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落无声迎新年一箱腊肉新年第一天钟声
第16版:科技生活·巴渝文学
上一版    
雪落无声迎新年
一箱腊肉
新年第一天
钟声
     
 
重庆日报 | 重庆日报农村版 | 重庆科技报
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3上一篇  下一篇4  
2019 年 01 月 03 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雪落无声迎新年

乔加林

  雪落无声迎新年,季节的变换,岁月的流逝,狗年即将离去,猪年就要到来!

  周末,很想睡个懒觉,却被楼下孩子们的喊叫声吵醒了!小朋友们在楼下喊着堆雪人喽!站在床边望向窗外,发现小区内的路面、草坪、楼顶,停在路边的汽车早已被大雪覆盖,窗外早已是银装素裹。雪落无声,就像花开花谢一样,连一丝响动都没有。大人和孩子们盼望已久的雪,终于在夜间如期而至,没有惊扰到屋内熟睡的人。

  雪花就是冬的精灵,它会让你兴奋、温馨和惬意。雪的纯洁埋葬了空气中的污浊,给万物搭建了别具一格的洁白舞台。街道、河两岸以及小区内的柿子树、银杏树、石榴树……落叶已从枝头落尽,雪便在枝头上结成了一个个洁白的如梦幻一般的苞儿,白得晶莹剔透;团结河两岸那一串串红色的野果被积雪包裹着,中午在阳光下显得是那么娇艳动人,白里透着红,为这洁白的世界平添了几分美丽,它们细细碎碎地缀满在河道绿化风景带上,整齐而严谨,为这萧条凄凉的季节增添了几分热情与优雅。

  记得四十年前,乡村的孩子们冬天里最常见的游戏之一就是打雪仗、堆雪人。有的用木掀,有的用铁锹,也有的用锅铲把厚厚的积雪堆起来,再用手进行加工,经过仔细修饰,画上大眼睛,带个礼帽,围个围巾,一个个可爱憨厚的雪人就呈现在人们面前。如果赶上气温低,没有太阳时,雪人能保持好几天啦!童年的冬天就是在这样快乐的时光中度过的,丝毫没有感到生活的艰难和不易。

  儿时的乡村污染很少,那时乡村的雪格外白,格外亮,格外的纯洁。雪,洁白而干净,雪,不仅能看、能赏,而且还能吃。周末的早晨,我带着读初二的女儿来到了淮北民主抗日根据地纪念广场。平时热闹非凡的广场,这几天如睡美人一样,安安静静的,平整光滑的地砖上,铺上了一床银色的绸缎,那么柔软,那么光滑。站在雪地里,仰起头,闭上眼,任雪花肆无忌惮地亲吻着脸颊、眼睛、鼻子、嘴唇,丝丝凉凉的感觉,真的好享受啊。女儿弯下腰,以手当铲,捧起一把,细细端详,细碎的雪,像盐粒、像细沙、像棉花,晶莹剔透,洁白无瑕,低头闻闻,还塞了一点在嘴里。不经意间,女儿在一棵桂花树前面堆起一个大雪人,随后又和别的小朋友打起了雪仗。

  我的家乡,是一个用水诠释的地方,已有十年没有下一场像样的雪了!很多孩子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大雪,拉着爸爸妈妈向屋外飞奔,要与大雪亲近。小区、公园、路边各种模样的大大小小的雪人犹如雨后春笋,雪景里的雪人也成了大人和孩子们拍照的道具。

  雪,它飘飘扬扬地洒了一地,如同换了一片新天地。雪落,是一个梦想酝酿的过程,瑞雪兆丰年,更是一个新年吉祥的预言,也是下一个春天绚丽与精彩的预报。

  大雪封路,道路冰滑,公交车也已停运,上班最好的选择就是步行。步行途中,踏着吱吱直响的积雪,让我再次回想儿时乡村冬天里雪花纷飞的情景。小时候,在雪地里堆雪人,玩雪球、打雪仗。顽皮的小伙伴,会将捏好的雪团打向你或塞进脖子里,冰得连蹦带跳。口渴了,会跑到屋檐下把冻溜溜打下来吃。广袤的田野里深绿的麦苗盖着大自然赐予的厚厚雪白的棉被沉睡在酣梦里,觅食的麻雀、灰褐色的野鸽子掠过寂寞的村庄,在麦秸垛上玉米秆堆里苦苦搜寻,那咕咕的叫声和叽叽喳喳的吵闹显得无奈却富有情趣。草屋檐下的冻溜溜足有一米多长,河道里冰冻足有一尺多厚,行人过河不需要再绕道走桥上过,不论你体重多重,河道里的冰足够承载你平安走过。

  雪飘舞着,阡陌上的行人极少,女人们都会围在火盆旁做针线活,男人抽着旱烟。辛苦一年的庄稼人,只有这时才能真正感受到冬的那份惬意与安详,才能真正听懂冬雪的韵味与深情。雪,飘逸而随和;雪,高贵而美丽;雪,坦白而诚实,只想用自己的身躯将冬眠的植物浸润,让劳苦的庄稼人来年有个好收成。

  雪落无声,叩响人间,便是这样一幅生动逼真的自然风景画。当雪花穿越时空,童年的梦也随着雪花的记忆落满花絮,四十多年的光景就这样匆匆流过。

  喜欢飘雪的日子,喜欢在雪中拍照,安静地赏雪。

  (作者系中国青年作家协会会员,江苏省散文学会会员,宿迁市作家协会会员。)

3上一篇  下一篇  
 
《重庆科技报》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重庆市渝中区双钢路3号科协大厦 邮编:400013
技术支持:北京北大方正电子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