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最美的时光相遇象棋缘何称象棋家秋风过城(外二首)等一枚核桃回家
第16版:科技生活·巴渝文学
上一版    
在最美的时光相遇
象棋缘何称象棋
秋风过城(外二首)
等一枚核桃回家
     
 
重庆日报 | 重庆日报农村版 | 重庆科技报
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3上一篇  下一篇4  
2019 年 11 月 07 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龙泽平

  “我约了几个朋友喝酒,今晚不在家吃饭。”我对妻子说。

  “又去喝马尿,你以为你还年轻得很吗!”妻子嘀咕道,“少喝点!”

  “晓得。”我说。

  现在时间还早,怎么混呢?看电视?不想。看书?不想。耍手机吧,眼睛受不了。真可谓百无聊赖了。这不想做,那不想做,干脆睡觉。可哪里睡得着呢。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像烙饼似的,难受死了。眼皮合在一起,思想的野马却在漫无目的地狂奔。酒瓶子在脑子里晃动着,酒香弥漫。好不容易熬到了出门的时刻,我跟妻子打了一声招呼:“我出去了。”

  “少喝点哈!”妻子还是那句老话,不过,这次破例又加了一句:“早点回来!”算是叮嘱了又叮嘱。

  在家里闷了一天,现在走在街上,感到空气清新。汽车摇头摆尾地从眼前飞奔而过,生怕有人要拖它的后腿似的。这是周六,街上的行人并不多。沿街的门市,有的开着,有的关着。那开着的,就像疲惫不堪的老妪张口打哈欠。那关着的呢,跟邻居那只闭目养神的小猫差不多。

  待我走到目的地时,似乎夜幕突然降临。老板娘扭动着马蜂腰连忙拉亮厅堂的电灯,迎上前来:“请问有几位?坐大厅还是雅间?雅间在楼上,大的一桌可以坐12个人。”

  “雅间吧,雅间清静。”我环顾了一眼大厅,说道。我边说边上了楼。

  三哥是第二个到场的人。他是做花椒生意的,见了面,握手,寒暄,聊的话题尽是生意难做、货款难收之类。他说他今天刚从成都赶回来,是专程来喝酒的。三哥跟我是老庚,比我大几个月。他虽然常年在外奔波,面目略显苍老,但是声音宏亮,说话的底气很足。

  大江是做餐饮的老板,第三个到场。他一来,我们就免不了聊些餐饮方面的内容。他说他一生只做一件事,就是餐饮,现在越做越大,已经开了好几家分店,既做中餐,也开火锅店,在主城区也有加盟店了,而且生意都还不错。我说:“听说本地好几家搞餐饮的都经营不下去了,你还做得这么红火,真是不容易。”大江很笃定地说:“人,总是要吃饭的。”

  在聊天的过程中,人陆陆续续到齐了。

  菜也上来了。

  酒也斟好了。

  作为东道主,我举起酒杯发话,开了席。酒过三巡后自然是觥筹交错,兄长弟好地喝得不亦乐乎,一个二个的都喝麻了。最后是怎么散的席,怎么付的饭钱,大家怎么分的手,我都记不太清了。只记得我醉醺醺地走在大街上,在灯红酒绿中头重脚轻、跌跌撞撞地朝着家的方向,大步大步赶路,一心想早点儿回到家,好躺下来舒舒服服地睡一觉。

  那种急于想回到家里的感觉啊,以前,我还真的没有过。

3上一篇  下一篇  
 
《重庆科技报》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重庆市渝中区双钢路3号科协大厦 邮编:400013
技术支持:北京北大方正电子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