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愿当一辈子筑‘路’人”丁杰:用心用情为城市“加油”
第004版:重报深度
上一版 下一版 
“我愿当一辈子筑‘路’人”
丁杰:用心用情为城市“加油”
    
 
重庆日报 | 重庆日报农村版 | 重庆科技报
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3上一篇  下一篇4  
2020 年 07 月 09 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天坑下庄的开路人”系列报道之三:振兴之路
“我愿当一辈子筑‘路’人”
——记巫山县竹贤乡下庄村乡村振兴探索者毛相林
本报记者 周立 彭瑜

    五月十四日傍晚,巫山县竹贤乡下庄村村主任毛相林家门口,一场关于乡村振兴的院坝会在这里举行,村民们畅所欲言,讨论未来的发展方向。本版图片均由记者郑宇摄\视觉重庆

    这两年,巫山县竹贤乡下庄村返乡的村民越来越多,两百多名外出务工村民,目前已有一百余人选择了留下。

    五月十八日,巫山县竹贤乡下庄村如今交通便捷,不少外来人前往走亲访友,感受下庄的美景。

  5月14日傍晚,巫山县竹贤乡下庄村村主任毛相林家的地坝上,一场关于乡村振兴的院坝会正在进行。

  “只是脱贫还不够。”村民毛相兵第一个发言,“绝壁上的天路修好后,下庄每年都有新变化,大家日子越过越好。要让我们的子孙后代永远记得,当年这条路是怎么修出来的!要用当年那种修路的精神,把我们这个山窝窝建得更好!”

  村校教师张泽燕接过话说,绝壁天路很有特色、后溪河峡谷也很美,得把旅游搞起来。

  “搞旅游我赞成。”村民彭仁松抢过话头,建议引进企业整体开发。

  “我们回村发展!”之前一直在外打工的“90后”青年毛连长说,“我准备把老房子改造成民宿。乡村振兴,少不了我们年轻人!”

  ……

  现场气氛热烈,毛相林对大家说,从开凿绝壁天路到打赢脱贫攻坚战,下庄靠的就是不等不靠、自强不息、团结协作的拼搏精神,“虽然现在条件好了,但下庄精神丢不得,还要一代一代传下去。下庄人的步伐不会止于打通绝壁上的天路,不会止步于脱贫路,而是要实现乡村振兴,走上小康路!”

  “下庄精神,永不过时!”

  山高耸,那是下庄人挺起的不屈脊梁;路蜿蜒,那是下庄人留下的奋斗轨迹。

  2018年,毛相林提议建一个纪念馆,把下庄人修路的故事记录下来,让用生命和鲜血铸就的不甘落后、不等不靠、不畏艰险、不怕牺牲的下庄精神激励一代又一代下庄人。

  在乡党委政府的支持下,2019年,下庄精神文化陈列馆在村口落成。

  路在脚下战天斗地自强不息,梦在前方不忘初心继续前行。村支两委把下庄精神融入脱贫攻坚战、乡村振兴战略中,融入到基层党建中,融入到乡风文明建设中,激活了老百姓参与脱贫攻坚、乡村振兴的内生动力。

  2014年,村民刘时琼因病陷入困境,村里按政策为其争取到低保补助。两年后,刘时琼经济条件好转,便主动退出了低保,并向组织递交了入党申请书。去年,她还带着几个妇女主动承担起照顾村里孤寡老人的责任。

  “悬崖上那条路,你们也都参与修了的。现在生活再老火,总比那时强嘛。只要你们拿出当年修路那股子劲,脱贫没得问题。”2015年,村民陈正香一家因病致贫,觉得前途渺茫,有些心灰意冷。是毛相林这席话,让他们重新振作起来。在毛相林的建议下,陈正香的丈夫与两个儿子外出打工,陈正香则在家养了2头毛猪、几十只鸡,还种了2亩柑橘,一年后就顺利脱贫,陈正香还被评为村里的“三八红旗手”。

  55岁的村医杨亨华以前只是个赤脚医生,却是下庄唯一懂医的人。他原想着路修通了就出门打工挣钱,但哥哥杨亨荣出事后,他改变了想法。1999年,杨亨荣在修路时被巨石砸中腰部,致使腰部以下完全失去知觉,落下终生残疾。“为了这条路,为了下庄,哥哥付出了半条命。而下庄只有我一个医生,我若走了,大家生病怎么办?”杨亨华选择了留下,一辈子都要为下庄人看病。

  ……

  下庄精神,从未被舍弃。而有些见证过下庄绝壁上凿天路的人,则将下庄精神带到了外面的世界。

  1999年底,时任巫山县县长王超在下庄看到修路的场景,当时就红了眼眶。那天离开时,他在工地上捡了两块石头带回去,摆放在办公桌上。“此后换了工作岗位、换了地方,但这两块石头一直跟着我,一直激励着我。”如今已经退休的王超看到这两块石头时仍很激动,“这不是普通的石头,它凝结了下庄人的追求与向往,凝结了下庄人的勇气与毅力。扶贫先扶志,下庄精神是宝贵的财富,一定要传承下去!”

  “我在下庄待了7年,下庄精神影响了我一生。”方四才1995年大学毕业后分配到竹贤乡政府,也是当时的下庄村驻村干部。当年,毛相林就是和他一起牵头“谋划”并实施了在绝壁上凿天路的壮举。忆起在悬崖上拼搏的那7年,方四才至今还会流泪。

  2002年离开下庄后,方四才先后调任4个乡镇(部门),在林业局主导“万亩示范林建设”绿化项目、在巫峡镇发展经济林和旅游产业、在双龙镇激发贫困户内生动力……方四才走到哪里,都要给身边的人讲下庄的故事,并带领大家一起创造美好生活。

  “纯粹的灵魂才会升华出精神。下庄精神,永不过时!”方四才说。

  “三步走把下庄旅游做起来”

  2019年下半年,作为“不忘初心、牢记使命”重庆市优秀共产党员先进事迹巡回报告团成员之一,毛相林在重庆主城参加演讲集训时多次找到领队说:“我不讲了行不?我要回去。”

  “他很紧张,说那些演讲词,他背不到。”在领队反复询问下,他才说了着急回家的原因——村里正在搞旅游开发,起步阶段事情多,他不回去不放心。

  “这演讲不是为了你个人出名。通过演讲,可以让更多人知道下庄,了解下庄精神,为下庄的发展出谋划策。”领队这样一说,毛相林马上答应留下了,连续几天熬到半夜,终于把演讲词背熟了。

  在毛相林心中,分量最重的永远都是下庄的发展。

  世外桃源般的下庄坐落于巨大天坑底部,这里山水相连、人文交融、民风淳朴。独特的地势,造就了其独特的自然景观——绝壁环绕,山势险峻,峡谷清幽,鱼儿溪从天坑顶端沿着绝壁倾泻而下,在天坑底部与庙堂河汇合后形成后溪河,再沿着绝壁间的一线天山谷奔流而走。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在这里体现得淋漓尽致。

  “下庄地理位置不错,一线天尽头就是大宁河、小三峡,山的那一边是当阳大峡谷。”早在脱贫攻坚战打响之初,毛相林就有了发展旅游的想法。因此,在发展脱贫产业时,他便选择了和旅游相关的产业,比如柑橘、脆桃等水果,既可观花、又可采摘。新一轮脱贫攻坚战打响以来,下庄各项基础设施逐步具备了发展旅游的条件。

  “下庄像条龙,困在深井中。一朝风雷动,冲上碧云空。”这是当地流传的打油诗。毛相林说,下庄,等的就是一场“风雷”!

  2017年,党的十九大提出乡村振兴战略,这正是下庄人所企盼的“风雷”。

  “风雷”继续滚动——2018年,当阳大峡谷连接沪渝高速的旅游环线开工建设,并在后溪河峡谷规划了一个下道口。

  毛相林和村干部们第一时间争取到乡党委政府的支持,请来业内专家考察设计,最后敲定下庄的乡村振兴开发项目:依托下庄精神和下庄独特地理、气候条件,打造乡村旅游,建设集生态田园观光、民俗节庆活动、乡村文创、户外运动拓展、乡村康养旅居功能于一体的具有三峡山村特色的休闲度假胜地。

  “我们准备分成三步走,把下庄旅游做起来。”毛相林介绍,第一步是把村容村貌做靓,危房改造现已结束,接下来是农房风貌改造,准备投资100万元新建民宿,培育打造乡村旅游星级农家乐,发展壮大民宿旅游。第二步,把下庄精神唱响,借助下庄精神文化陈列馆,讲好修路的故事、传承好下庄精神,把下庄打造成弘扬自力更生、自强不息精神的培训基地。第三步,对接旅游环线,探索文农旅融合发展,巩固发展柑橘、西瓜产业,以及桃园观光游,吸引游客。

  “现在关键就是打通下庄到旅游环线的连接道,与周边景点实现互联互通互动。”下庄村党支部书记杨元富称,预计整个旅游项目建成后,将带来约5000万元的年收入。

  “世界上本没有路,因为有了筑路人,就有了路。”毛相林坚信,下庄人能在绝壁上凿出天路、能在全乡率先脱贫,就一定能在乡村振兴的道路上干出名堂来!

  毛相林说,他愿当一辈子的筑“路”人,将下庄的绿水青山,变成实实在在的金山银山。

  “得把年轻人请回来,我们一起闯”

  毛相林和几个村干部一起,勾勒出了下庄美好的明天,但他明白,下庄的振兴,绝不是仅凭几个村干部的一腔热情就能实现,“就像当年修路一样,需要大家一起参与。下庄的振兴,需要人才,特别是需要有知识、有见地、有干劲儿的年轻人。”

  然而,绝壁上的天路修好后,很多下庄人选择了外出务工,留守在家的多是老人孩子。外出务工,成为下庄人的主要收入来源之一。最多的时候,全村390余人中,有200多人在外务工。

  “你们去看看外面的世界,长长见识,今后回来也能更好地建设下庄。家里的事不要担心,我帮你们守着。”以前,毛相林一直鼓励村民们外出。

  “现在得把他们请回来了。”下庄的旅游规划做好后,每年过年,外出务工村民回家,毛相林都要挨家挨户上门为他们讲述这些年下庄的变化、描绘下庄美好的明天,请他们回来为下庄的振兴出一份力。

  在下庄,有这样一张老照片:村小教室的黑板上书写着“大人流血修路为我们,我们读书为下庄明天”18个大字。教师张泽燕站在讲台一角,讲台下,学生们端坐着认真听讲。

  “当时,我就坐在教室里。”29岁的毛连长对20多年前那堂特殊的课仍然记忆犹新,“当时懵懵懂懂的,也不清楚‘明天’到底是个啥。”

  2008年,毛连长参了军,后来又入了党。2016年退役后,他在外打拼种过西瓜、跑过销售,“其实每次回家,也能感受到下庄在变,但比起外边的世界还是差得太远,所以没想过要回来。”

  “就是因为比外面差得太远,所以需要你们来建设啊!”今年春节前,毛连长回家不久,毛相林就上门劝说,“如果你们年轻人全都不回来,就会差得越来越远。”

  “毛主任从当年修路说到脱贫攻坚,再说到下庄发展旅游业,时而悲痛、时而激动、时而振奋。总之,很是动情。”毛连长说,“毛主任最后说了句‘我们年纪大了,你是党员,下庄的明天还要靠你们’。”

  听着这席话,看着毛相林满头白发,毛连长突然想起了当年黑板上那18个字。他这才意识到,毛相林老了,当年修路的村民们也都老了。

  “在下庄,我这个年纪的人,当时没投过劳,却是那条路最大的受益者。”看着毛相林脸上的一道道皱纹,毛连长沉默了。

  毛连长最终选择了留下。这段时间,他正在规划设计将房屋改建成民宿,并说服女朋友和他一起回来,“她准备搞网络直播带货,把下庄的柑橘、西瓜、脆桃、面条卖出去,把外面的游客吸引进来。”

  20年来,像毛连长这样,踏着父辈开凿的天路走出下庄的人不少,考出去的大学生有29个,在外创业当老板的有10余位。毛相林一个一个做工作,过年没回来的,他就打电话。

  今年疫情期间,在外务工的村民不能外出,毛相林趁机召集村民开了3次乡村振兴会议。他语重心长地开导大家:“下庄精神需要传承,下庄的振兴需要你们。”

  毛相林的工作没有白做。这两年,返乡的村民越来越多,200多名外出务工村民中,目前已有100余人选择了留下。

  村民杨亨军回来了,他成立了秀葱农业专业合作社,管理下庄的桃园,还在林下套种西瓜,摸索起新的创收门路;大学生彭淦回来了,走上讲台成为了一名教师,为山区孩子播下希望的种子;毛连军也回来了,参与旅游环线建设……

  5月14日下午,毛连长来找毛相林商量改建民宿的事。他对毛相林说:“我已将自己的网名改成了‘梦的方向叫闯’,当年,你带着父辈为我们凿出了走出大山的天路。今天,我们要为下庄闯出一条小康路。”

  “我们一起闯!因为我们都是下庄的筑‘路’人!”看着险峻的大巴山,看着绝壁上那条蜿蜒的天路,看着村里挂满果子的柑橘树和桃树,看着下庄的旅游产业规划图,再看看身边的年轻人,毛相林笑了。他那花白的头发在阳光照射下,熠熠生辉。

3上一篇  下一篇  
 
重庆日报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重庆市渝北区同茂大道416号 邮编:401120
技术支持:北京北大方正电子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