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水 三义乡突出重围迎艳阳
第T16版:决战脱贫攻坚 决胜全面小康·彭水战报
上一版   
彭水 三义乡突出重围迎艳阳
    
 
重庆日报 | 重庆日报农村版 | 重庆科技报
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3上一篇  下一篇4  
2020 年 04 月 16 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破题深贫有办法 夯实基础谋振兴
彭水 三义乡突出重围迎艳阳

    三义乡莲花村整治后的土地

    三义乡莲花村易地扶贫搬迁安置点

    三义乡巡诊医务人员正在上门指导村民用药

    三义乡新建的公路

    三义乡食用菌种植基地

  “脱贫全靠共产党、市上派来大队长,精准扶贫肩上扛、爬山访户政策讲,穷苦险区寻方向、产业发展许多样……”今年春节,彭水县三义乡的村民自创了“花灯龙船调”的一段唱词,口口相传。

  3年前,三义乡还是全市18个深度贫困乡之一。2017年8月,市发改委扶贫集团驻三义乡工作队常务副队长王祖勋带领扶贫工作队进驻三义乡时,发现此地基础条件落后、地理环境恶劣、产业结构单一、文化教育匮乏,三义乡贫困发生率极高,可以说是“贫中之贫、困中之困”。

  如今,“四大脱贫产业”让红苕、苞谷、洋芋这“三大坨”彻底退出,水、电、路、讯等基础设施全面改善,学校、医院、社保等公共服务体系短板全面弥补。一点一滴汇聚成的巨大变化和一个个致富故事构成的脱贫故事,在这里不断涌现。

  两年时间“三步”机制

  “一线工作法”改变贫困面貌

  4月10日晚上10点,三义乡镇政府的办公大楼中,扶贫工作队副队长王祖勋的办公室依然灯火通明。从3年前他来到这里开始,早上6点起床,晚上10点不下班,就是一种常态。莲花村的路整修得如何了?羊肚菌加工企业的销路怎样?给村民建成的自来水系统保障供应没有?是当天王祖勋一直在考虑的事情。

  三义乡的扶贫路,并不好走。三义乡地处渝鄂交界,属典型的高寒冷凉贫困山区,是全市18个深度贫困乡之一。基础条件落后、地理环境恶劣、产业结构单一、文化教育匮乏,使该乡贫困发生率一度高达32.7%。

  行路难、住房难、饮水难、增收难、上学难、看病难。工作队到三义之初,这六难是最真实的情况。

  三义乡党委书记李小平介绍说,2017年8月,彭水县启动深度贫困乡镇脱贫攻坚工作,工作队和乡政府坚持问题导向,建立月计划、周安排、日推进“三步”工作机制,开展春夏秋冬“四季主题攻坚”挂图作战,坚持“一线工作法”,推动各项工作和政策落地见效。

  三义乡聚焦“攻坚规划”,坚持“一月一调度、一周一专题、一日一汇报”的项目推进机制,规划250个项目已全部开工,完工238个,完工率达到95.2%,累计完成投资4.7亿元,投资完成率达到79.29%。水、电、路、讯基础设施硬件全面改善。

  同时,他们以村集体经济、专业合作社与龙头企业合作建基地,带动全体贫困户参与为切入点,推动烤烟、中药材、高山蔬菜经果、特色养殖四大脱贫产业落地见效,经济作物和粮食作物的比例由2016年的20:80调整为当前的80:20。

  经过两年多的努力,《三义乡脱贫攻坚规划》的21项指标全面完成,贫困发生率下降至0.2%。

  五小经济、五小庭院

  “小字头”打通脱贫新渠道

  小坝村1组村民张春花是石柱县冷水镇人,因做辣椒生意与三义乡小伙子姚胜均结缘。三义乡地处彭水县与石柱县交界,她充分利用“娘家”发展“石柱红”辣椒的机遇,在小坝村1组成立了合作社,带领村民发展辣椒种植。

  但是,仅靠订单种植、收购,她和乡亲们只是挣到了“力气钱”。2017年,驻乡工作队会同三义乡党委政府把辣椒加工作为调整农业产业结构的项目之一,指导、支持合作社修建了2000平方米的辣椒加工厂房,购买半自动烘干设备6台。

  在此基础上,张春花又开拓了高淀粉红薯产业,与辣椒产业一样,采取“公司+基地+农户”的模式,免费提供红薯苗,统一购置红薯专用肥,提供技术培训,每个基地配备技术人员,发展订单种植、回收加工。有了加工厂作支撑,农户种植积极性迅速提高,辣椒、高淀粉红薯种植面积逐年扩大,种植基地和加工厂解决了当地100多人的工作。

  通过同样的发展思路,三义乡还培育了一批食用菌、中药材小加工厂,在拉长农业产业链条的同时,确保了全乡种植业结构调整成果得到有效巩固,成为实现“农业增效、农民增收”目标的有效途径。

  三义乡扶贫工作队,给这样的模式,取名“小加工”。

  这样的“小字头”远不止加工一项。扶贫工作队深知,产业兴旺是巩固脱贫成果的根基,而产业结构单一是深度贫困乡镇的共同特点。三义乡地处武陵山区腹地,自2016年底全乡仅有的2个煤矿被永久关闭后,种养业就成为全乡村民唯一的收入来源,贫困户缺资金、缺技术、缺人力、缺脱贫致富门路成为了脱贫攻坚的主要难题。

  因此,工作队会同乡党委政府,依托农户的自身技能和优势,因户施策,重点培育了小加工、小餐饮、小运输、小制作、小买卖“五小”非农经济,推动全乡产业结构调整“接二连三”,成功地走出了一条自己的产业脱贫路子。

  但这依然不是“小字头”的全部,针对家庭劳动力少、土地资源不佳、发展资金匮乏等发展动力不足的农户,工作队会同乡党委政府,因户施策鼓励、帮助农户发展起小果园、小花卉园、小瓜菜园、小水产园、小养殖园等“五小”庭院经济,降低发展门槛,规避产业风险,为全乡贫困群众打通脱贫新渠道。截至目前,全乡已发展“五小”庭院经济农户601户,实现户均增收近2万元,走出了一条创新脱贫典型路。

  “一道菜+”扶贫模式

  让珍珠鸡飞出大山

  李方龙是彭水县三义乡弘升村珍珠鸡养殖合作社的领头人,2017年他创办了建龙特色养殖专业合作社,并发动了100多家农户参与珍珠鸡养殖。当年,养殖的数量就达到了3万多只。

  然而,由于市场对珍珠鸡的认知度不高,发展起来的几万只珍珠鸡成了“烫手山芋”。大量等待出栏的珍珠鸡,每多喂一天便会增加成本,时间长了甚至会没有收益。这可急坏了李方龙。2017年,王祖勋在入户走访中发现了他的难题,他认为找各帮扶单位爱心购买不是一条长久之路,为了培育稳定的销售市场,他主动与相关餐饮企业对接,希望能打通一条从养殖场到消费者餐桌的链接渠道。

  通过多方努力,王祖勋邀请重庆五斗米餐饮集团派人赴三义乡进行实地考察、试菜,并最终达成了合作协议。目前,重庆五斗米餐饮集团以三义珍珠鸡为主要食材打造的“汤和理”渝派特色餐饮门店已开了3家,其他加盟店正在有序推进,双方今年的协议订单量为20万只。

  “一只鸡一道菜”走出了三义乡特色养殖与大型餐饮企业合作的第一步,在以三义珍珠鸡为主材与五斗米餐饮集团打造“一道菜+”扶贫新模式的基础上,工作队将三义乡的黑猪、豪猪、大脚菌、羊肚菌等特色产品端上了消费者餐桌。

  2019年4月27日,在中国(重庆)国际美食节暨第十三届中国餐饮产业发展大会上,三义的美食产品参展,并与中国烹饪协会、重庆市烹饪协会分别签订了餐饮扶贫协议,签订珍珠鸡养殖合同20万只,近100户农户受益。

  “产业村长”实现“三赢”

  让“外来”和尚念好经

  “对口帮扶企业或单位在资金、技术、人才、市场等方面参与村级产业发展是一种较为常见、有效的帮扶举措,但是也存在着帮扶人回原单位后导致新培育的产业‘人走茶凉’的情况。”王祖勋说,在脱贫过程中本地干部群众存在过分依赖政策支撑和帮扶力量导致控制风险能力不够、拓展市场的能力不强,缺乏带动主体导致村组干部与群众矛盾重重等现象。

  怎么解决这样的困局?工作队经过两年多的探索实践,找到了通过引入外来企业负责人和培育本地带头人作为“产业村长”的新模式。该模式以“三变改革”为利益联结纽带,与村集体经济合作并带领贫困群众建设产业基地、发展特色产业、创立扶贫车间,在推动全乡产业结构深度调整的同时,实现龙头企业、村集体经济、贫困群众“三赢”的扶贫产业发展新格局。

  那么,“产业村长”究竟是怎样一种身份?

  “首先,村长本人既要懂种植技术,也要会市场营销。”王祖勋说,他们紧扣全乡中药材、高山蔬菜经果、特色养殖的脱贫主导产业,选择懂产业、懂技术、懂市场,在相对应的村有产业基地,具备一定实力和奉献精神的产业能人担任产业村长。而产业村长属荣誉性质,不属于村支两委实职干部,不纳入乡村干部考核,不领取报酬。

  通过利益联结,实现“企业+产业基地+村集体经济+贫困户”捆绑发展,确保扶贫产业让企业、村集体、贫困户三方共同受益。目前,首批担任产业村长的4人中,有3人是外乡引入的企业负责人,1名是本乡培育的产业能人。这4名产业村长正带领着全乡中药材、中蜂、食用菌、辣椒等产业发展。

  其中,重庆祥林中药材公司负责人王祥任五丰村产业村长,带领包括五丰村在内的4个村中药材种植面积超6000亩;重庆沃邦农业有限公司负责人候春均任龙合村、莲花村2个村的产业村长,建设食用菌基地80亩,并建设了食用菌加工扶贫车间;重庆子高中蜂养殖有限公司负责人王子高任弘升村、龙阳村2个村的产业村长,带动村民发展中蜂2600多群;本地培育的重庆彭椒农业开发有限公司负责人张春花任小坝村产业村长,带动村民种植辣椒和高淀粉红薯1200余亩。通过产业村长带动贫困户进入合作社,并参与劳动实现就业增收。

  “双五”模式深入推广

  把村民变成股东和工人

  最近,三义乡龙阳村的村主任严文兵总是很忙,但他说起话来却精神抖擞。问他忙些啥,他说,忙着把刚烘干的蘑菇、割好的蜂蜜、捆好的白菜送到主城去,卖个好价钱。

  严文兵不是在给自己挣钱,是在帮全村人挣钱。作为龙阳村村长,他靠着市发改委扶贫集团驻乡工作队提出的脱贫产业发展“双五”模式,带领村里人搞起了集体经济,让全村人都尝到了甜头。

  什么是“双五”模式?其一,是党组织牵头、企业引领、基地带动、合作社组织、农户参与的“五联”经营;其二是土地入股、贷资入股、资源入股、技术管理入股、集团资产入股的“五类”参股。这样的模式,打造了新的利益联结机制,通过集体、企业、贫困农户的三方和协同合作,带动三方共同受益。

  2017年工作队刚到三义时,全乡有贫困户605户2277人,贫困发生率高达32.7%,工作队的第一项任务就是开展遍访工作,迅速摸清乡情实际。

  如何通过创新把脱贫产业搞起来?成了工作队彻夜思考的问题,看到三义百姓种地收菜都仅仅是满足家庭日常需求而基本没有剩余时,工作队意识到了症结所在:“农民一个个单打独斗不行,得抱团发展,搞集体经济,搞新的模式,这样才能做好脱贫产业。”由此,“双五”模式孕育而生。

  “双五”模式难以在三义乡传统的红苕、苞谷、洋芋“三大坨”产业上发挥作用,为此,工作队经过充分研判,在产业的规划、布局上选择了烤烟、中药材、高山蔬果、特色养殖四大脱贫产业,既生态环保,又让百姓经济增收。

  选定产业之后,工作队引导各村党支部牵头成立农业专业合作社和村办企业,积极帮助它们和农业产业化公司谈合作,设立专业养殖和种植基地,吸纳村民参与其中,把村民变成“股民”和“工人”。

  最终,太极集团、重庆均杰公司、重庆子高农业公司等7家农业产业化企业分别与各村新成立的28家农业专业合作社结成了“对子”,共同助推三义农业产业发展提档升级。

  三义乡的集体经济在“双五”模式的助力下,有了很大起色。经过两年的努力,全乡6个村全部实现了集体经济“零”的突破,龙合村的黄皮瓜蒌、弘升村的珍珠鸡汤、莲花村的牛肚菌菇、龙阳村的高山蔬果、小坝村的百花蜂蜜,都逐渐形成了各自的品牌,带给村集体和农户不少收益。

  2019年,在“双五”模式下,三义乡四大脱贫产业种植面积达到1.9万亩,全乡粮经比调整为了20:80,覆盖农户1051户4281人,扣除在外务工人员,覆盖率达到90%,对贫困户实现全部覆盖,通过发放劳务费、股东“分红”等方式实现人均增收约6000元,占全乡人均可支配收入的62%。

  链接》》

  扶贫队长许下三个愿望

  晚上10点半,王祖勋仍在办公室内奋笔疾书。看着熟悉的乡村一天天改变面貌,脱贫成效显著,让他倍感振奋和欣慰,更加充满干劲。

  王祖勋的笔记本上,记录着近期的三个愿望,一是加快弘升村水库的建设,让三义乡彻底告别季节性缺水的历史;二是进一步挖掘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潜力,为每一户找到一条稳定增收的路子,防止出现返贫的现象;三是统筹好与周边乡村的基础设施建设,巩固好产业结构调整的成果,在乡村振兴中起好步。

  他相信,愿望的实现,并不遥远。

  乔筱 图片由彭水日报社提供

3上一篇  下一篇  
 
重庆日报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重庆市渝北区同茂大道416号 邮编:401120
技术支持:北京北大方正电子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