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江那棵橙子树“红领巾”讲红色故事突出“三力” 发挥革命文物的独特作用全面落实十条措施办法 扎实有效推进“百日行动”
第004版:奋斗百年路 启航新征程
上一版 下一版 
双江那棵橙子树
“红领巾”讲红色故事
突出“三力” 发挥革命文物的独特作用
全面落实十条措施办法 扎实有效推进“百日行动”
    
 
重庆日报 | 重庆日报农村版 | 重庆科技报
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3上一篇  下一篇4  
2021 年 05 月 25 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革命文物寻初心 红色基因永传承④

双江那棵橙子树
——杨闇公同志旧居“兄弟树”的故事
本报记者 彭瑜

    杨闇公同志雕像。(受访者供图)

    徐心勇(右一)与蒋道富在查看橙子树。(受访者供图)

  “双江那棵橙子树,尚昆亲手栽!叶为家乡绿,花为家乡开……”在潼南区,歌曲《双江那棵橙子树》可谓家喻户晓。歌词中的橙子树位于潼南区双江镇杨闇公同志旧居邮政局大院。

  “这不是一棵普通的橙子树。”杨闇公同志旧居管理所副所长徐心勇称,这棵橙子树是原国家主席杨尚昆幼时,与四哥杨闇公亲手栽种,是一级保护树。“100多年了,每年依然花满枝头,硕果累累。”

  5月13日,徐心勇向重庆日报记者讲述起这棵橙子树的故事——

  杨家兄弟庭院栽下“兄弟树”

  杨闇公是中国共产主义运动先驱、四川早期党组织的主要创建者和卓越领导人,是杨尚昆的四哥。兄弟二人都成长于邮政局大院,从小一起读私塾。

  1912年,14岁的杨闇公萌生走出双江的想法,要“进新学、增知识、广见闻”。1913年,在父亲杨淮清的支持下,杨闇公外出求学。出发前,他带着五弟杨尚昆在庭院内一起种下了一棵橙子树,相约见树如见人,希望大家像橙子树一样茁壮成长,将来硕果累累。

  此后不久,杨尚昆也离开双江前往重庆、成都等地求学,然后开始漫长的革命生涯。

  直到1987年,杨尚昆才回到家乡潼南。在老家的庭院里,杨尚昆望着这株枝繁叶茂、树冠如盖、正绽放花蕾的橙子树,高兴地说:“这是当时从外地引进的优质品种,很好吃。”可惜这次回乡在春季,他未能品尝到他亲手栽种的橙子。

  此后,杨尚昆每次回家,都要看看这棵橙子树。1993年10月,刚从国家主席职位上卸任的杨尚昆再次回到双江老家,终于尝到了这棵树上结出的香橙。

  1997年,90岁高龄的杨尚昆再次回到双江,抚摸着这棵橙子树,无限感概,“这棵树的历史也不短了啊。”当时,这棵橙子树已种下84年。

  后来,当地群众把这株凝聚杨家兄弟情谊的橙子树称作“兄弟树”。

  与橙子树一起成长

  就像这棵橙子树在风雨中成长一样,杨闇公也历经了革命的腥风血雨——

  杨闇公的大哥、二哥曾留学日本,参加同盟会。受家庭影响,杨闇公也于1913年至1920年,赴南京学习,之后又东渡日本。在日期间,他接触到马克思主义。

  回国后,杨闇公开始从事革命工作,并和成都高等师范学校(四川大学前身之一)校长吴玉章相识,他曾言:“我是旧社会的叛徒,是新社会的催生者。”1924年1月12日,吴玉章、杨闇公等在成都创办了中国青年共产党(简称“中国YC团”),中国YC团的历史使命是建立无产阶级专政。1925年,吴玉章、杨闇公加入中国共产党。杨闇公还给儿女取名为“赤化”和“共产”,希望“赤化全中国,共产主义一定要在全世界实现”。

  1926年2月,经党中央批准,杨闇公牵头成立全川革命的领导核心——中共重庆地方执行委员会(以下简称“重庆地执委”),他当选为书记。同年5月,经杨闇公和吴玉章介绍,刘伯承加入中国共产党。党中央对杨闇公和战友们卓有成效的工作给予高度评价:“川省现是最好工作之地,四川工作同志其刻苦奋斗的精神,更有为别省所不及者。”

  1926年12月初,杨闇公、朱德、刘伯承、吴玉章等组织和领导了著名的泸顺起义,开创了中国共产党在重庆及四川地区独立领导武装斗争的先河。

  1927年3月,英帝国主义制造了南京惨案,重庆地执委在打枪坝组织抗议帝国主义暴行的群众大会。反动军阀刘湘与蒋介石勾结起来,向重庆人民大开杀戒,制造了骇人听闻的“三三一”惨案。杨闇公在惨案中脱险以后,于4月4日乘船前往武汉向党中央汇报。因叛徒告密,他不幸被捕。

  “人生如马掌铁、磨灭方休。”这是杨闇公的座右铭,也是他一生的写照。1927年4月6日,杨闇公被反动军阀割舌、断手、剜目后,身中三弹,壮烈牺牲。牺牲前,他对敌人说,“我的头可断,志不可夺!”

  杨闇公牺牲了,其四弟杨尚昆和同志们继续坚持革命斗争,最终迎来胜利。

  “腥风血雨中,杨家兄弟始终坚定地开展革命斗争。就像他们当年亲手种下的这棵橙子树,无论风雨飘摇,始终顽强地成长着。”橙子树下,杨闇公同志旧居管理所副所长徐心勇告诉记者,现在,杨闇公同志旧居已是全国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前往参观的社会各界人士经常在这棵橙子树下,缅怀先烈。

  转业军人守护橙子树

  在杨闇公同志旧居,记者看到这棵一个世纪前栽种的“兄弟树”,已有近10米高,树冠直径达10余米,枝繁叶茂,一颗颗橙子挂满了枝头。树上,还挂着一块2009年由重庆市人民政府颁发的牌子,上面写着“一级保护树,编号115号”。

  徐心勇也是土生土长的双江镇人。2000年,他退伍转业主动申请到杨闇公同志旧居上班,负责管护“兄弟树”。徐心勇坦言,当初管得比较粗放,但2004年一件事情改变了他对管护橙子树的认识。

  当年,一位游客来杨闇公同志旧居参观,把橙子树上长的红蜘蛛图片发到网上。很快,各方信息反馈到了当地政府和杨闇公同志旧居管理所。这件事之后,大家认识到,“兄弟树”受到这么多人的关注,它不是一棵普通的橙子树,必须呵护好、管理好这一红色革命资源。

  在果技专家蒋道富的指导下,徐心勇学习橙子树管护知识——红蜘蛛虫害发生的季节有规律、夏天叶片打卷了该采取什么措施。慢慢地,他摸出一些管护橙子树的门道来。

  施肥方面,他一改过去肥料撒施的方式,采取穴施。每次施肥,他都要带领职工把树冠下的石板全部撬开,沿着树冠四周挖5个长2米、宽0.6米、深1米多的坑,倒进去发酵一个多月的农家肥和油饼,再用土覆盖,最后盖上石板。

  徐心勇介绍,每年有两次施肥,一次是橙子花开时下鲜花肥,保证开花结果营养供给;第二次是摘果和修枝后下追肥,保证橙子树来年长势,“每隔5年,我们还要给橙子树换上腐殖土,防止泥土板结。”

  因为精心管理,这些年,“兄弟树”养分充足,长势良好。尽管树龄已有上百年,但每年挂果都在600个以上,2016年达到876个,把枝条都压弯了。

  如今,“兄弟树”上的橙子依然香甜甘醇,令人回味无穷。这21年来,徐心勇就像站岗的士兵,精心守护,让这棵橙子树一直生机勃勃。

3上一篇  下一篇  
 
重庆日报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重庆市渝北区同茂大道416号 邮编:401120
技术支持:北京北大方正电子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