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十二时辰》里的何家村宝藏之谜重庆老地名故事——上清寺
第13版:科技生活·探索
上一版 下一版  
《长安十二时辰》里的何家村宝藏之谜
重庆老地名故事——上清寺
     
 
重庆日报 | 重庆日报农村版 | 重庆科技报
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3上一篇  下一篇4  
2019 年 07 月 11 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大唐遗宝

《长安十二时辰》里的何家村宝藏之谜

央央

    电视剧《长安十二时辰》剧照。

  天宝初年的一天夜里,长安的天光还没到来。皇城南边的兴化坊里,一群人趁着夜色,把来自宫中的金银玉器放入两个陶瓮,又把陶瓮埋到地下。天亮之后,骠骑大将军郭利仕收到消息后松了口气,他秘密下令,那个地方的代号改叫“何家村”。两年后的上元夜,曾经的不良帅张小敬追查狼卫时,得知了一个隐藏的秘密:郭利仕借用职权,从宫中偷金器,而埋藏的地方,就叫作“何家村”。可连对长安了如指掌的张小敬和葛老,也从未听说这个地方。这是最近热播的电视剧《长安十二时辰》里的故事情节。

  如果你没去过西安,也没看过《国家宝藏》,可能会忽略《长安十二时辰》里这段细节,但如果你是西安人或者去过西安,你肯定会知道,何家村这个埋藏大唐遗宝的地方是真实存在的,从这里出土的文物震惊了整个考古界。何家村遗宝的主人是谁?精美的器物有哪些?他们来自哪里?为什么要埋入地下?下面我们就来解读何家村宝藏之谜。

  天子脚下的宝藏

  1970年10月5日,西安市南郊何家村的一个基建工地上,一大批民工正在挖地基。当挖到距地表不到一米的土层时,突然发现一个陶瓮。好奇的人们打开瓮盖,一瞬间,闪闪的金光破空而出。随后,考古人员在第一个陶瓮出土地的北侧不远处,又找到了第二个陶瓮和一个小银罐。一个深埋地下多年的宝藏和秘密就此打开。两个陶瓮和一个小银罐,一共出土了1000余件宝贝。其中金银器皿271件,银饼22件,玛瑙器3件,琉璃器1件,水晶器1件,等等,还有金箔、玉材、宝石。而里面光钱币就有39种,有大唐的,有西域高昌国的,有日本的,有波斯的,有东罗马帝国等等。

  何家村窖藏出土的银铤、银饼、银板上面留有文字,这些文字涉及年号、地区、赋役种类等,这可以帮助我们进一步了解唐代的经济制度。此外22枚银饼中有4枚是庸调银饼,为庸调银实物的首次发现。窖藏中还出土了丹砂、紫石英、白石英、钟乳石等贵重药材和炼丹器石榴罐、煮药器双耳护手银锅、单流折柄银铛、单流金锅及许多贮药盒、饮药用具,显示了唐代药物学的发展与成就,反映了唐代炼丹的盛行,是研究中国医药史与化学史的重要证据。许多金银器上都用墨书标明每件器物的重量,反映了唐人管理金银器的方法,也为测定唐代衡制提供了条件。经测定,唐代每两平均数值为42.798克,一大斤为684.768克,这是目前对唐大斤最精确的测定数据。

  谁是这些宝藏的主人

  经过考古工作者的钻探并对照文献记载,初步判断何家村金银器窖藏所在地位于唐长安城兴化坊内。这批珍宝均为唐宫廷之物。那么何家村遗宝的主人又会是谁呢?自遗宝出土后,学界关于遗宝主人的争论就从来没有停止过。  

  推测一:窖藏珍宝为李贤的儿子李守礼。专家们认为,遗宝出土地点是邠王府附近,由此推测,在地位上可以和拥有这批文物相匹配的,可能是邠王李贤的儿子嗣邠王李守礼。但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教授齐东方认为,李守礼早在安史之乱十几年以前就死了,所以把遗宝和他联系起来有一定的困难。此外,史书记载,李守礼是挥霍无度、放荡不羁的人。他这样的人,手里若掌握着这么大量的财宝,很可能就挥霍掉了,不大可能留在自己的手里还去借债。所以这批东西很难推测是李守礼的东西。

  推测二:窖藏珍宝为唐代尚书租庸使刘震所埋。陕西历史博物馆和北大的专家学者们在深入查阅文献后认为,何家村遗宝的主人应是唐代官位显赫的尚书租庸使刘震,租庸使的职责之一就是保管朝廷的财物。所以,何家村遗宝可能是收缴上来的庸调及保管的宫廷珍宝。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教授齐东方说,据史书记载,租庸使刘震当时就居住在窖藏出土的兴化坊中。遗宝的埋藏年代应在唐德宗建中四年(公元783年)爆发的泾原兵变中。据《唐两京城坊考》记载,泾原兵变时,刘震让人押着“金银罗锦二十驼”出城外逃,自己则与家人随后赶来。齐东方这样推测:在突遭战乱时,连皇帝都逃离京城,谁也无法预料未来会如何。而有权力处置官府财物的刘震先派外甥王仙客押载金银财宝二十驮出逃,而自己则和家人随身携带经精心挑选的宫廷珍宝去汇合。可后来刘震当时做了叛军的命官,在唐军收复京城之后,刘震夫妇被问斩。这应是这批珍宝被埋藏在地下,一直到出土前都无人知道的原因。 但因为历史久远,对这批窖藏是谁埋的、在什么情况下埋下的问题更多只能停留在推断,具体是谁,还需要进一步探索。

  盛唐长安的悲与欢

  《长安十二时辰》的原作者马亲王曾说过,他之所以把故事放在天宝三载,是因为这一年长安没发生什么大事,这样更容易让人聚焦到长安的生活细节。可实际上,这一年虽没有大战大灾,却有几个影响大唐未来的小事。第一件小事:大唐的头号偶像、诗仙李白,离开了长安这个大唐文艺中心。第二件小事:李白一路向东,在这一年夏天遇到了杜甫。这两件小事描绘出一个不同于人们认识的盛唐:李白想做宰相,却只能“笑入胡姬酒肆中”。这一年离世的贺知章(剧中“何监”),面对官场的阴暗,也只能“眼花落井水底眠”。马亲王把盗宝引向高力士(剧中的郭利仕),或许也隐喻了长安的“表里不一”。在这种表里不一之下,和天宝三载的第三件事便是那一项至关重要的人事任命:唐玄宗任命安禄山兼范阳节度使。没有人想到,这项任命后仅仅十年,一场比阙勒霍多(剧中被称为末世火劫)还要大的灾难就降临到长安。这些小事糅杂在一起,最终影响了大唐的命运。或许正是这一盛世悲歌,才能让这批宝藏,最后只能在动乱和杀伐中深埋地底,沉入黑暗,直到千年后才在偶然中得见天光。

  何家村窖藏文物的出土,对理解、探讨、阐发器物的历史背景和文化内涵有极大帮助。千余件精致豪华的器物浓缩着盛唐的生活印记,如同一扇推开的窗户,让现在的人们穿越时间阻隔,遥望盛唐华贵的同时,也带来一个个千古之谜,让喜欢它们的人们追寻和探究下去,而这或许是何家村遗宝的另一种魅力。

3上一篇  下一篇  
 
《重庆科技报》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重庆市渝中区双钢路3号科协大厦 邮编:400013
技术支持:北京北大方正电子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