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盛黑山镇 聚焦职责查问题强化督办抓落实从“城里娃”到说方言的“自家人”城口下雪了,他们又进山了南川区投用新时代文明实践“中央厨房”首届中国三峡库区生态保护法治论坛今日在开州开幕
第010版:重庆新闻
上一版 下一版 
万盛黑山镇 聚焦职责查问题强化督办抓落实
从“城里娃”到说方言的“自家人”
城口下雪了,他们又进山了
南川区投用新时代文明实践“中央厨房”
首届中国三峡库区生态保护法治论坛今日在开州开幕
    
 
重庆日报 | 重庆日报农村版 | 重庆科技报
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3上一篇  下一篇4  
2019 年 11 月 07 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第一书记在干啥?
巫山起阳村第一书记罗玺:
从“城里娃”到说方言的“自家人”

本报记者 颜安

    罗玺(左)与村民董平林交流。记者 张国勇 摄

  10月31日清晨,巫山县平河乡起阳村第一书记罗玺早早把办公室收拾干净。这一天,受他之邀,重庆创意公园党委赴该村开展扶贫帮扶活动,并向起阳村捐助扶贫资金3万元。

  这是今年3月以来,36岁的罗玺为起阳村拉来的第二笔捐赠——昔日在乡亲们眼里难以融入的“城里娃”,正一点一滴改变着这个贫困村。

  每天走村串户1万多步,完成万字调研报告提出发展思路

  8个月前,根据市委组织部统一安排,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人事处干部罗玺被选派到起阳村担任第一书记兼驻村工作队队长。这个消息,很快在村子里传开了。

  到村亮相后,乡亲们却有点失望:“一个白白净净的城里娃,讲话的口音也和我们有点不一样,扶什么贫呀?”

  乡亲们的声音,传到了罗玺耳朵里。他开始有些不服气,觉得自己有知识,懂政策,怎么会有这么多质疑呢?“但转念一想,自己是个城里娃,从来没在农村待过,连要扶的对象是谁,有些什么实际困难都不清楚,有质疑也是难免的。”

  不打无准备之仗,方能立于不败之地。罗玺决定到农户家跑一跑,把底数摸清楚。

  从3月到7月,罗玺用3个多月的时间集中走访了81户贫困户,37户一般户和3户产业大户,召开院坝会、座谈会11场。走访贫困户袁孝志时,罗玺不慎把脚给崴了,当他深一脚浅一脚走到袁孝志家里时,老袁吃了一惊,也深受感动:“看到罗书记这么拼,我们也得努把力才行。”

  “那段时间只要不去乡里开会或处理其他工作,罗书记都要拉上村干部走访贫困户。”因为驻村工作队暂住在村副主任朱家权家里,老朱被就近拉“壮丁”的次数最多。起阳村面积大,每次走访贫困户都需要大半天,那段时间,罗玺手机上的步数统计天天上万,最多的一次有3.8万步。

  功夫不负有心人。通过扎实的走访调研,罗玺快速完成角色转变。到7月底,他完成了1万多字的《平河乡起阳村脱贫攻坚工作专项调研报告》和《起阳村2019年度未脱贫人员情况分析及脱贫措施一览表》、《起阳村贫困户(已脱贫)走访调研情况分析表》等材料,详细分析了起阳村脱贫攻坚存在问题和不足,并对下一步发展提出总体思路。

  紧盯“两不愁三保障”薄弱环节,让群众饮水安全住得安心

  走访之余,罗玺开始为村民解决一些实际困难。

  5月中旬,68岁的村民陈玉翠找到罗玺,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说:“我想有个养老的房子,哪怕10个平方都可以。”

  面对老泪纵横的老人家,罗玺先劝她平复心情,再慢慢沟通,了解情况。原来,陈玉翠是村里的贫困户,去年老伴因病离世,两个子女在外,只有她一人在家。但她家房屋年久失修,已是危房,目前只能在村委会提供的宿舍暂住。

  “老人家,不是有易地扶贫搬迁和危旧房改造政策吗?您没有享受到?”

  “有是有,但我家属得了食道癌、脑瘤和肺炎,这几年治病用了60多万,欠了好多钱,哪里盖得起房子?”

  “您别急,我们慢慢想办法。”

  当天,罗玺就找到村干部和附近居民了解核实情况,第二天就向乡政府汇报了情况。接下来一个月,在乡党委政府的关心支持下,陈玉翠按政策享受了易地搬迁补偿,罗玺和村干部还多次帮她协调土地置换、材料购买和房屋建设。房子有了着落,陈玉翠老人的脸上笑容多了起来,每次见到罗玺都乐呵呵地打招呼,还要求罗书记带她一起搞产业。

  走访调研的3个多月时间,罗玺紧盯“两不愁三保障”薄弱环节,解决了3名贫困户住房安全保障问题,配合完成全村22处饮水工程的专项排查,有效保障了村民饮水安全,还积极向协调派出单位和帮扶单位争取资金6万余元,对村便民服务中心进行修缮,新增公路硬化项目4.4公里,道路整修项目5公里,新修人行便道4公里。

  真情付出总有回报。通过真心实意为村民办实事、解难题,罗玺渐渐得到群众的认可——2019年上半年的民调测评中,起阳村总体排名上升了3位。

  当地方言脱口而出,为起阳村规划脱贫产业

  在与罗玺的交流中,他口中不时冒出一些巫山当地方言,比如用“蛮”代替了过去常说的“很”、用“搞么哩”代替了“干什么”,用“找不到”代替了“不知道”。

  记者打趣:“你什么时候变成起阳人了?”

  “哎,你不说我还真没注意过哩。”他有些不好意思地说。

  事实上,“接地气”之后,乡亲们也把罗玺看做了自己人,“有时候看罗书记一个人在这里孤零零的,吃也吃不好,工作又辛苦,我们有些心疼,邀请他去家里改善一下伙食,但他总是推辞。”二社贫困户袁大强说。

  “革命不是请客吃饭。”罗玺打趣道,但一转眼又收起了笑意,“这个村基础较差,要忙的事情还有很多呢。”

  起阳村是“后进村”,村里1200亩柑橘和700亩脆李因管护不到位,收益较差。

  如何扭转颓势?罗玺决定先调动大家的积极性。9月底,乡党委政府决定试行干部包社制度,罗玺主动承揽了起阳村人口最多、矛盾最大的3社,并在2天内对全社40余户在家村民进行走访,总结出7点急需解决的问题上报政府,目前部分问题已经得到较好解决。

  产业方面,罗玺将培育“领头雁”作为突破重点。5月开始,他先后找到村支两委干部、产业大户和部分党员谈心,动员他们带头搞产业、上项目,并承诺同他们一起搭平台、找销路。经过动员,班子成员一致同意带头搞好现有产业管护,村副主任朱家权和本土人才何光明均表示愿意带头搞脆李产业,并立即行动成立了合作社,正在进行土地流转。

  夕阳西下,临别之际,罗玺会心一笑:“我们还规划了700亩脆李,准备明年春节前再栽一些蜜柚。颜记者,到时候再邀请你来看看,相信会有很大的不一样!”

3上一篇  下一篇  
 
重庆日报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重庆市渝北区同茂大道416号 邮编:401120
技术支持:北京北大方正电子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