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节665名渔民“洗脚上岸”李代国再下河
第004版:农家
上一版 下一版  
奉节665名渔民“洗脚上岸”
李代国再下河
     
 
重庆日报 | 重庆日报农村版 | 重庆科技报
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3上一篇  下一篇4  
2020 年 08 月 03 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十年禁渔” 还长江一片安宁
奉节665名渔民“洗脚上岸”

    渔船上岸。

    渔民签订退捕上岸协议。

  “一、二、三、起吊!”伴随着挖掘机的轰鸣声,两条钢索不断收紧,一艘铁制渔船从长江中被挖掘机吊上岸,并进行切割拆解。

  这是7月20日发生在奉节县永乐镇陈家村的一幕。

  奉节县长江段渔民退捕工作全面启动,原本熙熙攘攘的码头就被机器拆割的轰鸣声取代。接下来,陆续将有270艘渔船退捕上岸,665名渔民正式告别“水上漂”,“洗脚上岸”开始新生活。

  665名渔民“洗脚上岸”

  奉节县永乐镇陈家村,夏日的江面上传来了轰隆隆的机械声响。渔民马发东夫妇最后瞅了一眼渔船,收拾好船内的杂物,“做了半辈子渔民,说一下子就能放下,那是假话。”尽管已经签约,并有了足够的心理准备,但看着正在拆解的渔船,马发东内心依旧有些五味杂陈。

  岸边,奉节县农业农村委的渔政工作人员正在进行渔船拆解,大型机械作业,把渔船拖上岸后切割、分解、碾压、销毁。

  正在被拆解的渔船,是马发东过去几十年养家糊口的重要依靠,甚至可以说是他的“家”。“一条破船挂渔网,祖孙三代共一船,捕来鱼虾换糠菜,水上漂泊度时光”,这是专业渔民们居无定所、生活艰辛的真实写照。马发东和许多渔民一样,风里来,雨里去,常年在水上讨生活。

  “每天下午四点多就开船,在合适的位置放网,之后见缝插针睡上一会,第二天凌晨3点至天亮前收网。之后的工作是收鱼、卖鱼、除渣、补网。”马发东告诉记者,虽然辛苦,但收入也还过得去,“行情好时,一年光打捞能赚十几万,还是很可观。”

  既如此,必有人争先恐后进入这个行业。马发东回忆,渔船越来越多,鱼越来越难捕捞,有时候为了捕到足够数量的鱼,他不得不把船开出去很远,加之冰价、油价的提升,出一趟船的成本越来越高,利润越来越薄。

  数年之前,我国开始对长江流域实施禁渔期制度。从那时起,马发东就感觉,这个行当不可能干一辈子。随着管控力度逐年加大,这种感觉愈发强烈——7月初,奉节发布通告,宣布从2020年8月11日零时起实施长江十年禁渔计划,九盘河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区永久禁捕。

  马发东明白,告别的这一天终于到了,而和他一起“洗脚上岸”的,共有270艘渔船、665名渔民。

  人要生存,鱼也是一样

  “这是时代的需要。”奉节县农业农村委相关负责人表示,随着长江生态环境保护力度的不断加大,捕捞已对长江生态环境造成了越来越大的破坏。

  一份资料显示,2019年,该县增殖放流鱼苗191万尾,但同时捕捞量也达到了205吨。“以平均每条鱼0.3斤计算,捕捞量也达到了130余万尾之巨。”该负责人坦言,这样的算法虽然不能做到完全科学,但也可以从侧面反映出一些问题。

  更严重的是,因为有利可图,非法捕捞现象越来越多。个别渔民为了多打点鱼,不惜用电捕鱼,接通高压电后,水面上会浮起大大小小一片鱼,而事实上在水下还有大量被电晕或电死的鱼。另一些人则启用了一种叫“地笼子”的渔网,这种渔网的网眼很小,每个孔洞只有筷子头那么大,这意味着大一点的鱼苗都逃不出去。这段时间,奉节县农业农村委在奉节县长江流域及朱衣河开展了巡航检查,检查渔船26艘,发现非法捕捞行为3起,没收并销毁渔具6件。

  “人要生存,鱼也是一样!”该负责人斩钉截铁地说,正因为如此,号称“最严禁渔令”的十年禁渔期开始后,奉节雷厉风行,仅6天时间就共完成渔船交接270艘,交船率达100%,此外,665名渔民上交渔业船舶证书261本、渔业船员证书614本、船名牌202个、渔具402张——昔日喧嚣的江面,已逐渐归于平静。

  而经过一番思想工作后,原本还有些不满情绪的渔民们也转变了心态:“长江养育了我们,现在是我们回报的时候了,哪怕是尽一点微薄之力也好。”

  “后渔民时代”的民生考量

  让渔民从因渔而居、靠水吃水,变成因水而居、因水而业,保障他们的“后渔民时代”生活质量不因此下降,这是十年禁渔后的民生问题。

  为此,奉节县出台了一系列补偿制度。按船证合一的原则,该县将给予收回渔民捕捞权和专用生产设备(渔船、渔具)报废一次性补助,每艘船可按大小补偿7.25-7.5万元。另一方面,在通告发出到8月10日的过渡期内,渔民也能获得最高7万元/艘的补助。

  此外,奉节也将针对665个退捕渔民的年龄、劳动能力等情况,实行分类施策、精准帮扶,细化强化转产转业、生活保障措施,相关部门和乡镇(街道)将动员渔民参加再就业等技能培训,合理开发和安排农村道路保养、水利设施管护、护林防火、巡河护鱼等公益性岗位,解决困难渔民再就业,并引导、鼓励和支持渔民自主创业、自谋职业。

  种种补偿,让渔民们把心放到了肚子眼里。安坪镇村民操和光做了20多年的渔民,除水产捕捞之外,还种植了脐橙:“以前一年至少有5个月是在船上,苦归苦,一年能收入七八万块钱。现在不捕鱼了,我就回家安心种脐橙,政府还给我安排了公益性岗位,相信以后的日子也不会差。”

  在安坪镇,像操和光这样“洗脚上岸”的渔民共有11户。上岸后,大部分人都安心在家种起了脐橙,还有人上船前就是木工瓦工的,现在又重操旧业。

  随着渔民们的“洗脚上岸”,以及执法力度的加大,奉节县长江流域,总体上将告别捕鱼时代的喧嚣,进入休养生息期。

  文/记者 颜安 图/通讯员 王传贵

3上一篇  下一篇  
 
重庆日报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重庆市渝北区同茂大道416号 邮编:401120
技术支持:北京北大方正电子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