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病毒”来袭两个瓦匠有这样一兵科学与我的祖国(外一首)
第16版:科技生活·巴渝文学
上一版    
“神秘病毒”来袭
两个瓦匠
有这样一兵
科学与我的祖国(外一首)
     
 
重庆日报 | 重庆日报农村版 | 重庆科技报
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3上一篇  下一篇4  
2019 年 08 月 01 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有这样一兵

莫测

  在漫长的中国战争史当中,涌现了大批可歌可泣的战斗英雄,他们的丰功伟绩早已载入了共和国的史册,并通过小说、影视等各种形式家喻户晓、交口传颂。这其中仅伤痕累累的独臂将军就有10人之多。可是,你知道这些英雄之中有哑巴英雄吗?中央文献出版社出版的《万马军中一哑兵》一书告诉你:有。并且他是1955年中央军委授衔职位最低的(少尉正排级)一位老红军战士。然而,他又在“第一代中央领导层内享有很高的知名度”,没有一位中央领导不熟悉他,没有一位中央领导没夸张过他。连刘少奇都说:“哑巴真是个有觉悟的老红军,是我们学习的榜样。”

  《万马军中一哑兵》是谢太平撰写的长篇纪实小说。说它“纪实”,是因为小说的主人公哑兵以及在哑兵身上、哑兵周围发生的一切故事都是没有加工过的。书中人物之一的谢兴凯就是作者的父亲,不少故事都是由他父亲亲口讲述的,都是有史可查、有人可证的真人真事。所以,它犹如刚出窖的老酒一样的纯度与浓度。正如黄济人先生的《兵临城下》和《将军决战岂止在战场》一样,是完完全全的“生活真实”,是原汁原味的亲身经历。黄济人也是从他参战的父亲,以及他父亲的战友口中获得的第一手资料。有学者说,写得不像小说的小说才是小说。《万马军中一哑兵》应该属于这类小说。正是它的这种真实而让人信服、让人震撼、让人敬佩。

  高尔基说,文学即人学。《万马军中一哑兵》与《真人高玉宝》一样,所有文字都集中在人身上。其文字虽然还比较稚嫩粗浅。但原始、朴实、真切,作者几乎没有进行什么文学加工,更无虚构痕迹,就围绕哑兵一个人展开情节,就老老实实、完完全全、彻头彻尾地写哑兵一个人。写他虽然不能说话,但印在雪山草地上的脚步是踏实稳健的,写他追求真理、追求幸福的信念是坚定不移的,写他忠于职守、全心为民服务的精神是日月可鉴、肝胆相照的。

  正如《万马军中一哑兵》的序言中所说,哑兵是30万“跟着走”的红军之一,这一走便是几千里,这一走就是几十年。从此,他走出了苦海,走向了光明,走到了胜利。在“走”之中,喂马、煮饭、开荒、烧炭、种地,他像雷锋一样,干一行,爱一行,钻一行,精一行。保护首长、战友安全,他一马当先,奋不顾身;抓俘虏、斗特务,他机智勇敢,不怕牺牲。

  哑兵服役于中央警卫团,接触首长比较多,首长也对他特别关心。全国一解放,首长就指示哑兵回老家四川寻找亲人。可由于离家时间太久远,哑兵对老家的一切皆模糊不清而最终没有找到亲人。继后,在周总理的亲自过问下,谢兴凯又动员家人和亲友帮哑兵牵红线搭鹊桥。可是,“哪个姑娘也不愿意一辈子守着个不能听音,不会说话的人”而导致哑兵始终没能跨进婚姻的殿堂。

  哑兵姓什么?叫什么名字?直至他1983年离开人世,也无人知晓。其实,姓氏只是个符号,不知道也罢了,但他留下的遗物却使人永远也忘不了——

  一顶红军长征时佩戴的八角帽。

  一对红领章。

  一副粗布裹腿。

  一个灰布挎包。

  两条印着“大生产”字样的白毛巾。

  一块在西柏坡发的粗布床单。

  六枚勋章。

  一双授衔时发的黑皮鞋。

  四套新军装。

  三双新胶鞋。

  几张已作废的旧版人民币。

  ——这就是哑兵的全部家当,这就是一位副师职老红军的全部财产!这更是一个老红军对党、对军队赤胆忠心的生动见证。这哪里是遗物啊,它分明是一部历史,一部红军战士的历史!

  是的,哑兵没有姓名,没有亲人,没有文化,但他有军队这个温暖的大家庭。他一生没说过一句话,但他的行动就是语言,就是人间最优美、最动听的语言。

3上一篇  下一篇  
 
《重庆科技报》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重庆市渝中区双钢路3号科协大厦 邮编:400013
技术支持:北京北大方正电子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