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花研究小史点赞与呵呵灯火入怀被诗雕刻的时光(外—首)渊源(外—首)
第16版:科技生活·巴渝文学
上一版    
雪花研究小史
点赞与呵呵
灯火入怀
被诗雕刻的时光(外—首)
渊源(外—首)
     
 
重庆日报 | 重庆日报农村版 | 重庆科技报
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3上一篇  下一篇4  
2019 年 11 月 26 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点赞与呵呵

赵瑜

  周末跟一群旧文友泡咖啡馆,本来想回忆一下激情的文学青春年代,结果“嘟”的一声,QQ说说有了新消息;“嘀”的一下,朋友圈共享了新段子;猛一惊叫,原来是微信群里发了个大红包;嘀嘀嘀,微博上的大V又爆炸出新闻。大家手不歇机,指头纷飞,几个小时过去,除了杯子里的香草拿铁见少,好像啥都没聊。

  我们的时间被网络分食了。这几年,“忽如一夜春风来,千个万个微博开”,七大姑八大姨热门话题已经从“某超市在满一百送十块”,转到如何让晒出的自拍照看起来肤白腰小,吸引粉丝;而私密度更高的微信、QQ说说更是时时在线,仅一部智能手机,人人化身作家、摄影家、新闻记者。当然,凡夫俗子们写点鸡零狗碎,也只为赶个时髦,不需要文采烁烁,只把小清新小忧伤贴起,上几张顾盼生辉的自拍,拉几个朋友来评论下就完事了,反正就是流水账微日记,好写好读,老少皆宜,礼尚往来,不亦乐乎。

  社交网络工具拉近了人与人的距离,加强了人与人的沟通,还满足了那些连长句都写不通顺的普通人的表现欲望,真该庆幸我们活在这随时可能扬名立万的时代。可再牛的大V,再深情的长帖,也无可避免地遭遇两大水军———“点赞党”和“呵呵族”!

  点赞这功能初衷很好,它大意是:已阅,同意,说明咱和楼主是穿一条裤子的。不过“点赞族”是这么一拨人———无论你发的是高兴的还是郁闷的状态,无论你分享的是欢快的或是悲伤的内容,就算根本没看你的帖,但一定要赞,根本停不下来。小张就是一现成的例子,她是有帖必赞,被朋友删了好几次,有次“手贱”点了男友的赞,而男友的说说是“真伤心,我爸生了重病”,只过了一分钟,分手电话把她从刷存在感的快乐中惊醒。有专家解读,点赞“狂魔”通过多得让人厌烦的点赞,让被赞者产生不同反馈,这让狂魔们觉得很有趣,深层次的原因可以用弗洛伊德的死亡驱动来解释,即人们天生有着破坏的欲望。所以这算捧场还是“抵黄”?

  而评论只回个“呵呵”的“呵呵族”更让人厌烦。据说网友们评出最伤人聊天词汇就是“呵呵”。“呵呵”这个神回复里,充满着嘲弄不屑、高深莫测、笑里藏刀———你发工作中的牢骚,上司正好读到,呵呵一句;说同事间的小话,同事恰巧路过,呵呵一句;说你爱慕着一个丁香般的姑娘,而黑着脸翻你微博的正是你老婆,呵呵一句……你是否感觉危机重重?还不赶快删帖!

  说到底,这两大水军的产生缘于网络的快餐文化,交友如蜻蜓点水,读文也淡而无心,有时候一个别扭的“赞”和一句漠然的“呵呵”,弄得人家寒了心,一拉,黑名单困住你,失去了粉丝,现实中的朋友也黑了脸。

  所以,作为一个有素质的网民,我从不乱点赞、不“呵呵”,这是对网络社交起码的尊重。不过,对那些看别人分手点赞、生病点赞、被炒点赞、落榜点赞的“点赞党”,还有那些知道“呵呵”是什么意思,却还乐此不疲使用的“呵呵族”,我只想对你们说两个字:呵呵。

3上一篇  下一篇  
 
《重庆科技报》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重庆市渝中区双钢路3号科协大厦 邮编:400013
技术支持:北京北大方正电子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