫

  火棘果饮料还需改良

  通过前期的发动和引导,2019年11月,村民采摘的火棘果源源不断送到了吴小珊面前。

  “此前,彭水林业局估算全县火棘果年产量大约为两万吨,实际产量应该远远大于这个数字。”吴小珊回忆,为了激发村民采摘火棘果的积极性,当年是以每斤4元的价格进行收购,“收了200多万元的火棘果,我租下了彭水几乎所有的冻库,还是装不下。”而更多的火棘果还在源源不断地送来,甚至还有云南、贵州等地的火棘果准备送往彭水。

  这一年,虽然火棘果饮料销售收入300多万元,但由于仅有一条中试生产线,吴小珊眼睁睁看着收购的果子烂了一大半。

  而且,试水大众市场的火棘果饮料,最初的市场反响也差强人意。

  “火棘果里有一种元素,会造成饮料有酸涩的口感。”邹严俊杰介绍,在最初几批火棘果饮料里,并未对其进行提纯,导致产品市场反响较差,“随后我们就进行了提纯改良,去除了饮料里苦涩的口感。”

  此外,火棘果的采摘期为当年11月至次年2月,这让火吉集团的生产周期极为受限。“有果子的时候忙不赢,没果子的时候只能干着急。”吴小珊说。

  此时,市食研所再次出手,与市科技局、市农科院共同研发了火棘果浓缩汁提取和保存方法,让火吉集团在无鲜果的情况下,能够利用浓缩汁继续生产。

  科技支撑

  野果子带动村民增收

  有了科技的支撑,吴小珊的火吉集团不断发展壮大,2020年收购火棘果原料达到1000吨,当年销售收入近2000万元,带动1300余户、2300余村民增收,支付火棘果收购费用400多万元。仅彭水靛水街道长沟村,当年就销售火棘果20余吨。

  “村民收购价是每斤1元,由我们统一保管,再交由火吉集团收购。”长沟村副主任唐春红介绍,几乎家家户户都参与了火棘果采摘,“不用种、不用管,只管上山摘就能有收入,好安逸。”

  年过六旬的李守龙和聂金花老两口,去年12月采摘了3000多斤火棘果,收入3000多元,“眼睛看得到的地方都摘完了,卖了刚好过年。”

  火棘果饮料的研发投产,让彭水诸多村民在年底有了一笔固定收入,也让吴小珊有了更长远的目标。

  “我们和三峡大学医学院、市农科院、市食研所进一步加强合作,研发火棘果口服液,并利用火棘果榨汁后的果渣制作饼干、火棘果分糖片、火棘果粉、火棘果油等产品。”对于邻近区县的邀约,吴小珊也有着自己的打算,“我是土生土长的彭水人,肯定不可能把公司搬离彭水,但我可以到其他区县投资建分厂。”

3上一篇  下一篇  
 
重庆日报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重庆市渝北区同茂大道416号 邮编:401120
技术支持:北京北大方正电子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