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力綦城操场边的小叶榕两个瓦匠往事风帆母亲的照片
第16版:科技生活·巴渝文学
上一版    
魅力綦城
操场边的小叶榕
两个瓦匠
往事风帆
母亲的照片
     
 
重庆日报 | 重庆日报农村版 | 重庆科技报
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3上一篇  下一篇4  
2019 年 07 月 09 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操场边的小叶榕

龙泽平

  在区市政局的大力支持下,我们学校的绿化提升了一个很大的层次。清风拂面,空气清新,走在校园的每一处,都会有走进了公园中的感觉。茂盛的黄葛树,高大的香樟,内敛的桂花,密集的灌木丛,朴素的花草,高低错落,疏密有致,搭配得当,姿态各异,布局考虑得极有层次,相当专业,让人赏心悦目。走在这样的校园里,仰头看看蓝蓝的天空游着棉絮似的云朵,我心里便不由得像草坪一般冒出了些许嫩绿的成就感。

  “我们的校园真美啊!”师生们在我面前啧啧称赞。我的心里舒坦得像大热天喝了一杯凉蜜水,甜甜的,爽爽的。

  “你们的校园好美啊,像一座公园!”走进校园里的家长和社会各界朋友,总是情不自禁地发出这样一声赞叹。

  不过,在不绝于耳的赞美声中,我的目光,更多地投向了操场边的那21棵小叶榕。它们已在那里默默地坚守十多个春秋了。

  十多年前,它们来之不易。

  那时候,学校满目疮痍,一幅衰败不堪的景象。那是学校刚刚从沉沦中走出来,却又举步维艰的困难时节。没有像样的操场,没有像样的道路,没有像样的教室,没有像样的设备,似乎连一点儿希望也没有,甚至夜里的星星也只是散淡的沙砾。

  “怎么办?”我仰望星空,双眉紧锁地问自己。

  “先修路。”冥冥之中,有一个声音对我说,“有了路,就有未来。”

  于是,我就争取上级领导的支持,修了两条像样的路。

  接着,修操场,平整田地,一步一步地从煤屑操场,到水泥操场,再到今天的塑胶运动场。这其中的甘苦,谁解滋味?学校的每一步向前,谁知道浸透了跋涉者多少心血和汗水?

  21棵小叶榕,就是在刚刚有了煤屑操场的时候到来的。

  它们的到来,源于别人的施舍。

  它们的到来,完全是别人的恩赐。

  它们在当时,纤小、羸弱、不堪一击,让人质疑它们能否禁得住风雨的洗礼。尤其是在贫瘠的土地上,它们能否存活下来,我们都在心里打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有人见了,不屑地讥讽道:“你这哪里是栽的树啊,你简直是栽的牙签!把它们扔了,栽大树!”

  我连忙陪笑脸,嗫嚅着说:“我也想栽大树啊。可是……经费……我们没有经费啊……这些小树,可是来之不易啊!”

  自己的孩子自己疼,我最终没有舍得抛弃它们,我相信它们的渺小是暂时的,只要它们能够活下来,就会长成大树。

  这些都是往事,往事总是不堪回首。好在这些牙签似的树很争气,它们随着学校的迅速崛起,在别人歧视的眼光中不声不响地一天天长大,由当年的主干直径不过八九厘米长到现在的接近30厘米大了。经过十多年风雨的磨砺,见证了我们学校由弱到强的发展变化。

  我庆幸当年没有嫌弃这些“牙签”。在学校的绿化得到了提档升级的今天来审视它们的存在,我百感交集,五味杂陈,深以为我见证了它们的成长,它们也见证了我十几年来办学的艰难与辛酸。我常常去它们的树冠下躲阴,拍拍它们挺直的腰杆,凝视着它们与那些参天大树一起为学校吐绿,为学校争春,为学校添彩。

3上一篇  下一篇  
 
《重庆科技报》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重庆市渝中区双钢路3号科协大厦 邮编:400013
技术支持:北京北大方正电子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