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力綦城操场边的小叶榕两个瓦匠往事风帆母亲的照片
第16版:科技生活·巴渝文学
上一版    
魅力綦城
操场边的小叶榕
两个瓦匠
往事风帆
母亲的照片
     
 
重庆日报 | 重庆日报农村版 | 重庆科技报
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3上一篇  下一篇4  
2019 年 07 月 09 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短篇小说连载

两个瓦匠

刘圣禄

  2 顽童捉弄邵瓦匠

  哪怕中午收工,邵瓦匠也要把泥弓上的泥洗干净,甩了又甩,再斜拉衣襟下摆把钢丝上的泥水擦干净,再用随时带在身边的木棍把泥弓、瓦桶、桶衣穿起来,扛在肩上带回家去。光说那根木棍子就让我们着迷,近三尺长两头匀称,滑溜溜没一个节,可用作我们小伙伴扮演孙悟空时的金箍棒,但在他手上就成了丐帮帮主的打狗棒。我们的愿望一直落空,就一直讨厌他,总想找机会惩罚他。

  我懒洋洋地走着去找邵瓦匠,不时高举一根荆条,狠狠地抽打在路边的枯草上,像打在邵瓦匠头发稀疏的脑袋上一样解气。头脑中继续回放着那些令人不快的片段。

  最让我们眼馋的是做瓦坯。邵瓦匠两手端着从泥墙上割下的泥皮,围在瓦桶上,左手再握住桶柄稍稍用力带动车盘旋转,同时右手的弯板蘸上水,由下而上逐渐加压,把泥皮抺光,上部变薄,这样逐步转动向前推进,并时而拍打,让厚处薄下来,让接头处完全粘在一起。听大人讲,这需要手上劲大、灵活、力道恰当。依我看,他可能手腕脱臼了,不然怎么能这样灵活,一眨眼工夫就做好了一桶泥坯,水光水光的坯子,与他一脸早衰的皱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再看,他把泥坯桶往草木灰(或糠壳)上一杵,有点像糍粑蘸黄豆面儿,很有趣,然后送到晾晒场上。这么好玩的把戏,不给工钱,我也会玩几天不腻。但没半点商量,这绝对是不让我们摸的。

  我们一帮小伙伴一致认为,他技术再好,离了那盆水肯定是不行的,于是一个惩罚的办法出来了:趁他回家吃午饭,我们把水倒掉,每人往盆里撒一泡尿。下午,邵瓦匠又用那根叫花子棒棒扛着工具,不紧不慢踱着逍遥步来上工了,他做了十几桶泥坯才发现气味不对。把水倒了,盆子、弯板、瓦桶、桶衣拿到堰塘边,洗了好几遍,然后换上清澈见底的水。我心想,你是要防治传染病呀。更解气的是邵瓦匠踢泥坯桶。平日里连泥巴他都视为宝贝,现在用脚踢半成品。嘴巴噘得能挂二十四把尿壶,提起旋风腿一脚一个泥桶,那未干的泥坯,有点像人的腰杆挨了重重的一记闷棒,瞬间瘫了下去,更像气球扎了针,一下就瘪了。我们躲在林子后,看他脚踢泥坯桶的神情,开心极了。看来,说邵瓦匠傻还不够,应该是很傻。当时就想,这又不是用来吃的!再说,烧成瓦了难道还有尿骚气?

  也许从没有这样解气过、开心过,小伙伴中有人没忍住就笑出声来。这个被“戏弄”的闷葫芦终于开口了:“哪个打短命的做的傻事?”一个淘气的小伙伴指着我说:“嘿,儿子骂老子了!”然后大伙一窝蜂撒腿跑了。

  邵瓦匠最拿手的绝活是收泥坯,只见他两手一拍,泥坯桶干净利索地裂成四块,眼睛还来不及看就已经自动地叠在了一起,一只手提到垛子上,堆码成逐级收缩的圆锥体。动作麻利如耍杂技,小伙伴们一个个都看呆了。光那拍的洒脱,裂的声音,再自然而神奇地重成一叠,十分诱人,也非常刺激视听神经。但我们是参与不了收坯的,只希望他多报废一些,好捡去打水漂。破瓦片薄薄的,还有弧度,是小伙伴求之不得的水漂材料,要是参加比赛,用废瓦片打水漂一定能取得好成绩。可是,一批瓦做下来,没几块报废的。依我说,这样的人要是啃骨头,狗都会嫌他。

  做坯子人少,烧瓦就更热闹了。我们可以去打闹玩耍一天两天的。但一到闭窑,该死的邵瓦匠就要神乎其神地“戒严”了。他用带刺的树枝阻断道路,不准小孩子进去,畜生也不能进去,还要叫主人家派人值守。我常骂:“把我当畜生了不成?”他辩解说:“怕一不小心弄穿了窑田(在窑子上口,用稀泥做成小田,盛水给窑内的瓦降温),窑田水大量流下去,轻则影响质量,重则全部报废。”

  …………

  总之,他有很多理由与我们过意不去,我们也有很多想玩的一直没实现,骂他使用频率最高的方言就是“不落轿”(给人制造麻烦,不给人方便)。为此,有人建议要发展和寡三嫂新进门的男人郗瓦匠的“友谊”。

3上一篇  下一篇  
 
《重庆科技报》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重庆市渝中区双钢路3号科协大厦 邮编:400013
技术支持:北京北大方正电子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