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包秆的记忆卖兔子候鸟舀鱼
第008版:副刊
上一版    
甜包秆的记忆
卖兔子
候鸟
舀鱼
     
 
重庆日报 | 重庆日报农村版 | 重庆科技报
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3上一篇  下一篇4  
2019 年 12 月 04 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芳草地

舀鱼

徐永泉

  两岸高山峡谷,林木葱郁,河水清澈……半年前,我第一次来巫山抱龙镇,就被这里世外桃源般的峡谷美景吸引。

  而抱龙镇给我留下最深印象的是,从湖北建始县由南向北流来、在神女峰下汇入长江的抱龙河。河里的鱼儿不少,虽然很小,乍一看难见其踪,但走近仔细瞅,能看到密密麻麻的鱼儿在河里游着。

  江边人的捕鱼工具除了大家熟悉的钓竿、撒网、粘网,还有地笼、舀子。用舀子舀最有意思!

  白天当然不行,人一来,它们眨眼就游走了。到了黑夜,手电一打开,水里的鱼儿们就像看稀奇一样,悠哉悠哉地欣赏起电光。有的甚至看得发呆,停在浅浅的水里,一动不动。

  一个周末,在抱龙河洛阳村土生土长的好友永波约我和另两个朋友一起舀鱼。工具仅仅是一个长木把的网兜舀子和一个白色的简易鱼篓。走在最前面的人将手机电筒点开,我们拿着网兜或蹲或站或俯身,往鱼儿最密集的地方轻轻舀去。

  一次下来,大大小小六七条鱼儿成为“瓮中之鳖”。“太小的,放了吧!”永波将进了网兜的小鱼放回水里,大的则被他直接伸手捉进用塑料壶做的鱼篓里。永波在河边长大,有个令人佩服的绝技——用手捉鱼。有时看到一条大家伙,但鱼儿停留的地方水很浅,放不了舀子,他便招呼大家:“不做声,莫动!”只见他屏住呼吸,一只手轻轻伸进水里,向鱼儿接近,十有八九能把鱼儿逮到手里。

  年纪稍长的老人说,抱龙河一带是煤山,往年小煤窑不少,流出的硫磺水把鱼全都“闹”(毒)死了。现在,沿河而上所有的小煤窑一律关闭,两岸的树木渐渐泛起新绿,鱼儿也多了起来。看来,又可以期待明年夏天的舀鱼活动了。

3上一篇  下一篇  
 
重庆日报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重庆市渝北区同茂大道416号 邮编:401120
技术支持:北京北大方正电子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