宛如一团热火温暖人心刘军华:匠心独运 从中专生成长为轮胎专家
第005版:重报深度
上一版 下一版 
宛如一团热火温暖人心
刘军华:匠心独运 从中专生成长为轮胎专家
    
 
重庆日报 | 重庆日报农村版 | 重庆科技报
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3上一篇  下一篇4  
2021 年 07 月 13 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愿做旭日暖人心”系列报道

宛如一团热火温暖人心
——追记大渡口区育才小学教师王红旭(中)
本报记者 彭瑜

    王红旭与妻子陈璐希在育才小学留影。(本版图片除署名外均由受访者提供)

    王红旭陪妻子的外婆郊游。

    六月一日,王红旭牺牲前陪儿子戏水。

    王红旭(左一)参加无偿献血。(大渡口区委宣传部供图)

  王红旭走后,父亲王平在清理儿子遗物时,发现了一本《无偿献血证》,2010年办的,上面有他多次无偿献血记录。

  “他就是个热心肠。”王红旭名字中的“旭”字是母亲李永兰取的,希望儿子能像旭日一样发光发热,温暖周围的人。李永兰说,“旭儿做到了。”

  宛如一团热火温暖人心。从小,家人就在王红旭心里播下了爱的种子。

  爱心播种 “长大了我也要当一名好老师”

  1986年,王红旭出生于万州区余家镇一个教师世家,爷爷奶奶、爸爸妈妈都是教师。

  爷爷王世才,196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扎根农村教育事业42年,任校长25年,一直坚持一线授课。1995年,老人在上课时突发肺气肿,医治无效逝世。

  奶奶范信秀,今年86岁,也是一名党员,长期担任村小教师。课堂上,老人教书育人;课后,她耕种蔬菜为贫困学生改善伙食,雨天坚持背学生过河上下学。

  “教良心书,不误人子弟,始终把学生放在第一位。”王平说,这是他们王家的教师家规,老人们的言传身教,既影响了自己和妻子一生,也从小在王红旭心里播下爱的种子。

  作为山村教师,王平与李永兰既是学生的老师,传授知识文化,也是这些留守儿童的“爸爸妈妈”,代替外出打拼的家长照顾孩子的生活。

  冬天到了,他们给衣裳单薄的孩子添件棉衣;有孩子孤单了、害怕了,他们就接到家里免费吃住,给他们讲故事,陪他们聊天谈心……

  王红旭小的时候,家里时常来很多孩子,当时他只知道人多热闹、好耍。渐渐地,他开始明白,那是老师对学生的爱。

  有一次,因为毕业班上晚自习,李永兰要去教室,王红旭“吃醋”了,缠着要妈妈在家里陪他,“为啥不陪我,要去陪那些哥哥姐姐?”

  李永兰告诉他,学习是关系到一个人一辈子的事,那些学生也是妈妈的孩子。小家伙就说了一句,“妈妈最爱学生,我也要做你的学生。”

  特别是每年寒暑假,总有毕业后的学生到家里来看望王平夫妇。

  “他们毕业了,为啥还要来看你们?”王红旭很好奇。

  王平回答,学生觉得,成长道路上也有老师的付出,他们来表达一份谢意。他叮嘱儿子,“做人要懂得感恩,今后你也要记住那些帮助过你的人。”

  父母的话,王红旭铭记于心。他上高中时的历史老师何天成至今还珍藏着一条围巾,那是王红旭毕业那年送给他的。

  “老师,几年来,您给我们带来了温暖和力量。”何天成至今还记得王红旭当时说过的话。抚摸着这条围巾,他几度哽咽,“可惜了!一个有情有义的娃儿。”

  上小学时,王平与王红旭还有一次关于教师这个职业的对话。

  “爷爷奶奶和你们为啥都喜欢当老师?”油印机前,父亲印着卷子,王红旭在一旁打下手,他一边翻拿印好的试卷,一边问。

  “老师让学生变得有文化、明事理。”父亲的回答让王红旭兴奋起来,“长大了我也要当个好老师!”王平借机鼓励他,“当好老师,自己先要学习好,今后还要对学生好!”

  爷爷奶奶的点点滴滴、爸爸妈妈的一言一行,影响着王红旭幼小的心灵。2004年,他高中毕业,报考了重庆师范大学体育教育专业。

  责任坚守 “有了这个证就得有一份担当”

  很小的时候,王红旭就学会了游泳。上大学后,他又接受了游泳专业培训,还考取了《救生员证》。

  “他说,有了这个证就得有一份担当。”李永兰记得,儿子拿到证书后,还回家炫耀了一番,“他说,防止遇溺,救助遇溺者,就是救生员的使命。”

  在王红旭看来,有了这个证,掌握了这项特殊技能,就是一种责任,在需要的时候就得站出来。因此,他曾多次下水救人。

  2007年暑假的一天中午,王红旭与高中同学何勇路过大渡口区金色世纪游泳池,见一位妇女坐在游泳池边。出于救生员职业习惯,王红旭不经意间回头环视了一下游泳池,突然发现刚才那位妇女不见了。

  “不好!落水了!”王红旭来不及脱掉衣裤,跑过去直接跳进了游泳池。何勇说,“我还没反应过来,他已把人救起来了。”

  王红旭向母亲讲过这件事,说游泳池老板还要请他吃饭表示感谢,他拒绝了。李永兰表扬儿子做得对,鼓励他多做好事。

  2008年暑假的一个早上,王红旭独自一人去嘉陵江边散步。江边,一个小男孩正在找螃蟹。突然一个浪头袭来,小男孩赶紧躲闪,不料脚一滑,整个人就掉到江中。

  王红旭也是来不及脱衣服,急忙下水救起小男孩。他帮小男孩脱下打湿的衣裤,挤干后重新穿上,最后把小家伙送回了家,还叮嘱孩子不要一个人到江边玩耍。

  “妈妈,我又救人了。”当天,王红旭告诉李永兰。回忆往事,母亲有些懊悔,“当时该多叮嘱他,自己也要注意安全。”

  “别人有需要,我又有能力,那为什么不去帮助别人呢?”这是王红旭常挂在嘴边的话。岳母唐国信记得,王红旭曾经为救助受伤儿童,也“抛下”过她和团团。

  每年暑假,王红旭都会带上妻儿陪岳父母去江津区东胜镇避暑。2019年暑假,一个小男孩在家里玩耍时摔破了头皮,鲜血直流,其奶奶吓得不知所措。

  “莫等我吃饭!”正陪岳母与儿子团团散步的王红旭看到后,当即就将两人丢下,把男孩抱到自己车上,直奔山下镇里的卫生院。唐国信说,“等他回家,饭菜都凉了。”

  在这个避暑小区,王红旭喜欢与老人们聊天拉家常。他还时常把自己的电话留给对方,叮嘱老人们若急需用车、跑腿的事儿,就给他打电话。王红旭说,山上多是老人,儿女又不在身边,有个啥急事,能帮一把是一把。

  “助人为乐不能只挂在嘴边。”王红旭曾对妻子陈璐希说过,他们都是老师,不但要引导学生帮助别人,更要自己率先垂范。“既要说到,更先做到。”

  家风传承 “说给他听,干给他看,带着他干”

  王红旭与妻子陈璐希都毕业于重庆师范大学,但之前彼此不认识。2009年,王红旭考入大渡口区育才小学任体育老师。3年后,陈璐希也进入该校成为一名语文教师。

  刚上岗,学校就安排陈璐希担任一年级班主任,王红旭任副班主任。“过去,以为体育老师就是能跑会跳。”相处一段时间后,王红旭改变了陈璐希对体育老师的认知,“他热情、健谈、幽默,会处事。”

  开学不久,一位婆婆为孙子读书的事,在校门口纠缠陈璐希,让她很委屈。王红旭及时出面解围,并支招绕过老人,直接与学生父母沟通。后来,学生父母不但做通了婆婆的工作,还向陈璐希表达了歉意。

  学生黄娟(化名),爸爸去世早,妈妈再婚后与继父一起经营小摊养家。王红旭专门买了水果,陪陈璐希走访黄娟一家,主动提议“一对一”帮助这个困境学生。

  6月3日,黄娟妈妈赶来参加王红旭的追悼会。她哭诉着说,自己文化少,是王红旭夫妇把女儿当成自己的娃娃帮扶,直到毕业。

  “他的热情、细心、成熟打动了我。”陈璐希发现,王红旭不但心地善良,待人热情,还喜欢看书,会讲故事,爱思考问题。很快,两人相恋,2017年结婚,随后就有了儿子团团。“儿子多数时候就是他在照顾。”陈璐希说。

  王红旭对儿子充满了期待。娃娃还在妈妈肚子时,他就开始给团团写日记了。团团出生后,王红旭几乎天天给他讲故事,一讲就是两三个小时,有时扮演不同的角色,有时拿着手偶配音。每次讲故事前,他都会做足功课。

  “既疼爱,又严格。”王红旭给儿子买了个小电动车,但小家伙就不让小区的娃娃们坐。他狠狠地批评了团团,引导儿子要学会“分享快乐”。这之后,邻居们看到,小区的坝子里,一群小朋友排着队,轮流驾驶小电动车玩耍,王红旭就成了他们的安保队长。

  陈璐希说,“现在团团很大方,真的开始懂得‘分享快乐’了。”

  对于团团的教育,王红旭告诉陈璐希,“既要说给他听,还要做给他看,更要带着他干,这就是传承。”

  今年,陈璐希的外婆91岁了。从两人恋爱开始,王红旭每次到陈璐希家,都会陪老人说话,有时还帮忙剪指甲、洗脚。后来,老人患了老年痴呆症,王红旭还常常自言自语陪老人聊天。在爸爸的言传身教下,团团总是跟在身后帮着拿抹脚帕、把掉在地上的指甲捡到垃圾桶。

  “这么孝顺的孩子就这样走了。”提起女婿,唐国信泪水夺眶而出。她指着身上的衣服称,这都是王红旭买的,还知道她喜欢蓝色。岳父陈林川的手机屏幕摔坏了,王红旭又掏钱换新的。但他自己,一件羽绒服被钉子划破后,补了补穿了七八年;球鞋底子断了,他用胶水粘上继续穿。

  6月20日父亲节,团团自告奋勇向幼儿园的小朋友讲起了爸爸的故事。“我的爸爸是英雄!长大了,我要学会游泳,去江边把他救起来。”

  “要想孩子做怎样的人,父母先得做那样的人。”王红旭做到了。

  乐观、有爱、善良,对生活充满希望——如今的团团,正朝着爸爸希望的样子成长。

3上一篇  下一篇  
 
重庆日报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重庆市渝北区同茂大道416号 邮编:401120
技术支持:北京北大方正电子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