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隆平专门给他写信祝贺他采集到已宣称被灭绝的崖柏标本
第04版:科技工作日特刊 人物
上一版 下一版  
袁隆平专门给他写信祝贺
他采集到已宣称被灭绝的崖柏标本
     
 
重庆日报 | 重庆日报农村版 | 重庆科技报
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3上一篇  下一篇4  
2019 年 05 月 30 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40多年采集30万份药用植物标本
他采集到已宣称被灭绝的崖柏标本

重庆日报记者 夏元

    刘正宇。受访者供图

  人物名片

  刘正宇,重庆药物种植研究所中药资源中心研究员。在40多年科研工作中,采集各类药物植物标本30多万份,先后主持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国家林业局及重庆市科技、卫生类等课题78项,发表学术论文155篇,主编或参编著作16部,获各级科技成果奖47项。

  “找刘正宇?他这几天又进金佛山里面采药去啦,山里信号不好,你想采访的话恐怕得等一等。”重庆药物种植研究所工作人员如是说。

  现年67岁的刘正宇,重庆药物种植研究所中药资源中心研究员。常年在深山密林里实地开展药用植物,特别是珍稀濒危物种的调查研究,足迹遍及金佛山、贡嘎山、岷山等周边山川。

  刘正宇与药物种植研究的缘份传承自在重庆药物种植研究所工作的父亲。童年时,刘正宇时常跟随父亲上金佛山采集药物标本,对各类“花花草草”十分熟悉。

  读小学时,刘正宇患上脑膜炎,在医生摇头、医院拒收的情况下,家人把他背回家。幸亏村里一名老中医,用金佛山上采摘的草药救了他一条命。在“鬼门关”走过一遭的刘正宇,矢志要投身药用植物研究。

  言出必行。从1975年进入重庆药物种植研究所至今,刘正宇每年有200多天都在野外搜集、调查研究药用植物。

  “越是珍贵的药物植物,越是生长在陡峭的悬崖绝壁上,往往需要采集者徒手攀岩采摘。”刘正宇回忆说,为了采摘那些珍稀植物,有好多次他完全是靠一双手抠着石头缝慢慢向上爬,然后凭记忆再慢慢一步步踩着缝隙爬下。

  在刘正宇采集到的30多万份药物标本中,最珍稀的是一株裸子植物——崖柏。这种起源于恐龙时代的植物,自1892年法国植物爱好者法吉斯在重庆城口县咸宜溪采集到标本后,再也没有出现在世人面前。为此,崖柏一度在世界上宣称已灭绝、从世界自然保护名录中被除名。

  1999年,刘正宇带领工作小组走进大巴山深处,在陡坡峭壁上进行搜索,经过3个多月风餐露宿,最终在城口县明中乡龙门村发现了已消失百年的古崖柏树。随后,他们以此为中心,又在咸宜乡葛藤村的密林中发现了高大的崖柏群落,紧接着又在葛藤村交界的开县(现开州)境发现了崖柏,共计5000多株。2003年,重庆大巴山自然保护区被国务院批准晋升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很大程度是因为崖柏野生群落的发现。

  从事药用植物研究40多年来,刘正宇有不少研究成果相继转化为项目,造福于民。例如,他发掘出分布在金佛山海拔1000米以上的南川大茶树生长特性和经济价值,让原本只有3-4元钱一斤的大树茶卖到近千元一斤,帮助当地农户脱贫增收;他在酉阳发现大面积青蒿野生资源,推动了当地青蒿素药厂的建立……

  受刘正宇影响,他的儿子刘翔也子承父业到重庆市中药研究院供职,从事中药研究和开发工作。用刘正宇的话说,他希望儿子替他接着把这份事业做下去,让中药研究造福社会,为公众带来健康。

3上一篇  下一篇  
 
《重庆科技报》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重庆市渝中区双钢路3号科协大厦 邮编:400013
技术支持:北京北大方正电子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