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集结号为令 到一线去与病魔较量万州13名一线医护人员集中轮休“等我康复,还要回前线!”
第003版:坚定信心 同舟共济 坚决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
上一版 下一版 
以集结号为令 到一线去与病魔较量
万州13名一线医护人员集中轮休
“等我康复,还要回前线!”
    
 
重庆日报 | 重庆日报农村版 | 重庆科技报
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3上一篇  下一篇4  
2020 年 02 月 12 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以集结号为令 到一线去与病魔较量
——重庆医护人员领命驰援湖北

    2月11日,璧山区人民医院护士王春兰透过车窗与女儿告别。当日,该医院15名医护人员出征孝感参与新冠肺炎疫情防控。  特约摄影 谢捷

    2月11日,大足区人民医院医疗队员赴孝感前和孩子道别。通讯员 瞿波 摄

    2月11日,长寿医疗队披挂出征。通讯员 廖涛 摄

    截至2月11日,我市派往湖北援助的医疗队共七批次505人,陆军军医大学1月24日派出150人,共计655人。

  以集结号为令,重庆广大医务工作者响应党的号召,义无反顾冲上疫情防控第一线,顽强拼搏、日夜奋战。截至11日,我市派往湖北援助的医疗队共7批次505人,陆军军医大学派出150人,共计援鄂人员655人。源源不断持续增援,在荆楚大地为患者点亮一盏盏希望的灯,谱写着一曲以生命赴使命的壮丽战歌。

  重庆市第七批支援湖北医疗队出征

  本报讯 (记者 李珩)2月11日晚,根据国家卫生健康委统一安排,我市向武汉增派由26人组成的重症患者救治医疗队,这也是我市向湖北省派出的第七批医疗队。

  第七批医疗队由来自九龙坡、垫江、南川3个区县的9家医院派员组成,共有10名医生和16名护士,以呼吸、重症、感染等新冠肺炎救治核心专业医护人员为主,并辅以相关专业人员。10名医生中,3名为高级职称,中高级职称占90%。

  “下午3点零7分接到出征通知,就立即抽调医护人员,一个小时后从医院集结出发。”垫江县中医院院长龚昌奇说,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全院有105名护士和28名医生写了请战书,此次从中挑选了3名精兵强将出征。

  垫江县中医院重症医学科主任蔡国强是此次医疗队的领队,在他的行李箱中,除了很少的洗漱用品和个人用品,放得最多的是一包包的纸尿裤。他解释说:“防护服能节约一点是一点,所以大家都准备了尿不湿。”

  据了解,第七批支援湖北医疗队派出后,我市共派出医护人员、管理人员、技师等(不含部队150名队员)505名队员赴湖北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第七批医疗队抵达武汉后,我市共有4支医疗队202名医疗队员奋战在武汉抗击疫情最前线。

  临行前他写下三封家信

  本报记者 李珩

  彭松眼眶有些湿润。临出发时,他的微信响了,那是9岁女儿子淇发来的,“你已经很优秀了,我只盼望你能早点安全回家,当三个娃的优秀爸爸!”

  “嗯,记住了”彭松敲下四个字。

  彭松是市妇幼保健院放射科主任,2月11日,他与158名重庆市赴孝感市新冠肺炎防治工作对口支援队队员一同驰援孝感,抗击新冠肺炎疫情。

  彭松没让家人前来送行,“父母年岁大了,孩子年龄小。”妻子高洋是市妇幼保健院遗传与生殖研究室副主任技师,虽是同行,彭松也不愿让妻子来送他,“怕她哭。”

  2月7日,彭松接到通知要派医务人员支援湖北,他立刻请了战。他在请战书上写道:“作为放射科党支部书记,作为放射科负责人,我有责任冲到第一线。”

  报名的事儿彭松没告诉高洋,也没给父母说。他知道家里的“负担”:大女儿今年9岁,去年上半年,妻子又为他生下龙凤胎,才9个多月大。

  2月10日下午,彭松接到电话通知——11日中午从医院出发,出征孝感。当天临下班时,他给妻子打了通电话:“我明天要去湖北了,先别告诉爸妈和淇淇。”

  一段沉默后,妻子挂断了电话,开始为他收拾行李。当晚,妻子对他说,“我支持你的决定,但一定要保护好自己,做好防护。”

  就在彭松以为自己隐瞒得很好的时候,子淇已经发现爸爸的“异常”。11日早上,彭松像往常一样出门时,子淇正在默默地吃早餐,一切如常。

  到了医院,彭松却在包里摸到一张小纸条,“爸爸,加油!爸爸,因为防控新冠肺炎,你去武汉,祝你平安回家,我相信你!我爱你爸!”落款是“彭子淇为你加油”。

  在交接完工作、做好出征准备后,彭松也分别写下三封家信。

  一封是给妻子的:“你为这个家付出了太多太多。大女儿淇淇半岁时,我去了国外交流,没有好好照顾你们母女俩。而这次,我又食言了。我们的双胞胎小宝还不到10个月,我又要奔赴抗疫最前线。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对不起,老婆,有国才有家,家里的一切拜托你了。”

  一封是给父母的:“您们的儿子是一名医生,也是一名党员,这个时候我必须要有自己的担当和使命。爸妈,儿子不在这段时间,你们不要担心我,我会做好防护,保护好自己。”

  一封是给大女儿的:“子淇,对不起,爸爸又一次食言了,爸爸的医院有很多叔叔阿姨主动递交了请战书,爸爸也报名了,这就是我们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一方有难,八方支援。”

  妈妈用最美谎言甩掉“小尾巴”

  本报记者 李珩

  “妈妈是去打怪兽”“下次爸爸打怪兽的时候再带你一起”……2月11日下午,重庆市赴孝感市新冠肺炎防治工作对口支援队紧急驰援孝感,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家人是最深的牵挂,出征的父母们只好用美丽谎言甩掉身后的“小尾巴”。

  当天上午11时,在重庆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门诊楼前的出征仪式合影上,医疗队队员吴娇4岁的女儿见妈妈要出发,非要跟过来,“就像我的小尾巴。”吴娇要想办法甩掉这个“小尾巴”,眼眶有些发红。

  吴娇是最早一批报名驰援湖北的医务人员,她蹲下来对女儿说:“有很多小朋友的妈妈生病了,需要妈妈去打怪兽,还给这些小朋友一个健康的妈妈。”

  临走前,她问女儿:“妈妈要走啦,有没有什么话要对妈妈说呀?”女儿摇摇头,只是紧紧搂着妈妈的脖子。

  在璧山区人民医院举行的出征仪式上,王春兰哭成了泪人。

  临出发前,两个孩子一直围着她叫着“妈妈、妈妈”。5岁的大女儿还一本正经地说:“妈妈,你是医生,你要守护病人,要加油!”虽然孩子们并不懂这次分别的意义,但却一直举着拳头,给王春兰鼓劲。

  “爸,照顾好孩子,等我回来。”一个个紧紧的拥抱,一个个脸贴脸的亲吻,王春兰别过头,把孩子推到自己父母身边,踏上了出行的客车。

  生日当天收到出征令

  本报记者 戴娟

  2月11日上午,铜梁区人民医院和铜梁区中医院的22位医护人员简短集中后,告别亲人和同事,远赴湖北孝感,支援湖北人民战“疫”。

  2月10日,是铜梁区人民医院重症医学科医生刘元银34岁的生日。这一天,她收到了来自祖国的召唤——作为铜梁第二批支援湖北医疗队队长,出征湖北孝感;这一天,她做了一个新发型——为了工作方便和防止感染的需要,她耳朵和脑后一圈头发全被剃光。

  家里有一个5岁小孩的她,接到通知后,毅然和同事一起报名,踏上了支援湖北战“疫”的征程。

  “作为一名重症医学的医生,到一线去义不容辞。”刘元银说。

  在这支出征队伍里,像刘元银一样“义不容辞”的医务人员还有很多。

  铜梁区人民医院重症医学科的肖福涛第一时间报名请求“参战”,他的妻子也是医生,家里还有刚满2岁的幼子。“说没有挂念是假的。”肖福涛说,“但是母亲帮着照看孩子,妻子也鼎力支持,我就没有后顾之忧了。”

  90后姑娘张月梅也是主动报名踏上征程,为了更好地开展救援工作,她不但剪掉了长发,还推迟了婚期。“婚期、婚假可以推迟,医者救人才是大事,坚信中国必胜!”她笑着说。

  陆军特色医学中心胸外科护士长赵孝英:

  “战胜疫情才回家!”

  本报记者 李珩

  “2床情绪不好,与家人共同心理疏导……”2月11日凌晨1时,陆军特色医学中心胸外科护士长赵孝英掏出小本子,记录下第二天要强调的内容。

  疲惫的她有些睡不着,依窗望外,看着安静的武汉,想着丈夫儿子和远在山东的父母,他们总是问她相同的话:何时返渝?

  同样的问题,她也问过自己,答案也很明确:当武汉恢复原有的喧闹,人们摘下口罩自由呼吸时,她就回家!

  这个春节,赵孝英本来要回山东老家,给父亲过七十大寿。她上次回老家看望父亲,还是援非抗击埃博拉回国后,一晃已经4年过去了。

  1月24日,听说武汉告急,她第一时间就向组织请战。她让丈夫给父母打电话,说今年工作忙,回不去了。除夕夜,她登上出征的飞机。

  1月26日下午,接管金银潭医院的陆军军医大学医疗队开始接收患者。

  赵孝英进入红区战斗,不断有患者被送入病房。她忙着和战友们一起监测体温、记录治疗、和病人沟通。

  “赵护士长,你在红区4个小时了,请返回清洁区!”队员蒋小娟通过电话对赵孝英发出第一次通知。援非抗击埃博拉时,她俩就是一对好搭档。

  看着患者渴望的眼神,看着年轻护士首次接触病人精神高度紧张的样子,赵孝英选择继续在岗位上战斗。

  “赵护士长,5个小时了,马上返回清洁区!”这是第二次电话通知。

  “还有几个病人,很快就结束。”赵孝英挂了电话,继续战斗。她说:“冲锋踏上,怎能停止。”

  “赵护士长,6个小时了,口罩和防护服的有效期是7个小时!”这一次,赵孝英服从了,此时护理组已完成了当班所有病人的护理工作。

  脱掉防护服,赵孝英才感到腰有些麻和酸胀。

  红区、黄区,黄区、红区……赵孝英奔波于两边,联系着病人和医生。

  45床的陈世友是一名高龄重症病人,入院后情绪十分烦躁,不吃饭也不配合治疗。

  赵孝英每天都会抽出一些时间陪陈世友聊天,疏通他的心结。心态平和了的陈世友,配合用药后,氧饱和从93%上升至96%,呼吸困难也得到缓解,有什么需求也愿意向赵孝英说了。对老人提出的要求,赵孝英也总是努力去满足。

  “和解放军在一起,不孤独不焦虑。解放军是最温暖的陪伴。”慢慢地,老人也像变了个人似的。

  “我穿过军装,向党旗宣过誓,面对严峻的疫情,肩上只有沉甸甸的责任。选择了军装,就选择了战斗;选择了从医,就选择了忍耐;选择了入党,就选择了无畏!”赵孝英说,虽然她没能回山东尽孝,但父亲会为有她这样的女儿自豪。

3上一篇  下一篇  
 
重庆日报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重庆市渝北区同茂大道416号 邮编:401120
技术支持:北京北大方正电子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