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新年玉露香梨寒与暑
第008版:副刊
上一版    
迎新年
玉露香梨
寒与暑
     
 
重庆日报 | 重庆日报农村版 | 重庆科技报
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3上一篇  下一篇4  
2020 年 12 月 30 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百味人生

寒与暑

文/黄大荣

  山村的三九、三伏,最冷有多冷?最热有多热?娃儿们的回答是:天气有多冷,就有多好玩;天气有多热,生活就有多火爆。

  山村的最冷天,雪一晚上就积垫一尺多厚,一步一个洞,膝盖那么深。很快又是晴天了,雪融化了,太阳照着大地,暖洋洋的。

  山村最冷的天,是结油光凌的天,一阵寒潮,十几天,慢工出细活,毛毛雨凌冻在树上地上瓦片上,油光光的,手指粗的树枝裹得手腕粗,竹子被压趴在地上,石头上像刷了油漆,水泥地上光溜溜的。一只只鸡趔趄着在地上滑来滑去。

  经受严峻考验的,是家中第一个起床烧火的十岁娃儿。从热被窝里出来,光腿伸进冰窟样的裤管。火钳冰冷,夹细柴渣,生起火。水缸里结了厚厚的冰,用厚实的楠竹脑壳水瓢砸开。母亲烧水煮饭,烧出开水浇淋在酸菜坛子边上,化开冰取酸菜。

  那娃儿去菜园割菜,白菜、萝卜、胡萝卜、大蒜苗各取一些,到泉水口洗菜。刚出山的泉水遇冷而冒着丝丝缕缕的白雾气,先前冷得有点儿僵的手指缓和过来。

  全家老少围着火塘吃早饭,热乎乎地吃,暖烘烘地烤。饭后,顾不得洗碗,拖凳子邀约伙伴去滑冰。今儿冷冻厚实,到偏坡路上,凳子翻过来,坐在上面,双脚蹬几下,搁上双脚,自动滑出去老远,一直到坡底。将凳子提到坡头,再滑,单人、双人、多人,比快、并行、撞架,玩出许多花样,玩得满头大汗,玩得非常火爆!大人催了一次又一次,不回家·····

  转眼到了夏天,玩水的黄金时节来了。

  梅子潭瀑布,自然的跳台。从瀑布上方往绿莹莹的水潭里跳,插杆子跳、蛤蟆跳、斜跳、倒插、背滚翻,多种姿势。不管溅起水花大小,不顾肚皮砸得生疼。

  沿河而上,还有多种形式的水潭,猪圈潭、倒旋潭,等等,最有意思的是倒旋潭,光屁股坐在槽沟里,让水冲着,自动滑下水潭,冲进潭底,从远处冒出来,十分惬意。

  一帮小伙伴,每天进沟,捡一捆柴回家。每遇到一个水潭,放下柴担子,玩一阵,玩多种花样。连路玩,一天玩遍十几个水潭。是打柴还是玩水?

  没有养牛的人家的娃儿,央求家里也养一头牛。有了牛,就能和伙伴们一起,每天下午将牛放上坡,大家玩一下午的水。

  玩潭水中藏石头找石头。藏在石缝中,藏在石板下面,藏得隐蔽。找的人更精,水潭清亮透彻,一处处找,在出其不意的地方,在别人想不到的地方,找出来,得意地说:你藏得再鬼,藏在蚊子屁股眼里,我也用针挑出来!

  打水仗,水花四溅,水龙劲舞,激情四射。三国抓兵,既想法抓住前面的,又防着被后面的人抓住,三个人互相牵制,跳跃、扑腾,行走水面,鹞子翻身,蛤蟆跳坎,八哥洗澡,鲤鱼跃龙门,三英战吕布,大战长板坡,看抓住谁,看谁被抓住。

  最开心的是水中摸鱼,有一次,我潜下水,探进一个洞孔,里面好多鱼直撞我的手。我左手抓一条,右手拿一条,嘴里衔一条,出水来。那令人激动的境况,那得意劲儿!

  但回忆起来,也是险意重重,不能效仿。记得我和一个伙伴共同摸一条鱼,水下一个石孔,刚好够手伸进去,还有点带拐弯,里头有一条鱼,我没有拿住,憋不住气了,抽出手。他潜下水,过一会儿挣扎起来。原来,因为石孔拐弯,他一下没抽出手,幸好后来还是脱了身,不然,差点成为永远的摸鱼的雕塑。

  寒与暑,就这样,成了我们童年最难忘的时光。

3上一篇  下一篇  
 
重庆日报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重庆市渝北区同茂大道416号 邮编:401120
技术支持:北京北大方正电子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