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带货如何才能买得放心?
第006版:资讯·市场
上一版 下一版  
直播带货如何才能买得放心?
     
 
重庆日报 | 重庆日报农村版 | 重庆科技报
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3上一篇  下一篇4  
2020 年 05 月 22 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20日,广东针对直播带货出台规范性文件,引发人们对直播带货质量安全问题的关注——
直播带货如何才能买得放心?

记者 赵伟平

    5月10日,重庆日报报业集团,重庆日报、上游新闻携手荣昌区开展“妈妈味道·荣昌制造”直播带货荣昌专场活动。记者 龙帆 摄

    5月12日,涪陵区南沱镇睦和村,游客正在购买村民种植的枇杷。记者 龙帆 摄

  20日,广东省农业农村厅针对直播带货的乱象,发布了《关于进一步规范视频直播活动促进农产品直播营销健康发展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

  通知要求,要发挥市场机制在农产品营销中的决定性作用,不得以吸引“流量”为目的,将团购优惠、拼单折扣的成本转嫁生产方;不“亏本赚吆喝”,低价扰乱市场;不得盲目攀比“直播人气”,力戒“抢镜作秀”等形式主义、官僚主义。

  如何营造健康的直播带货生态,让直播带货可持续发展?连日来,记者进行了调查。

  现象

  直播带货持续升温

  “我无法体会她有多难过,但见到她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地里,遍地烂柠檬,我的心像是被针扎了一样。”今年3月底,接到江津区西湖镇一封求助函后,网名“山野小哥”的重庆小伙驱车上山300多公里,来到当地一位贫困户家里,打开手机进行淘宝直播,当天“山野小哥”就帮60多岁的老奶奶销售了3000多斤柠檬。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由于物流受阻、线下实体店交易暂停,导致农产品积压,陷入滞销的困境。直播带货则打破了地域限制,使优质农产品直达消费者,对农民增收大有帮助。

  记者注意到,最近这段时间在各大网络平台上大火的不仅是职业主播、明星网红,还有各地的区县、乡镇的党政干部。

  据商务大数据监测显示,一季度全国电商直播超过400万场,其中100多位县长、市长走进直播间为当地产品“代言”,效果良好。淘宝“春播月”期间,共吸引超过130位各级地方官员走进直播间,为家乡产品带货,成为线上的一道风景线。

  重庆各区县领导干部也走进直播间,化身“主播”带货,推销当地农产品,效果不错。比如,2月22日,开州区区长蒋牧宸上线拼多多“抗疫助农”专区直播间,向在线的数十万名网友推荐开县春橙,几小时即售出万单,成交额近30万元。

  5月15日,在涪陵北山公园,以“绣球花儿开·情定武陵山”为主题的首届重庆涪陵绣球花节拉开序幕,涪陵区委书记周少政以花为媒,为涪陵产品代言,现场直播带货,并推介涪陵优秀文旅资源,当天全网阅读量就达到1500万元,带动农产品销售数百万元。

  事实上,走进直播间,化身“主播”进行直播带货的远不止明星和领导干部,农民、大学生、企业老板等也竞相变身“网红主播”。

  土生土长的奉节人刘桂平,家里以脐橙为主要收入来源。去年参加直播培训后,她每天坚持直播4小时以上,她家的橙子卖得很快,周边滞销农户也来向她取经,她还帮当地卖出去了十万斤脐橙。

  问题

  产品质量成直播带货最大隐忧

  来自商务部大数据监测显示,今年一季度电商直播超过400万场。直播带货频上热搜,“买它买它买它”俨然成为当下的网络热词。不过,记者发现直播带货背后的乱象并不少。

  前不久,重庆市民徐女士观看了一网红直播带货后,下单购买了5包绿茶,不过收到产品后,产品和主播推荐的完全不符,“味道刺鼻,根本就不敢喝。”

  徐女士的遭遇并不是个案。不少消费者反映,通过直播购买的一些商品不仅质量差,还是“三无”产品,无任何保障。

  除了部分产品存在质量问题外,消费者普遍反映售后维权也是问题。

  最近,明星谢孟伟在一场直播中哭得“梨花带雨”,原来是之前他带货的一批鞋粉丝们买回家发现是假货,纷纷跑来质问。而谢孟伟之前对于这个产品并没有做什么深入了解,当出了问题的时候,他表示自己也联系不上售后。

  中消协不久前发布的《直播电商购物消费者满意度在线调查报告》显示,六成消费者担心商品质量问题,超过四成消费者担心售后问题。不少消费者还认为,直播带货中“夸大其词”“假货太多”“货不对板”等问题同样突出。

  与此同时,记者从国内一些主流门户网站了解到,与网红主播带货不同,领导干部直播带货,卖的是商品,收获的是民心;领导干部放下的是身段,折射的是为民服务的意识。但却有部分领导干部将直播间当成秀场,不但流量注水、销量造假、大搞摊派,还组织水军齐呼“领导好帅”。

  前不久,一位负责电子商务业务的基层干部就曾向记者吐槽,为了直播时的流量和销量好看,有的专门发文搞摊派,不仅让党员干部当观众,还规定了“最低消费额”;有的“亏本赚吆喝”,以低于成本的价格搞促销,只管流量、销量好看,不管这笔买卖划不划算;还有的搞“二次签约”“虚假下单”,把已完成的交易在直播时再演练一遍,或下单之后再退单。

  原因

  门槛低监管滞后成为直播带货绊脚石

  直播带货缘何乱象不断?

  据记者了解,直播带货与传统电商有很大不同。传统电商卖家全权负责产品销售和售后服务,直播带货多为商家与第三方公司合作,由第三方公司安排“主播”推广产品。

  重庆一直播经纪公司负责人王伟(化名)告诉记者,他们公司只与主播约定带货的产品和流程,几乎所有主播都不会对产品进行全面了解,他们的工作内容只是在镜头前进行产品推荐,“产品好坏,取决于我们这些供货商,大网红还会对产品质量重视一些,小网红、小主播只关心佣金和提成问题,由于产品质量不过关等问题,带货直播事故屡屡发生。”王伟直言不讳。

  另外,直播带货门槛太低,以抖音为例,记者发现,只要注册用户在个人主页发布视频超过10条,粉丝量超过1000人就能开启直播带货功能,可以拥有个人主页的橱窗功能,支持并分享第三方电商平台(淘宝、京东、唯品等)的商品,可以说想要进入直播带货圈非常容易。

  而平台方对产品质量疏于把控,也导致直播带货中各类问题频现。王伟说,传统电商平台对产品质量和服务有比较严格的要求,一旦被投诉,处罚力度很大;但“网红带货”目前多在短视频平台上流行,这类平台对产品质量缺乏明确的准入门槛和规范标准,“三无”产品和小作坊趁机进入,从而导致行业乱象不断。

  对策

  从制度着手营造健康的直播生态

  来自中消协的报告指出,2019年直播电商市场规模已经达到4338亿元,预计2020年行业总规模还将继续扩大。直播带货可谓潜力巨大,但这个新事物想要持久发展,还须靠完善的制度和规范护航。

  比如,5月20日,广东省农业农村厅发布《通知》强调,要进一步发挥电商直播中对区域公用品牌建设的引领作用,注重通过宣传“粤字号”品牌农产品,提升农产品附加值。加大电商销售农产品品牌保护力度,规范品牌使用。鼓励支持区域公用品牌农产品进入直播间宣传推广。同时,对直播营销的农产品,要严格把好农产品质量安全关,做好品种选择、田头分级、安全检测等货源组织工作,保障人民群众“舌尖上的安全”。

  工信部信息通信经济专委会委员刘兴亮则坦言,针对目前出现的直播带货问题,需要几方联动规整,相应的监管机制还没跟上,应对这种新型电子商务活动的法律法规还不够细,问题出现后,还需要套用原来的老法规,这就需要相应部门去规范、监督。

  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中心特约研究员赵占领表示,电子商务法对电子商务平台责任已有规定,但对短视频这类平台在电商行业中的性质,暂无明确规定,这就需要有关部门进一步明确直播带货中各方的权利义务,进而避免各种打擦边球侵害消费者权益的行为。

  赵占领认为,带货的主体(主播)从本质上来说就是产品的广告代言人,其有义务对自己推荐的产品进行审核。“主播作为广告经营者或广告发布者,需要对广告主的资质和广告内容真实性、合法性进行审查,如果广告主没有合法的销售资质而仍为其宣传,或者没有审查广告内容的真实性、合法性,则主播需要与广告主即商家承担连带责任。”

  业内分析人士指出,目前直播带货乱象不少,相关平台也有责任,平台需要提高准入标准,完善诚信评价机制和黑名单制度,对有售假、伪造流量等行为的主播严厉查处。

  对于平台监管责任,直播平台快手相关负责人表示,截至目前,快手已出台80余条具体规则及相关细则,覆盖从招募入驻、商品抽检、营销推广、商品评价、违规管理、售后保障、纠纷判责等交易全流程。在产品质量检测方面,快手联合质检机构成立了百人规模的“神秘买家”团队,他们以普通买家的身份购买商品,并对商品进行送检。同时,快手电商还联合多家商品质量检测机构成立“品控联盟”,以保障消费者权益。

3上一篇  下一篇  
 
重庆日报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重庆市渝北区同茂大道416号 邮编:401120
技术支持:北京北大方正电子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