奋起反击放声歌唱 他们坦然面对死亡众多营救计划为何没能实现市委宣传部青年干部开展“激扬青春理想·喜迎建党百年”活动2010年5月5日 国务院批准设立重庆两江新区
第002版:奋斗百年路 启航新征程
上一版 下一版 
奋起反击放声歌唱 他们坦然面对死亡
众多营救计划为何没能实现
市委宣传部青年干部开展“激扬青春理想·喜迎建党百年”活动
2010年5月5日 国务院批准设立重庆两江新区
    
 
重庆日报 | 重庆日报农村版 | 重庆科技报
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3上一篇  下一篇4  
2021 年 05 月 05 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寻访红色印记
为追求理想与真理,渣滓洞、白公馆200多位革命志士倒在黎明前
奋起反击放声歌唱 他们坦然面对死亡

本报记者 李珩

    三月二十三日,渣滓洞监狱旧址,众多游客前来缅怀革命先烈,聆听工作人员讲述红岩故事。记者 罗斌 摄\视觉重庆

    3月23日,渣滓洞监狱旧址,众多游客前来缅怀革命先烈。记者 罗斌 摄/视觉重庆

  “新中国万岁!”“中国共产党万岁!”“打倒国民党反动派!”

  1949年11月27日,枪声、口号声久久回荡在歌乐山山林间。当天,国民党反动派在歌乐山制造了骇人听闻的大惨案,200多位革命志士恨饮枪弹,倒在了黎明之前。

  他们如何面对死亡?他们有着怎样的家国情怀?近日,重庆日报记者来到歌乐山,一寻究竟。

  “你们死的时候,敢像我们这样潇洒吗?我们为人民、为祖国而死,是无尚的光荣!”

  雨后的歌乐山,空气清新,入目皆是绿意,不知名的小花点缀其间,一派岁月静好的景象。

  “71年前,这里却是灭绝人性的屠杀现场。”站在松林坡上,重庆红岩联线文化发展管理中心文博副研究馆员王浩说,为了人民,为了理想,为了真理,200多位革命志士在此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1949年11月27日,歌乐山上依稀能听见人民解放军逼近重庆的枪炮声。在国民党西南长官公署二处处长徐远举办公室里,徐远举向特务雷天元、龙学渊、熊祥下达了屠杀渣滓洞、白公馆“政治犯”的计划。

  当天下午4时,屠杀开始。特务们分批从白公馆、渣滓洞押出了黄显声、李英毅、许晓轩、刘国鋕、吕英、陈俊卿……

  “你们死的时候,敢像我们这样潇洒吗?我们为人民、为祖国而死,是无尚的光荣,你们今后的死,将不耻于人类,将是一堆臭狗屎!”在白公馆通向松林坡刑场的路上,共产党员谭沈明将背挺得笔直,一脸从容。

  1940年4月,因受人牵连,谭沈明的中共党员身份暴露并遭特务逮捕。被捕后,敌人对谭沈明严刑拷打,要他说出其他同志的下落,但他咬紧牙关,宁死不屈。敌人见硬的不行,就让谭沈明写篇“悔过书”,发表一个脱离中国共产党的声明,就可以放他出去。

  “我是一名中共党员,我干的是堂堂正正的革命工作,是为国家和民族而奋斗,没有什么可以悔过的。发表声明更不可能,我是党教育培养出来的,决不会叛党。”谭沈明严词拒绝了。

  见谭沈明软硬不吃,敌人便将他关在积水的防空洞里长达半年之久。防空洞十分潮湿,顶上又不断滴水,半年中他几乎没穿过一天干衣服。

  就在屠杀前几天,他还向难友们说:“大家思想上要作好牺牲的准备。”

  “伟大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万岁,祖国,母亲,永别了!”几声枪响,谭沈明倒在血泊中,年仅34岁。

  “每个人的生命仅有一次,革命志士们并非不珍惜自己的生命。”王浩感慨地说,他们对人生的意义和价值有透彻的认识,他们是以奉献为最大的人生情怀,去战胜为自我的求生。

  “希望组织上能够切实研究,经常注意党内的教育、审查工作,决不能容许任何非党的思想在党内潜伏”

  1949年11月27日这天,特务从白公馆、渣滓洞一批又一批地往外提人,中共党员许晓轩也在其中。

  许晓轩曾任中共川东特委青委委员、青委机关报《青年生活》主编,1940年因叛徒出卖而遭逮捕。

  许晓轩看着瘦弱,在狱中威信却很高,这是为何?

  在重庆红岩革命历史博物馆,来往的游客总会驻足在一张薄纸前,“宁关不屈”四个字传递着力透纸背的力量。这正是出自许晓轩之手。

  当得知亲人正在设法营救他,许晓轩便用铅笔在一张包香烟的薄纸上写上这四个字,托人捎出,向党和亲人表达自己坚贞不屈的革命意志和斗争到底的决心。

  一次,狱友宣灏在阅读传递纸条时,被看守长杨进兴当场抓住并严刑拷打,追问纸条上的消息是从哪里来,是谁写的?

  紧急关头,许晓轩挺身而出,承认纸条是他写的。敌人问他消息来源,许晓轩拒不回答。

  敌人见硬的不行,便改用软的花招,许诺让许晓轩当会计,并诱以相当高额的津贴,他却回答说:“我对倒马桶、洗茅房很有兴趣。”

  又有一次,白公馆所长丁敏之说:“我们打算释放你,并介绍你去教书。”许晓轩答:“先无条件放出去,再谈工作吧!”

  白公馆大屠杀前,许晓轩告诉罗广斌,他们被捕前已发现消极隐蔽下,个别同志的思想、生活有脱党腐化的倾向,并已着手整风,“没有想到,后来这种腐化甚至破坏了整个组织,真是太沉痛、太难过了。这种损失,是对不起人民的!希望组织上能够切实研究,深入地发现问题的根源,而且经常注意党内的教育、审查工作,决不能容许任何非党的思想在党内潜伏。”

  面对敌人的密集子弹,他像钉子一样死死守住牢门:“你们这些强盗也活不了多久了!”

  白公馆的分批屠杀一直持续到晚上。这时,白公馆还剩下十几个人,而渣滓洞尚还有近200人。

  深夜,渣滓洞看守所牢房里的每一个人都十分警惕,他们密切地注视着牢房门外的一切动向。当他们被以“马上转移,要办移交”为借口,集中关押在楼下八间牢房的时候,他们知道这是最后的时刻了。

  死亡渐渐逼近,他们没有恐惧和惊慌,《国际歌》渐渐在狱中响起。

  牢门外,特务们端着机枪、卡宾枪,疯狂地对着牢房内扫射,子弹密集地射向牢中那些手无寸铁的人们。

  胡作霖挺起了胸膛,扑向牢门,试图用单薄的身体挡住敌人的机枪扫射;

  何雪松高喊:“你们这些强盗也活不了多久了!”像钉子一样死死地守住牢门;

  张学云从牢房的死角猛地跃起,用双手抓住敌人的枪筒朝里拖,意图夺枪还击……

  一阵疯狂的扫射后,特务们又进入牢房补枪射击:一颗子弹从黄绍辉的左眼打进去;“监狱之花”卓娅在尸堆里哭喊着妈妈;陈作仪身中数弹时,仍在高呼口号……

  11月28日凌晨,特务们补枪完毕,将木柴堆积在楼下,泼上汽油后纵火焚烧。霎时间,烈焰腾空,浓烟滚滚,整个渣滓洞都在燃烧。最终,仅15人逃生。

  “在敌人枪口前,看着纷纷倒下的难友,何雪松等中共党员却主动迎向枪口,拥抱死亡,将生的希望留给别人,真正体现了共产党员的初心和情怀。”王浩说。

3上一篇  下一篇  
 
重庆日报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重庆市渝北区同茂大道416号 邮编:401120
技术支持:北京北大方正电子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