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长安十二时辰》里那些“现代技术”
第13版:科技生活·探索
上一版 下一版  
揭秘《长安十二时辰》里那些“现代技术”
     
 
重庆日报 | 重庆日报农村版 | 重庆科技报
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3上一篇  下一篇4  
2019 年 07 月 25 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揭秘《长安十二时辰》里那些“现代技术”

王良

  近日,电视剧《长安十二时辰》正在热播。不少观众看过后纷纷表示这部剧造型考究,堪称良心制作。剧中不仅对唐代的称谓、礼仪、建筑、服装等制度和风俗都有高度的还原,还隐藏了很多现代的“黑科技”。下面我们就来看一看《长安十二时辰》里这些令人惊叹的现代技术。

  大案牍术vs大数据

  “大案牍术”是《长安十二时辰》中出现的术语,指关于档案的运用。唐代的田赋制度称为租庸调制,“租”指国家配给百姓田地耕种,百姓在接受田地期间交纳一定的租额,年老以后将土地归还国家;“庸”指的是个体所需承担的劳役,每年为国家免费干活一段时间;“调”是指百姓每年要进贡朝廷。为配合田赋制度的推行,地方建立了严密的账籍系统,类似于现在的户籍制度,由州县官员记录属地人口户籍信息、壮丁信息,生老病死、搬迁都需登记在册,根据各家财产多寡分为九等,每三年重造一次。所以,唐朝有很多的档案和卷宗资料,这套完备的档案系统也就为“大案牍术”的可能性提供了数据基础,而徐宾正是在此基础上结合术数,提出了“大案牍术”的概念。

  在剧中,徐宾利用大案牍术,找到长安城符合刺杀狼卫行动的“张小敬”,无论是破案调查,还是搜寻可疑人员,都可以做到。

  而现实中,大案牍术就相当于现在的大数据。大案牍术是一个结构健全的大数据平台,记录了各种人员信息,监管者可以利用系统随时调阅各种项目的明细,从而进行调查、分析,最终通过线索挖掘出事情的真相。

  随着近年来人工智能及大数据、云计算进入爆发时期,依托三者进行的数据分析、数据挖掘服务已逐渐成为各行业进行产业升级的载体,缓慢渗透进我们的工作和生活,成为新时代升级版的智能“大案牍术”。  

  望楼传信息vs 5G技术

  望楼,古时用作古代战争中观敌瞭哨。如果说大案牍术是唐代的大数据分析,那么望楼就是这些大数据的来源之一。

  在剧中,排列整齐如棋盘一般的一百多个里坊、城内各处分布着的被称为望楼的高塔。而它的用途主要是监控舆情和实时传递信息。当突厥狼卫入城后,在望楼上实时传递狼卫动向给静安司的人,其一系列操作让人眼花缭乱。只见在他们的操作下,九宫格一般的“窗格子”不断发生各种变化,而每次变化都有着对应的信息和含义,很快被传递到对应的望楼。在张小敬一路追捕狼卫的途中,甚至还射出了带黄色烟雾的箭,实时指引着追捕的方向。

  陕西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于赓哲教授表示,望楼在唐代是有的,但它只是野战时军营里搭建的瞭望塔,一般是由木头搭建的。电视剧里的情节应该是作者虚构的,剧中的望楼更接近于长安城东市、西市中设置的旗亭,它是一种固定建筑,并不设在里坊。它可以起到瞭望作用,但不叫望楼,也没有那么复杂的信号系统。

  从古至今,人类对通信的追求是一以贯之的,希望传递速度越来越快、信息越来越丰富、安全性越来越好。烽火台传递信息快,但信息量太少了;快马传递书信信息量大,但速度有点慢,还容易丢失。而在今天出现了更高效的信息传递,那就是5G技术。

  5G技术便捷、快速、覆盖广,给我们的生活带来许多便利。《长安十二时辰》的节奏完全是现代的,甚至是未来的,生活在大唐的人们不可能有如此的办案能力。而我们现在采用5G大带宽、低时延网络传输可提升视频帧率,在采用相同的人脸识别算法下,5G可将人脸识别频率提升6倍。远距离物体识别能力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图像的分辨率,5G网络将4K/8K超高清视频实时传送至边缘云进行AI分析,可实现机器视觉超越人类视觉,实现更广域的监测。在5G大带宽、低时延网络连接下,高空鹰眼、城市摄像头和安保人员佩戴的安防AR眼镜实时联动,信息共享,从而提升安防效率。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在现代社会中, 5G网络的运用,让犯罪分子难有藏身之处。  

  长安城沙盘——唐代的无人机

  搞定了数据挖掘,如何有效部署城防安全?长安城沙盘让这一问题有效解决。长安城沙盘相当于一个城防利器。虽然如今它最广泛的应用场景是在售楼处,但在一千多年前,普通百姓连城市地图都不能合法拥有,这个真实复刻长安城内大小楼宇(皇宫除外)的沙盘有着极其重要的军事价值。结合望楼体系,靖安司如同拥有了一个可以鸟瞰全城的无人机,可随时了解被追踪目标的坐标,及时进行指挥调度。

  相关链接》》

  《长安十二时辰》里的冷知识

  子午簪的插法

  易烊千玺剧中常戴的道冠有两种:“玉清莲花冠”和“上清芙蓉冠”,这看似简单的头饰里面也藏着不少知识。他所饰演的李必原型为横跨玄宗、肃宗、代宗、德宗四朝的传奇人物李泌,《旧唐书·卷一百三十·列传第八十》对其记载为:“少聪敏,博涉经史,精究《易象》,善属文,尤工于诗,以王佐自负。”年少就显露出聪慧的他,7岁得到唐玄宗赏识,被称为神童。后参与平定安史之乱,计困吐蕃,辅佐德宗,可以说是唐朝的风云人物之一。出身于道教世家的李泌是上清派的道士,一生崇尚出世无为的老庄之道。

  在唐朝,道教为国教,许多皇帝、官员都有道士经历。那时所有的成年男性都必须戴冠,它是一种身份的象征。可道家人佩戴的道冠却有所不同,道冠有黄冠、五岳冠、星冠、莲花冠、五老冠几种,刚入门的道士并没有资格佩戴莲花冠,莲花冠一般为掌教之主佩戴,从现存的道士最早画像《老君变化十世图》中,就能找到同款道冠。因此,剧方解释易烊千玺所佩戴的道冠,不仅是为了突出他的信仰,也能更直观地呈现他的身份地位。

  叉手礼  

  “凡叉手之法,以左手紧把右手拇指,其左手小指则向右手腕,右手四指皆直,以左手大指向上。如以右手掩其胸,收不可太着胸,须令稍去二三寸,方为叉手法也。”宋人所著《事林广记》中,对叉手礼有着清晰的记载。叉手礼应双手手指交叉在胸部而示敬,无论男女老幼都可行此礼。在《长安十二时辰》的第7集中,靖安司中的一群工作人员在表示自己坚守岗位的忠心时,都统一在行叉手礼,表示恭敬。

  不良人

  《长安十二时辰》不仅对话颇具古风,还包含不少生僻字,连剧中的片尾曲、插曲都是根据李白所作的诗改编。这让不少观众看得一头雾水,其中,不少有意思的名词背后也藏着故事。

  “不良人”,按照字面理解容易认为是坏人,但在唐朝,其实是主管侦缉逮捕的官差。它属于唐代基层治安机构。古书《称谓录》在“吏”一条中引《说铃续》记载:“缉事番役,在唐称不良人,有不良帅主之,即汉之大谁何也,立名甚奇。”

  不良人主要负责基层的治安,清朝人认为他们的职责与清代民间俗称的“番子”职责类似,而番子“专司缉捕盗贼,访拿逃亡嫖赌凶棍等事,其他概不能预”。可以看到的是,雷佳音扮演的张小敬就曾为不良人,因做了违法之事被关押判刑,李必自作主张给他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便成为了故事的开端。

3上一篇  下一篇  
 
《重庆科技报》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重庆市渝中区双钢路3号科协大厦 邮编:400013
技术支持:北京北大方正电子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