渝中 精益求精做好热点景区城市管理王时龙 在齿轮领域深耕35年国务院任免国家工作人员全国人大原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陕西省委原书记赵正永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红樱桃“冬日针爱”活动走进巫山
第003版:综合新闻
上一版 下一版 
渝中 精益求精做好热点景区城市管理
王时龙 在齿轮领域深耕35年
国务院任免国家工作人员
全国人大原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陕西省委原书记赵正永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
红樱桃“冬日针爱”活动走进巫山
    
 
重庆日报 | 重庆日报农村版 | 重庆科技报
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3上一篇  下一篇4  
2020 年 01 月 05 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富民兴渝贡献奖获奖人物
他研发的高精度数控磨齿机床,达到国际先进水平;研发的全国首台全数控高效大型滚齿机,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如今正努力研究让每个零件会“说话”——
王时龙 在齿轮领域深耕35年

本报记者 黄乔 实习生 饶桐语

    王时龙(左)。  (受访者供图)

  最近,王时龙很忙,他说他在为自己那个“有意义的梦想”努力着。

  “我的梦想就是让每个零件、每颗齿轮会‘交流’、会‘说话’!”日前,王时龙在接受重庆日报记者专访时说,随着中国“智”造时代的到来,传统工科也逐渐向新工科转型。他正在进行“人机物”融合的研究——即把计算机的存储能力、计算能力与人的决策能力、思考能力有机结合,通过附加在零件上的芯片让零件变得智能,这将大大提高车间运行效率。

  让零件学会“说话”!这个梦想,王时龙已经坚持20年了。他说,如今随着5G时代的到来,自己离梦想越来越近了。

  误打误撞与齿轮结缘 成为行业专家

  对王时龙来说,做齿轮,并不是他意料之中的事。

  1984年,父亲一句“好男儿志在四方”,让湖南男孩王时龙在填报高考志愿时,选择了重庆大学机械制造工艺设备及自动化专业。“我中学时物理成绩非常好,也喜欢画画。”王时龙回忆说,本以为“工艺”是与工艺品相关,“机械制造”又看似和物理相关,就这样满怀憧憬地填写了这个似乎符合自己喜好的专业。

  进入大学才知道,此工艺非彼工艺。“我有种上当受骗的感觉。”王时龙笑着说。

  虽然学习机械制造工艺设备及自动化专业是误打误撞,但王时龙却毫无保留地,把全部青春都献给了齿轮领域,一干就是35年。

  “对重庆而言,汽车是支柱产业,齿轮作为汽车变速箱的核心零部件,在汽车产业中的作用举足轻重。”王时龙说,长期以来,国产齿轮加工装备只能保证手动挡变速箱以及低端自动变速箱齿轮的加工,并不能满足重庆齿轮产业向高精度和高速干切方面的转型发展。

  为改变这样的状况,王时龙团队与重庆机床集团合作,研制了高精度数控磨齿机床等,达到国际先进水平。

  作为我国一级重点学科“机械工程”的学术带头人,这些年来,王时龙还先后担任国家863先进制造领域主题专家、“数控一代”总体专家组专家、网络化协同制造及智能工厂总体专家组专家,主持国家级科研项目40余项,获发明专利30多项。

  攻坚克难 研发全国首台全数控高效大型滚齿机

  “以前,我们国家大规格齿轮加工机床都依赖进口。”王时龙说,如果遇到航母等大型装备传动系统出现故障,没办法维修,很可能就变成一堆‘废铁’,更谈不上制造新的大型装备了。

  于是,在2006年通过联合重庆机床集团、重庆齿轮箱有限公司等齿轮行业领军企业,在国家科技重大专项等支持下,王时龙带领团队攻坚克难,研发了全国首台全数控高效大型滚齿机。

  王时龙回忆说,要让直径3米的大型风电齿轮顺利加工出来,首先必须制造出相应大小的专用全数控高效大型加工机床,而国内当时并没有这样的设备。此外,大齿轮受热变形更大,如何减少误差,也成为一大难题。

  为了解决这一系列难题,王时龙和他的团队做了大量实验。“有的时候运气好,几天就找到某个误差产生的原因了。运气差的时候,一个数据我们要实验几个月甚至一年以上。”

  最终,王时龙团队用3年时间,研发出全数控高效大型滚齿机。这项获得2018年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的研究成果,满足了航母、汽车、大型风电等国家重大需求,广泛应用于我国90%以上水面舰艇齿轮加工,也为汽车变速箱的批量国产化提供了保障。

  “那时,进口某型号大型齿轮加工机床800万元一台,后来我们研发出自己的机床,进口价格直接降到600万元!”王时龙骄傲地说。

  他有一个梦想 让零件会“说话”

  在采访中,王时龙提得最多的就是他的梦想——让零件会“说话”、会“交流”。而梦想的灵感,来自于1999年发生的一个生活场景。

  “有次,我委托学生帮忙买火车票。他问我,老师您要去哪儿、哪天乘车、选上铺还是下铺……到了售票点,学生又观察售票窗口前的排队情况,选择人少且移动速度较快的队列,最终高效快捷买到火车票。”王时龙说,这让他突发奇想——如果车间的每一个零件也能像学生那样会“交流”就好了。“除了零件与零件之间,零件与机床之间也希望能‘交流’,如会去思考到哪儿加工能保证精度、价格最划算,到哪儿加工最省时……”

  王时龙这个带有几分科幻色彩的设想,也正是无人车间的模型。为了实现这个梦想,他已经研究了20年。

  “我从来没有停止过对这个问题的思考和研究。当然,这也需要多个领域的共同合作才能实现。”王时龙告诉记者,当前,他正在牵头承担国家重点研发计划:科技创新2030—新一代人工智能重大项目“人机物虚实融合的复杂制造协同控制与决策理论方法研究”。他相信,随着5G时代的到来和智能机器人的飞速进步,自己的梦想很快就会变为现实。

3上一篇  下一篇  
 
重庆日报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重庆市渝北区同茂大道416号 邮编:401120
技术支持:北京北大方正电子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