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山银水入画来笔尖上的奥秘两个瓦匠“失踪”的通知书
第16版:科技生活·巴渝文学
上一版    
金山银水入画来
笔尖上的奥秘
两个瓦匠
“失踪”的通知书
     
 
重庆日报 | 重庆日报农村版 | 重庆科技报
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3上一篇  下一篇4  
2019 年 07 月 25 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短篇小说连载

两个瓦匠

刘圣禄

  7 老练瓦匠破玄机

  队长等得很无趣,也有些尴尬,起身要走,邵瓦匠既不留,也不回答行与不行,做与不做。

  队长一只脚跨到了门外,回过头说:“邵掌门是要和老婆商量一下?那也行,明天回答我啊!”

  邵瓦匠慢吞吞地抬起头,不紧不慢地说:“我算过了,可能做不了。”

  后来生产队直接就让郗瓦匠开工做瓦。

  邵瓦匠的失败,意味着一方泥瓦工掌门人的地位已经动摇,独步天下的日子已经结束。让他更闹心的是一个春节不得安宁,柳道会天天骂他不中用,空有虚名……邵瓦匠不敢反驳,一是惹不起,二是自己确实整不明白,那点燃料照理说是烧不好瓦的,郗瓦匠为什么敢这样做。

  邵瓦匠的焦虑不安,让我们称快。

  邵瓦匠好不容易在骂声中度过了春节,正月初九出窑了,正好初十晚上生产队放坝坝电影,三乡五里的村民都去看电影了。

  吃过晚饭,夜色很浓了,只有厚厚的云层间漏出一点浑浊的月光。邵瓦匠央求柳道会:“今晚就不去看电影了。”

  柳道会马上问:“为啥子不去呢?”

  邵瓦匠神神秘秘地说:“跟我去干一件大事。”

  昏暗的上弦月照着哗哗作响的滩头,照着一团团黑色的树林,也照着山村的寂静。这时有两个人影在生产队刚出窑的瓦堆周围活动。

  ——邵瓦匠走在前面,先蹑手蹑脚地看了看四周,再凝心聚神地听了听,确认没有什么动静,把声音压得很低很低,对柳道会说:“拿一片瓦!”

  柳道会哭笑不得,很不高兴地说:“我还以为啥子不得了的,不就拿一片瓦嘛,顶多值5分钱……”

  邵瓦匠立即制止她,不要说话,并扯了扯衣袖,细声而短促地说:“放到腋下,走!”

  柳道会大摇大摆地在前面走着,邵瓦匠紧张兮兮地在后面跟着……一进屋,柳道会把瓦递给他,自己去点煤油灯。还没走上三步,邵瓦匠大呼:“不对,有问题!”

  柳道会吓了一跳,忙问:“啥子事,啥子事?”以为家中进了贼。

  邵瓦匠说:“这瓦有问题。”

  柳道会狠狠地说:“说明白点要死呀!”

  不知怎么回事,邵瓦匠破天荒地连续不断地说了好一阵,简直是竹筒倒豆子:“这瓦偷工减料,短了4分多一点,薄了四分之一个指宽,轻了二两。”

  柳道会点亮油灯,好像心里也亮堂了,居然要进行数据量化,做到证据确凿。硬是取来老公平时用的料刀(做泥坯时,最后一步工序用以裁切决定瓦的长度的工具)和一把尺子,量的准确结果是:瓦短了5分;拿秤一称,比自己老公做的成品的通常重量轻了0.21斤;手边一时没有老公做的瓦,厚度差异没比较出来。

  听了柳道会的数据报告,邵瓦匠直跺脚,嘴里不停地说:“完了,完了!”

  柳道会有些不高兴道:“老大正月的,啥子完了?哪样完了?”大声向邵瓦匠呵斥。

  邵瓦匠痛苦地说:“二三十年来我们的小青瓦供不应求,现在要毁了。”

  柳道会或许猜到了邵瓦匠的心思道:“不许现在跟队长说。”给他指点道:“将来买主找上门索赔,影响更大,生产队自然会处罚郗瓦匠。”并且进一步分析:“你既不与郗瓦匠起正面冲突,队长还会上门求你做瓦。”

3上一篇  下一篇  
 
《重庆科技报》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重庆市渝中区双钢路3号科协大厦 邮编:400013
技术支持:北京北大方正电子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