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蔸竹笋童年“偷泳”
第008版:副刊
上一版    
补蔸
竹笋
童年“偷泳”
     
 
重庆日报 | 重庆日报农村版 | 重庆科技报
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3上一篇  下一篇4  
2020 年 05 月 22 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百味人生

童年“偷泳”

文/施崇伟

  我的老家在美丽的綦江河边。每到夏天,清清江水倒映两岸的竹林和庄稼,满目苍翠,风景很不错。

  头上虽有烈日当空,却只要一汪江水,就能将小孩子的暑期卷走。小伙伴们三五成群,光着屁股,扑进清洌的江水中,扎猛头儿,打水仗,笑声随波浪荡漾开去。累了,爬上岸来,河滩上躺着,像条条小泥鳅,在阳光下烤着肚皮。

  妈妈严禁我下河游水,实在忍不住诱惑,我就冒着挨打的风险偷偷下河。那种情形一般是在晌午日头最盛时,那时大人们没法出工干活,正在午睡养精蓄锐,村子里和我一般大小的男孩子便趁机偷着下河耍水。

  翠花老跟在我们的身后。肯定不好当着一个姑娘的面脱得光光的,我想出了办法,把她骗到竹林里藏猫猫,然后一溜烟跑了。跑到河滩,脱光裤衩,一个猛子扎入水中。等她找来时,缓缓流水已遮住了我们的赤条条。望着岸上的翠花,我们一齐在河中大笑,她也跟着大笑。她在笑什么,我只觉得莫名其妙。

  妈醒来没看到我,就会立马到河边来抓捕我。但我早有防范,我会趁着翠花可能跑到河边林子里撒尿的时候,麻利地穿上红裤衩,然后往山上一阵猛跑。山坡上的橘林中有片刚刚鲜嫩起来的草地,我身板一倒,姿体从容地躺在青草铺成的绿色地毯上。

  妈妈数完在河中忽没忽现的小人头,没有找到我,既有扑空的遗憾,也有暗自的庆幸。

  我绝对相信翠花会为我守口如瓶,即使妈妈曾用冰糖水收买过她。她会镇定自若地回答说没看见我下河游泳,而是背着背篓往山坡上去了。

  我妈绝对是一个只相信眼见为实的人,翠花的证词她也不会完全采信的。她找到了山坡上,掀开了盖在我脸上的那顶破了一个窟窿的草帽,捉去爬在我脸上的一只黑蚂蚁,手里的大蒲扇不停地扇着。

  这样的计谋终在某一天败露了,但确实不是因为藏猫猫惹恼了翠花而被她出卖的。

  那天的黑蚂蚁在我只有裤衩的身体上爬错了方向。当我妈找来时,它刚刚越过我的膝盖,正在往大腿方向前行。当妈妈正准备把黑蚂蚁歼灭在我肉体表面时,我突然感觉皮肤骚痒,小腿一扬,直接与妈妈的指甲来了一次交锋。立即,我听到了妈妈惊雷般的怒吼,然后她的蒲扇发挥了另外一种功能,它成了惩治我的刑具。

  村里临着小河,大人们却都不让孩子游水。小河很窄,冬季枯水时,河滩上窄的地方大人能一脚跨到对岸,但夏天就不一样了。一场雨下过后,河水就猛涨,靠河人家开掘的水田、菜地,一夜之间就会成为河流的一部分,据说曾有小孩被卷走过。

  妈妈的指甲划过我小腿时立刻出现了一道白色的痕迹,这是大人的经验,刚从水中泡过的皮肤就会划出白道。随着妈妈由怒吼到大哭,我腿上的白道已经被蒲扇制造的红道掩盖。

  翠花用口水给我擦腿上的红道,但伤痛还是没有减少。在红道还没消散期间,我不得不老实了一段时间。

  我已渐老,母亲更老,一起忆起从前,两人都心照不宣地笑笑不说话。

3上一篇  下一篇  
 
重庆日报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重庆市渝北区同茂大道416号 邮编:401120
技术支持:北京北大方正电子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