赏花游促进文旅市场强劲复苏抓紧抓实数字乡村“牛鼻子”“阳光银行”实现“长效造血”如何陪伴他们走好人生最后一程“重庆造”核心装备首次应用于北京市垃圾发电行业
第008版:重庆新闻
上一版 下一版 
赏花游促进文旅市场强劲复苏
抓紧抓实数字乡村“牛鼻子”
“阳光银行”实现“长效造血”
如何陪伴他们走好人生最后一程
“重庆造”核心装备首次应用于北京市垃圾发电行业
    
 
重庆日报 | 重庆日报农村版 | 重庆科技报
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3上一篇  下一篇4  
2021 年 03 月 18 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如何陪伴他们走好人生最后一程
——重庆实施安宁疗护情况调查
本报记者 李珩

  核心提示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完善传统服务保障措施,为老年人等群体提供更周全更贴心的服务。

  2019年5月,国家卫生健康委便启动全国第二批安宁疗护试点,重庆九龙坡、北碚、石柱被纳入试点,率先在全市开展安宁疗护服务。

  所谓安宁疗护,就是关注患者的舒适和尊严,在他们临终前控制患者的痛苦和不适症状,帮助他们有尊严地离世,提高生命质量。

  “妈、妈!”3月4日,73岁的王敏安静地躺在病床上,但对于外界的声音已无力回应了。儿子陈强陪在床边,他知道,留给母亲的时间不多了。

  让陈强欣慰的是,母亲很平静,头发干干净净,没有痛苦的呻吟,一点不像一名子宫癌晚期患者。

  王敏所在的病房位于市十三人民医院住院部14楼的全科医(学)疗科,名字叫安宁疗护病房。

  什么叫安宁疗护?在重庆试点情况如何?连日来,重庆日报记者就此进行了调查。

  对患者进行评估,且家属要达成共识,才会安排进入安宁疗护病房

  “所谓安宁疗护,就是关注患者的舒适和尊严,在他们临终前控制患者的痛苦和不适症状,帮助他们舒适、安详、有尊严地离世,提高生命质量。”市第十三人民医院副院长湛斌说。

  “按照安宁疗护的相关要求,恶性肿瘤等严重疾病终末期患者或身患两种及以上疾病的老年人,前期经过普通专科治疗后,在临床上已不能获益的患者,可申请安宁疗护服务。”湛斌称。

  目前重庆有市十三人民医院、九龙坡区中医院、重庆建设医院、天府矿务局职工医院、西南大学医院和四联康复医院等6家医疗机构正在试点安宁疗护。

  “我们现在收治的标准主要是终末期病人,预估生存期在6个月内。”九龙坡区中医院肿瘤科主任沈健说,在入院前,他们会对患者进行评估,且家属要达成共识,才会安排进入安宁疗护病房。如果患者在安宁疗护病房里,家属改变了想法,患者随时可以转出安宁疗护病房进行相关治疗。

  “一些话,我不能给妻子和父母讲,但是,我可以向他们一吐为快”

  王敏住的病房里只有两张病床,摆放有沙发、小茶几、绿植等。床单和枕套是粉色的,看起温馨而舒适。

  “王孃孃今天状态可以哟。”护士长林萍推门进来,手上端着托盘,托盘上放着生理盐水、棉签等。

  因为子宫癌,王敏下腹处有菜花样分泌物,“每天都得擦拭,不然会发臭,老人也不舒服。”林萍的动作轻柔而娴熟。因为老人长期卧床,双腿严重水肿,在擦拭完后,林萍又细心地在老人腿下垫了个枕头。

  “医院对于进入安宁疗护病房的患者,往往不会采用过多的治疗手段,比如不会使用呼吸机、气管插管等,主要会给老人镇痛和营养支持。”该院全科医(学)疗科副主任黄兴敏说,在对病人的护理过程中,还会加入芳香疗法、音乐疗法等。

  对安宁疗护病房的患者,试点医院会结合自身的特点,开展相关的服务。例如九龙坡区中医院发挥中医特色,通过镇痛酒、贴敷、针灸等形式,改善患者食欲和代谢状态。

  “事实上,除了日常护理,在安宁疗护中,很重要的一环是人文关怀。”李海溶是第十三人民医院医务社工师。作为安宁疗护团队的一员,她的一项重要工作就是引导患者及家属正确面对疾病和死亡,尽量做到“生死两相安”。

  丁俊是九龙坡区中医院安宁疗护病房的一名患者,他查出癌症时,已是终末期。难以接受事实的他,终日以泪洗面。进入安宁疗护病房后,志愿者和医护人员经常到病床边同他谈心,或扶着他的肩,或拍拍他的背,有时候会摆上几个小时的龙门阵。

  “多亏了医生、护士的开导,我的心态才慢慢平静下来。”丁俊说,“一些话,我不能给妻子和父母讲,怕增加他们的心理负担。但是,我可以向他们一吐为快。”

  帮助处在生命末期的人有尊严地走完人生最后一程

  数据显示,目前重庆60岁以上老年人达721万,占总人口21%,高出全国近3个百分点,人口老龄化率居全国第六位。

  “人口老龄化程度不断加深,老年群体多层次、多样化的服务需求持续增长,帮助处在生命末期的人有尊严地走完人生最后一程,是推行安宁疗护的一项重要意义。”市卫生健康委老龄处副处长李雪梅说。

  在九龙坡区中医院肿瘤科护士长尹红梅看来,安宁疗护在一定程度上节约了医疗资源,也为患者节省了费用。

  “我们不会提前结束患者的生命,因为这是病人的基本权利,也是我们国家法律不允许的,但我们也要尊重临床现实,不去刻意延长没有生活质量的生命。”沈健认为,开展安宁疗护可以提高临终患者的生存质量,让临终患者达到身体、心理、社会、心灵的完整关怀,让他们安详地走完人生的最后旅程,让家属敢于面对死亡,生死两相安。

  安宁疗护还需要迈过三道坎

  “你想得出来,啷个要把爸爸转去安宁疗护病房等死,那不是让人戳脊梁骨吗?”前几日,潘婷婷与母亲大吵一架,坚决不同意把父亲老潘转去安宁疗护病房。

  老潘被查出来鼻咽癌晚期后,医生告知了潘婷婷积极治疗的风险,但女儿坚持要想尽一切办法救他,结果一化疗,老潘就大出血,只能送到ICU抢救,一天就要花1万多元。“他不能做手术,后来肿瘤堵住气管了,就只能做气管切开,饭也不能吃,人瘦得要命。”老潘弟弟说。

  经过老潘全家人的集体讨论和商议,老潘最终被转入安宁疗护病房。“我们尽了全力,最后希望父亲能少受罪。”潘婷婷说。

  “有时候安宁疗护被人误解为‘放弃治疗’,所以我们不会轻易地向患者家属推介宣传这种治疗方式,就怕引起病人及其家属的误会和抵触。”湛斌坦言,在我国,讨论死亡是一种忌讳,真正能够接受“优逝”这个理念的人还不多,人们对安宁疗护理念的认知度普遍不高。

  事实上,在业内人士看来,实施安宁疗护不仅需要迈过传统观念的坎,还需要解决专业人才和配套制度的“门槛”。

  业内人士表示,安宁疗护并非镇痛这么简单,需要建立专业的安宁疗护团队,包括医生、护士、心理咨询师、志愿者等。“由于工作刚起步,目前我市相关专业人才数量严重缺乏,尤其是志愿者和心理咨询师。”沈健说。

  “安宁疗护在全国范围内都处于探索阶段,大部分服务内容没有医保对应收费项目,可能影响从业人员积极性。”湛斌坦言。

  “安宁疗护需要全社会的关注。”李雪梅称,目前,我市正在积极探索在建立部门联动机制、加大人才培养力度的基础上,建立以公立医院为核心,基层医疗机构、医养结合机构为补充的安宁疗护服务体系。此外,打通一些政策壁垒,加强社会宣传引导更多群众慢慢接受安宁疗护的理念。

  (文中患者及家属名字皆为化名)

3上一篇  下一篇  
 
重庆日报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重庆市渝北区同茂大道416号 邮编:401120
技术支持:北京北大方正电子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