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蔸竹笋童年“偷泳”
第008版:副刊
上一版    
补蔸
竹笋
童年“偷泳”
     
 
重庆日报 | 重庆日报农村版 | 重庆科技报
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3上一篇  下一篇4  
2020 年 05 月 22 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芳草地

竹笋

文/杨小霜

  五月的河岸正悄悄变化着,挽着裤腿、拿着撮箕的孩童们正把鱼儿追得四处逃窜,扯着嗓子在后山呼喊的农妇,用声音把这一群熊孩子赶往河岸边的小竹林里去了。

  五月天已经开始炙热起来,这炎热的风让这里的每一块稻田相似而又不相同,就像这个村子里的老妪和小伙一般,有的天生就凉,而有的原本就带着几分燥热。可有一点它们都是相同的——纯洁,干净。它们的本质是一样的,从小到老,那一双双眸子里的清澈干净,是这个村子里最淳朴的风景。

  农妇在一亩三分地上画着线,每一行稻子需要间隔多远,取决于里农妇这么些年的智慧。妇人把捆好的稻子扔向刚画过线的地方,随后便弯着腰,把秧苗一株一株插进田里。

  贪玩的孩童早已经齐聚在路边的草坪上,有的打滚,有的抓蛐蛐,有的用摘来的阳雀花做了手链。最聪明的要数隔壁的二丫,她穿起了母亲脱在田埂上的外衣,戴着不合适的草帽和手套,挎着母亲用来装秧苗的篮子向竹林走去。

  竹林里到处都是草啊叶啊的,毛毛虫、蛇、还有鸟窝都能被掩护得好好的,自然那些悄悄长出的竹笋也被厚厚的叶子遮盖住了,若是不仔细,定是不能发现这些嫩竹笋的。二丫在这片竹笋地里像得了水的鱼儿一般,小小的身体总能从荆棘丛自由穿过,一根又一根的竹笋就被装入篮子里了。

  从竹林里出来的二丫,带着五月的味道和一头凌乱的头发,笑着对秧田里的母亲说:“伯娘,今天晚上用腊肉炒竹笋啦!”农妇口中念念有词:“你这个悖时砍脑壳的,喊你好生看到你弟弟,你又钻到那卡卡里去做什么!”

  看着空荡荡的草坪,二丫在河里找到着正在追鱼的弟弟,一把揪住耳朵吼:“喊你坐在这个大伞下玩蛐蛐,你跑到河里抓什么鱼!害我遭伯娘骂,你不晓得伯娘最爱吃竹笋炒腊肉啊!”弟弟像犯了错了小动物一样在姐姐的威吓下上了岸,还帮姐姐找来放竹笋的小盆。

  风从四面八方吹向在河边剥竹笋的姐弟俩,贪吃的鱼儿终究是被丢下河的新鲜笋壳诱惑来了,它们成群结队地在笋壳边打转,时不时用嘴撕着笋壳的柔嫩部位。在阳光的移动下,农妇插完了整块水田,二丫剥出了一大盆竹笋。

  月光悄悄从山头露出头来了,炊烟的颜色渐渐被一些气味所替代,腊肉炒竹笋的清香随风飘向村庄和田野。

3上一篇  下一篇  
 
重庆日报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重庆市渝北区同茂大道416号 邮编:401120
技术支持:北京北大方正电子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