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犟老头”和他的脐橙“三糖经”图片新闻南川试点光合全生物可降解地膜大足车铺村:百亩碧桃花竞相怒放巴南区:蔬菜“染病” 专家“开药”
第007版:资讯·科技
上一版 下一版  
“犟老头”和他的脐橙“三糖经”
图片新闻
南川试点光合全生物可降解地膜
大足车铺村:百亩碧桃花竞相怒放
巴南区:蔬菜“染病” 专家“开药”
     
 
重庆日报 | 重庆日报农村版 | 重庆科技报
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3上一篇  下一篇4  
2020 年 03 月 20 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犟老头”和他的脐橙“三糖经”

  近日,站在奉节安坪镇三沱村的脐橙园,远望江水碧波荡漾,近看橙果飘香,黄橙橙的脐橙挂满枝头,带着翠绿的枝叶随风摆动,焕发着勃勃生机。

  园中有位瘦小的老人来回穿梭,时不时捧起果实看色泽,凑上鼻子闻果香,扒开泥土看菌丝。他那张饱经沧桑的面庞在阳光的映衬下,笑容显得格外灿烂。

  记下每株果树的“生长”日志

  这位老人名叫余都香,是地道的三坨村农民,上世纪70年代末便跟脐橙打起了交道。这40多年来他专注于脐橙种植和品质提升,因为这份执着,当地人都尊称他为“犟老头”。说起这个称号,他笑呵呵地说:“虽然我很犟,但我热爱学习,相信科学。”

  为了把脐橙种得更好,余都香自学了土壤、肥料、气候、水文及果树管理等多方面的知识。他手里常常紧握一个皱巴巴的小本,本上记录着一年来每株果树的修枝整形、施肥打药、生产情况等日常管理日志。他说,这样的小本本在他家里已经攒了很多,他会时不时拿出来翻看。

  “通过多年的总结对比,我得出了糖精、白糖和蜂糖的‘三糖经’。”余都香说,单在脐橙施肥这个环节上,他就经历了施农家肥、单质化肥、有机肥+配方肥和生物有机肥+配方肥的转变过程,最终总结出了他的“三糖经”。

  施肥不同带来品质差异

  他回忆说,上世纪90年代后期到2005年是施用单质化肥的阶段,那时他每年施肥3至4次,每次每株用0.5至0.8公斤纯养分,并且用量每年都在增加。但长期施用单质化肥,却使得园区土壤板结,脐橙品质下降,口感越来越差。

  “这种施肥导致的结果,就是脐橙吃起来像我们以前吃的‘糖精’一样,甜中带苦、无回味,越吃越不想吃了。”余都香说。

  为了改善果园土壤,2005到2016年间,“犟老头”的果园以配方施肥(复合肥)+农家肥为主,化肥用量比单质肥料有所减少,每年施肥3次,每次每株用0.5公斤纯养分。这样,园区板结的情况有所缓解,土壤肥力有所提高,果子品质也有提升。“这个时候的脐橙吃起来就像由甘蔗生产加工的‘白糖’一样,甜而厚实带有回味。”

  为了进一步提升脐橙品质,2017年以来,果园主要施用生物有机肥+配方施肥,每年施肥次数为3次,每次每株用0.3至0.4公斤纯养分,秋季每株开沟深施10公斤的生物有机肥,这种用养结合的施肥方式使得土壤内环境达到平衡。

  “犟老头”指着果园的土壤自豪地说:“我的园子里还出现了菌丝呢!”他说,地里长出菌子,树下发出了白根,这说明土壤肥力大大提高了,随之而来的是果子甜而厚实、带果酸、有果香,回味无穷,吃起来像“蜂糖”一样,让人吃了还想吃。

  余都香总结道,施用单质化肥,就像给脐橙吃“糖精”;施用配方肥(复合肥)+农家肥,像给脐橙吃“白糖”;施用生物有机肥+配方肥,自然就是给脐橙吃“蜂糖”。“这就是我的‘三糖经’。”

  现在的脐橙有蜂糖口感

  据了解,近些年,余都香切实尝到了科学施肥的甜头,经过精心打理,他家6亩多地的脐橙果园现在已成为当地的示范田,也是脐橙有机肥替代化肥和提质增效的展示田。

  他种出的脐橙以优良的品质和“蜂糖”般的口感远销全国各地,供不应求。“犟老头”也成了奉节脐橙的种植能手和专家,种出的3个脐橙品种已全部获得绿色食品认证。

  通讯员 赵敬坤 王帅

3上一篇  下一篇  
 
重庆日报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重庆市渝北区同茂大道416号 邮编:401120
技术支持:北京北大方正电子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