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为村里打造了一支“不走的扶贫工作队”
第006版:扶贫
上一版 下一版  
他为村里打造了一支“不走的扶贫工作队”
     
 
重庆日报 | 重庆日报农村版 | 重庆科技报
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3上一篇  下一篇4  
2019 年 08 月 28 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武隆艳山红村驻村第一书记游四海:
他为村里打造了一支“不走的扶贫工作队”

    游四海在土货行抽查红苕粉的包装质量。

    游四海在艳山红村土货行,展示村里的优质土货。

  最近,武隆区羊角镇艳山红村的党员干部们都没闲着。

  村支书钱代彬在下村扶贫的过程中出了车祸,右手骨折。他在病床上躺了7天后便回了村,每天早出晚归到村办公室报到。

  村主任黄东过去不是在买猪仔,就是在卖生猪的路上。今年,他主动关闭了自家的养猪场,带头入股和村集体一起联办了榨油车间,还吸纳了3个贫困户就业。

  今年,艳山红村在武隆城区和羊角古镇开了6个土货店,销售艳山红村及周边几个贫困村的土货。村民陈容主动接下了门店的线上线下运营工作,短短两三个月时间,每个门店每月的营业额便达3万元以上。陈容的另一个身份,是艳山红村今年刚刚发展的新党员。

  ……

  党员干部以身作则,为村里谋发展,在如今的艳山红村已成为常态。而这一切都与武隆区总工会选派到艳山红的村驻村第一书记游四海有关。

  三件小事,倒逼村干部转作风

  2017年12月22日,游四海开着私车,带着母亲来村里报道。

  艳山红村位于羊角镇西北部,幅员10.98平方公里,全村8个村民小组492户1715人,被称为“烂泥坝”,是武隆区出了名的穷村。

  进村的路蜿蜒崎岖,屋前屋后不时看见一堆堆垃圾,田间地头种着常见的白菜、萝卜,看不到几个干活的村民。一路走到村委会,同行的老母亲皱起了眉头,嚷嚷着要他回去。

  游四海没说啥,跟村干部打过照面后,他便下了村,四处搞调研。

  调研的结果不理想:村里年轻人外出,产业空虚,留下的人也没有发展的心劲。更重要的是,他发现老百姓对村干部很不信任,不少人反映“村干部喜欢摆架子、不爱搭理群众”,因此,村里动员修个路、搞个产业,大伙儿都不肯。

  村干部也很委屈:每天东奔西跑的都是为了村里发展,但好说歹说老百姓就是不相信。

  正在这时,村里出了三件事,群众意见很大。

  第一件事:村民因果树杀菌需要石灰,找到村干部帮忙。村干部打了几个电话,说武隆城区没货,就这样回复了村民。

  第二件事:村民小代私自将集体水管架设到自家田地取水,与村主任黄东发生了纠纷。一时间,村里到处都在传“村主任打人”,黄东觉得很委屈。

  第三件事:全村8个村民小组,竟有7个小组长申请低保,老百姓意见很大。

  事情虽小,但意义重大,老百姓从这一件件小事中看到的是党员干部的作风问题。游四海第一时间组织召开党员大会,主题是“群众利益无小事”。会上,村支书钱代彬带头检讨,并从外地买来两吨石灰供村民免费取用;黄东向小代道歉,并赔付了医疗费;7个村民小组长全部退出低保申请。

  一点点改变赢得了村民的信任。后来,村里再要修路、搞建设,大家都肯出力了。

  父女两人,同一天加入中国共产党

  艳山红村要发展,仅靠村干部的力量显然不够。特别是村里经过调研,以“三变”改革为抓手,以乡村旅游为主,发展起了花卉、奇异水果、高山鸽子、鳅田稻等产业后,更需要能人带动。

  那么,如何激发群众的内生动力,动员艳山红村的村民都来参与脱贫攻坚及乡村振兴呢?

  游四海动员村里的党员、干部组成了一支党员先锋突击队,还组建了一个微信群。一开始,突击队员全是在家的党员干部,开展的是清扫环境、维护公路、为老年人洗头剪发等志愿服务。不少在外工作、生活的村民得知后,也加入到这个微信群,成员逐渐从二三十个发展到了100多个,但多数人只是观望,并不参与。

  2018年7月发生的一件事,让大伙儿的心紧紧连在了一起。

  当时,武隆遭受暴雨袭击,大雨一直下了十多天,艳山红村受灾尤其严重。村里有一口13亩的山坪塘,面临决堤风险。游四海带着党员干部把住在山坪塘下游的留守老人、孩子背到村委会,又和村干部轮流在山坪塘旁值守,几天几夜下来,两眼熬得通红。村民们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不少村民打电话将此事了告诉了在外的亲人。

  雨停后,村里部分路段遭遇泥石流塌方,游四海试着在微信群里发消息:“村里受灾了,大家能回来帮帮忙吗?”没想到一呼百应,在主城、涪陵、武隆城区等地务工的村民们纷纷赶回来,有的还开着自家的挖掘机,在短短两天内便将所有受阻、受损的道路、堰渠和农田修复完毕。

  这件事后,艳山红村党员先锋突击队的人数激增,达到了100多人,其中大多数都不是党员。大家说:“不管是不是党员,都是村里的事儿,我们也要出把力。”

  72岁的村民陈永禄是转业军人,在部队学过水电工,谁家的锄头断了、村里的水渠坏了,他都不声不响上门维修,连材料费也不肯收。陈永禄的女儿陈容平时在武隆城区做生意,被村里的党员干部们感动,也主动参加了先锋突击队。

  在党组织的带动下,去年,艳山红村17人写了入党申请书,其中就包括陈永禄和女儿陈容。今年7月1日,父女俩同一天入了党。

  一支队伍,成了撤不走的扶贫工作队

  小康不小康,关键看老乡。要实现乡村振兴,就要提高每个村民的参与激情,凝聚撸起袖子加油干的共识。这样才能在扶贫工作队离开后,为乡村留下一支“撤不走”的扶贫工作队。那么,如何凝聚人心,激活乡村呢?

  游四海引导党员和在外能人回村,探索建立了“村总理事会+分支部理事会+村民小组理事会”三级自治体系,把村级大小事务交给群众。理事会总计100多人,都是村里村外的能人。游四海带头为理事会捐款,这些捐款用于村里购置路灯、美化庭院等公益事业,村庄逐渐变得漂亮起来,不少在外打工的村民有了返乡创业的意愿。

  村民石体艳早在武隆城区定居,是全国红十字会培训合格的获救护师资证书的培训师。自去年成为艳山红村红十字志愿服务队的秘书长后,一年来义务开展应急及心肺复苏培训1356人次。

  而接手了艳山红村土货行的陈容,把村里的事当自己的事来办。短短两三个月时间,她便将艳山红村的苕粉、肾豆等土货卖到了广东、黑龙江等地。

  村里的中药材种植大户贺新村主动提出,跟村集体一起联合发展中药材,他来负责中药材基地的管理和技术培训,带动村民们种中药材增收。

  ……

  产业起步了,老百姓有心劲了,有了这支“撤不走”的扶贫工作队作后盾,游四海开始考虑村里的产业升级。

  不久前,艳山红村刚刚获得了由“学习强国”平台组织开展的“2019年重庆十大最美乡村”的称号,从一个籍籍无名的贫困村“变身”网红村,不少市民慕名而来。但村里的乡村旅游刚刚起步,接待条件还不完善。于是,游四海用自己的私人名义贷了一笔款,用于垫付修建乡村旅游接待中心的费用。

  其实再等上一两个月,接待中心建设费用便能通过种种审批程序到位,但游四海认为振兴乡村等不起,拖不得,“风险我来担,(村子发展的)事儿要先干起来再说!”

  文/图 记者 龙丹梅

3上一篇  下一篇  
 
重庆日报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重庆市渝北区同茂大道416号 邮编:401120
技术支持:北京北大方正电子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