赶家桥人类最早的脑科手术冬天是一只羊微型诗
第15版:科技生活·巴渝文学
上一版 下一版  
赶家桥
人类最早的脑科手术
冬天是一只羊
微型诗
     
 
重庆日报 | 重庆日报农村版 | 重庆科技报
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3上一篇  下一篇4  
2019 年 12 月 03 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冬天是一只羊

黎杰

  冬天是一只羊,一只黑绒的羊。

  冬天是一只温暖的羊。

  我们都是被羊绒呵护有加的一粒尘埃。

  事实上,羊在冬天常牵一棵草在天空散步。

  这是我写过的一组有关羊的诗歌,诗歌发表在国内一家著名诗歌刊物上,后来此诗又在一次文学大赛中获奖。对于作品发表获奖与否,我并不特看重,重要的是那只冬天的羊得到了认可,从此在我心里驻扎下来,我的内心就此成为这只羊的宫殿。

  在冬天的太蓬山,我偶遇了那只羊,那只在山巅上悠闲吃草的黑山羊。

  山壁是灰中带白的,其灰若画家用枯笔擦出来的;羊是黑色的,其黑是黑夜的黑;天空是蔚蓝的,其蓝是瓦蓝瓦蓝的;那草是绿色的,其绿是碧绿碧绿的。灰白、黑、蔚蓝、绿色组成了一幅绝妙的山水画,那只羊是这幅画中活着的支点。

  那一刻,我彻底震撼了。

  天际间,仿佛缓缓铺开了一幅宣纸,宣纸镂空的部分是一只羊的形态,这只羊在纸上努力地活着,活得很滋润,活得很神性。

  此羊只应天上有。

  那棵草还在羊的嘴边生长着,不知不觉的,潜滋暗长着。

  那棵草长得长长的,宛如一条绳子,牵着羊在天空散步。

  多么绝妙!多少巧妙!

  时间从缥缈空间里被虚拟出来,一只羊被挂在天空,天空是羊的草原,羊牵着自己在散步,羊低头在啃食天空中一颗又一颗的星星。

  这是一只颠覆了我固有思维的黑山羊。

  我以前总以为山羊是白色的好。白若云,白若絮,白似雪。而这一刻,我真真跪服了,黑山羊的黑绒如絮,与天空的蓝云朵的白才是世界最和谐、最精妙的搭配。因此,这黑,黑得精彩;这黑,黑得根本;这黑,配得上在天空散步。

  立冬那天,一朋友请吃饭。

  不知谁说起,今天立冬,应该吃羊肉了。

  桌上有人应和,但朋友没点羊肉或者羊肉汤之类的,因为时令不对,饭店还没有上这道时鲜菜。

  我说,朋友们,没到时候呀,立冬与冬至是有区别的。立冬只是标志冬天快要到来了,冬天还没真正到来,初冬的每一天都还有着浓浓的秋天的样子。

  真正的冬天大幕应该从冬至那天才正式掀开。

  到了冬至,人们才开始涮羊肉,有人说,冬至涮羊肉才会少膻味。其实,这膻味不用刻意去少,只有这膻味才是真正的羊的味,冬的味道。少了这膻味,这羊肉还有羊肉味吗,这冬还是冬天吗?

  曾经看过一段话,大致意思是冬至是羊的受难日。但我却持反对意见,天生万物,每一物都有每一物的宿命。

  我不是一个美食主义者,但是我毫不讳言黑山羊的美味,这是冬天的味道。

  整个冬天,我就认识这只羊,我的冬天就是一只羊。

  一到冬天,就有羊的味道,羊肉飘香,这香里是对美好生活的一次大检阅,是黑山羊为人世祭献出的最高奖赏,我们在品尝黑山羊美味的同时,会为黑山羊点上一个由衷的赞。

  我时常在面前摆一副形而上的器皿,我不想去探究这尘世的温度,我只想守着一只羊,守着一只黑山羊说草原。或许有人会说我矫情,是的,矫情就矫情吧,谁也无法阻止我对一只黑山羊固执般的崇拜,谁也无法阻止我对冬天的崇拜。

  我始终无法忘记太蓬山中的那只羊。

  我曾多次梦想着我要撒豆成羊,我要在草原上每一棵草的根部都种上一颗豆,让豆长成一只羊,长成太蓬山那只黑山羊的样子。

  我要让这只羊在春天收藏好每一天明媚的阳光,在夏天饱餐好每一棵草的绿色,在秋天吸取每一天的质地金黄的时间,然后在冬天给每一个丢失了故乡的人奉献一顿丰盛的晚餐。

  多少次,我在冬天的深夜里经常听到一只黑山羊的哞叫。多少次,我都想在冬天的城里寻找那只丢失了的黑山羊。多少次,我都想把误进城的那只冬天的羊赶回乡村。

  然而,那条路不见了,那条路让白雪覆盖了,而黑山羊的黑成为了远方。

  世间有许多的循环往复,一到冬天,我都会疯狂地想那只羊,那只驻扎在我心头的黑山羊。

  我一直还在铺一条长路,我要迎接我的黑山羊回家。

3上一篇  下一篇  
 
《重庆科技报》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重庆市渝中区双钢路3号科协大厦 邮编:400013
技术支持:北京北大方正电子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