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病毒”来袭两个瓦匠有这样一兵科学与我的祖国(外一首)
第16版:科技生活·巴渝文学
上一版    
“神秘病毒”来袭
两个瓦匠
有这样一兵
科学与我的祖国(外一首)
     
 
重庆日报 | 重庆日报农村版 | 重庆科技报
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3上一篇  下一篇4  
2019 年 08 月 01 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短篇小说连载

两个瓦匠

刘圣禄

  9 两个瓦匠斗犹酣

  柳道会紧紧攥着邵瓦匠的衣领,像押着人参加罗马斗兽比赛。更稀奇的是,邵瓦匠今天怎么没拿打狗棒。

  郗瓦匠真还不上阵,寡三嫂骂了一通也不管用,改为呼天叫地,哭诉自己命苦男人窝囊……一切招数用完了,郗瓦匠就是不答应。寡三嫂猛地站起来,左手举起砍柴的刀,右手伸开摁在石阶梯上,眼看就要剁下去。郗瓦匠连忙摆手示意停下,同时大呼:“我去,我去!”

  寡三嫂虽然脸上泪水未干,但还是雄赳赳地跟在男人后面上场了,并高声宣布她出的比赛题:看瓦断燃料。规则是观察一片瓦,不准过手,只能别人拿着凭眼睛看,然后判断是用柴草还是用煤炭烧制的。大家都知道生产队有两个瓦堆,东边一堆是不久前用煤炭烧的,西边一堆最近才出窑用柴草烧的,从两堆中任意取一片瓦来辨认。

  刚才骚怪骗我父亲到场,是很成功的,也算是有功的,于是两个女人都赞同再“奖励”他当差取瓦。

  骚怪好像出征的元帅,得令后一个箭步就窜出了人堆,一眨眼功夫,一阵风地提着半片瓦回来了。

  邵瓦匠很不情愿地看了一眼,只说了“柴草”两个字。

  郗瓦匠看了又看说:“煤炭烧的。”

  两个女人急忙问骚怪,这瓦是从哪一堆取来的。骚怪支支吾吾,扭捏半天说:“我没跑到瓦堆,看窑门前有很多丢弃的烂瓦,就随便捡了一片。”

  两个女人同时举起拳头,要揍骚怪,他一躲闪,又一阵风跑了。人群一阵哄笑。

  其实完全可以再委托人去取一片瓦来,重新比赛。众人也没在意,也没人提醒,两个女人不停地叫嚷着继续比赛,一决雌雄!

  柳道会出题了:掰手劲。

  寡三嫂笑得前俯后仰,自己的男人比邵瓦匠高出一个脑壳,可谓人高马大,绝对胜券在握。郗瓦匠也正在纳闷……柳道会发话了:“寡婆娘,不要笑早了,你敢不敢就这一局定输赢?”寡三嫂手背向前,不住地挥动,表达出蔑视和驱使上阵的意思,同时果断地说:“比,比,比!”

  骚怪吆喝着人群让路,好似要将功补过,殷勤地把道具长板凳搬了上来。

  柳道会在邵瓦匠后背上猛地一推,把邵瓦匠吓一大跳,再一字一顿地高吼道:“邵——精——明,不——许——让!谨防拇指砍了喂狗!”

  人群又一阵哄笑。

  两个瓦匠上场了,郗瓦匠吐了一口口水,搓了搓两掌,邵瓦匠显得很无奈,但终究两人还是在长板凳边各蹲一侧,两肘撑着凳子,两只手攥在一起,咬着牙鼓足劲,朝自己胸前掰。一秒,二秒,三秒,两只手在慢慢地向郗瓦匠一侧偏转,寡三嫂眉开眼笑,不住地为老公助威呐喊,只等待最后那一刻。我也站到了郗瓦匠身后,但有惧父亲严肃不快的表情,不敢为郗瓦匠加油。三秒,四秒,两只手不动了,两人的脸都涨得通红,牙齿咬得更紧了,寡三嫂的表情石化了,两只眼睛死死地盯着那一对交战的手,张开的嘴也忘了闭上。慢慢地,慢慢地,如有神助,两只手在往邵瓦匠一侧偏转,再偏,再偏……

3上一篇  下一篇  
 
《重庆科技报》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重庆市渝中区双钢路3号科协大厦 邮编:400013
技术支持:北京北大方正电子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