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花事两个瓦匠吹不散的时光(外一首)
第16版:科技生活·巴渝文学
上一版    
花事
两个瓦匠
吹不散的时光(外一首)
     
 
重庆日报 | 重庆日报农村版 | 重庆科技报
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3上一篇  下一篇4  
2019 年 07 月 04 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短篇小说连载

两个瓦匠

刘圣禄

  1 古怪瓦匠三宗罪

  将近年末,父亲在堂屋忙着补编旧竹篓,准备明天担一些猪崽到20里外的集市上去卖。父亲不时跨出门槛看天色,他怕明天下雨:担子重、路途远事小,要是路滑,赶场的人少了,猪崽贱卖那就惨了。

  我和几个小朋友玩得正起劲,父亲叫我不要玩了,赶快到后山邵瓦匠那儿去,请他看一看明天是否下雨。我原本就讨厌那邵瓦匠,父亲又打断了我的玩耍,我没好声气地回了父亲一句“你不是在看嘛!”父亲手上正拿着一块大大的竹片,抡得老高,朝我打过来,好在我跑得快,逃过一劫。

  路上,心里骂了千百遍那装神弄鬼的“骚瓦匠”,你会看什么天气哟,鬼才相信!叫他“骚瓦匠”,或许是“邵瓦匠”的谐音,或许是“烧瓦匠”的变调,反正一帮淘气的小伙伴叫骚瓦匠他就急,我们就乐。

  邵瓦匠大名邵精明,家族中比我小一辈。他四十好几,我十一二岁。因讨厌他,也因我长他一辈,或许因我是孩子中的淘气包,从没像大人一样尊重地叫他一声“邵掌门”。但父亲是不准我这么叫的,让我叫他“瓦匠大侄子”,或者让我叫他“精明侄子”,可我怎么都觉得别扭,叫不出口。

  邵瓦匠的所作所为实在令人讨厌。

  20世纪70年代,农村小孩子的玩法本来就很少,玩火、搞水、耍泥巴,是我们的最爱。

  瓦匠活儿,首先要取泥,沙泥不行,黄泥不行,杂质多的不行……新做一家的瓦匠活,邵瓦匠总要用一天半天的时间去找泥巴来源。还常常把一块水田放干,去掉上面的泥层,取下面又润又没有杂质的泥巴,我们从没玩过这么讲究的“上等材料”。有人说他在变着法子偷懒,混人工钱,开始我是附和这个观点的,后来,他做包工活儿,也是这样选择泥巴原料,他老婆骂他傻,我才改判:“邵瓦匠傻,是一定的!”但邵瓦匠却不在乎别人怎么说,他始终坚持这样做。也正因为如此,邵瓦匠把泥巴看得比他家柜子里的米还金贵,是不准我们摸的,害得我们只能趁他撒尿呀、转身呀……偷偷地抓一团就跑,拿去捏泥人、抟汤圆什么的。一经发现,他准会吼叫,很恼人。有时还要追几条田坎,机灵的小伙伴会转身把泥巴砸在他脸上,趁机脱身。我实在想不通,你有这么多泥巴,要一点怎么了?再说,这是生产队的泥巴,又不是你私人的,为何这般跟我们过意不去。

  泥取上来后,接着要练泥,就是光着脚在上面反复踩,跟厨房揉面相似。那可好玩了,光着脚丫子,在上面踩来踩去,一定很过瘾。但邵瓦匠硬要划出一块属于自己的神圣领地,一见了我们就赶,“到别处玩儿去!”口气很硬,没有半点余地,真恨死他了!但又拿他没办法。听大人说,邵瓦匠的脚底皮子没有一般农民的厚,挑重担还会磨出血,都是练瓦泥磨的。我倒有一阵子幸灾乐祸,总想看看他挑重担的样子,可一次也没看到。

  等到泥巴的黏性出来了,就做成泥墙,一米多高,近二尺长,六七寸宽,有棱有角,在我眼里那简直就是泥雕,反正我们小孩子是没法把一堆泥巴弄方正的。那邵瓦匠像变戏法一样,用手里的泥弓把凸出的部分切掉,补在凹陷处,反复切补,一堆瘫在地上的泥巴就变成矗立的泥墙。我不服气,只道他有那张弓,奈何小孩子无从弄得。我曾想把家中宽板凳一端的两条腿取下来,在两脚下口绑上细钢丝就可以仿造出一张泥弓来玩泥巴了。但这无异于搞破坏,要掂量屁股遭殃的风险。更糟糕的是,听说邵瓦匠那根细钢丝来得很不容易。那年头,公社场镇没有专门的五金店,供销社也没这玩意儿卖,还一定要强调纯钢,才能承受更大的张力。钢丝越细越好,切泥的阻力小,切出来的泥也光滑。听说邵瓦匠背着老婆花了两块钱,找了他老表的舅子的妹夫,才从哪个大城市带回来的。那时,做一窑瓦的泥坯常常只有10元工钱,难怪他婆娘骂他傻,骂他败家,别人用麻绳可以解决你却偏要穷讲究。他一点也不生气,还很乐和,好像在坡上捡到了一砣狗头金,乐滋滋地摆弄他的钢丝:量了又量,比了又比,按自己的泥弓和推推儿(像放大版的“T”字形刮胡刀架,用来从泥墙上取下泥皮的工具)的尺寸,不多不少地取下两段来用,剩下的用煤油一泡,再剪一块肥料口袋上的塑料膜洗净晾干,把钢丝包上若干层,最后放在谷子柜子的中间,别人要看一眼都不行。为这事儿,他婆娘也骂了几回:“我们的结婚证你都没保管得这么好!”邵瓦匠有了这些工具,切起泥来,虎虎生风,上下翻飞,简直就像快刀打豆腐,煞是好玩。我们奢望着拿来玩一玩,但奢望总归是奢望,别说拿过来用,摸一下都不行。于是想趁他收工了我们再去拿来玩一玩……

3上一篇  下一篇  
 
《重庆科技报》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重庆市渝中区双钢路3号科协大厦 邮编:400013
技术支持:北京北大方正电子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