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贫困户腰板挺起来眼神亮起来为革命事业洒尽最后一滴血“英烈精神鼓舞着我们奋勇前进”
第004版:不忘初心 牢记使命 推动重庆各项事业沿着习近平总书记指引的方向奋力前行
上一版 下一版 
助贫困户腰板挺起来眼神亮起来
为革命事业洒尽最后一滴血
“英烈精神鼓舞着我们奋勇前进”
    
 
重庆日报 | 重庆日报农村版 | 重庆科技报
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3上一篇  下一篇4  
2019 年 10 月 10 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追寻先烈的足迹
四川早期党的领导人之一穆青
为革命事业洒尽最后一滴血

本报记者 匡丽娜

    穆青 (受访者供图)

  ■他是中国共产党优秀党员,四川早期党的领导人之一。

  ■他提出工作重点应放在敌人统治薄弱的小城市,特别是边远县区;在狱中,他常用中、法、俄几种文字给外面的亲戚朋友写信,表达自己将为革命事业洒尽最后一滴血的忠诚和对人民深深的热爱。

  ■1930年5月14日,他在重庆壮烈牺牲,年仅32岁。

  1930年5月14日,重庆城内巴县衙门前的院坝里响起一阵枪声,中共四川省委代理书记、组织部长穆青应声倒在血泊中。这也是在中共中央候补委员、四川省委书记刘愿庵等人牺牲仅几天之后,又一名中共四川省委主要领导人被军阀杀害。

  他提出工作重点应放在敌人统治薄弱的小城市,特别是边远县区

  1898年,穆青出生在长江上游的合江县富宝山区的一个贫苦农民家庭。

  辛亥革命后,穆青考入合江县中学。这时正值袁世凯同日本签订旨在灭亡中国的《二十一条》,国人和青年学生强烈反对。穆青和同学们一道,加入到了宣传抵制日货、唤醒民众的行列中。

  此后,他又通过阅读《新青年》等进步刊物,受到了民主和科学思想的熏陶,深感中国处于内忧外患、灾难深重之中,决心寻找一条改造社会、救国救民的道路。

  “1920年,穆青考进了吴玉章等人在成都成立的留法勤工俭学分会预备学校,并于当年底,由上海赴法勤工俭学。”重庆市委党史研究室南方局研究室副主任黎余介绍,1922年,穆青参加了赵世炎、周恩来等人在法国巴黎成立的中国共产党旅欧支部,成为一名共产主义战士。

  1926年初,穆青回到国内,中央分配他到中共广东区委任组织部长,兼国际济难会中国南方办事处主任。穆青和大家团结一致,分工负责,把工作搞得有声有色。

  1928年,作为中央的特派员,穆青回到了阔别已久的家乡四川。穆青根据自己在广东工作的经验,学习毛泽东、彭湃等人在井冈山、海陆丰建立农村根据地的经验,提出工作重点应放在敌人统治薄弱的小城市,特别是边远县区。

  他选择了高县、筠连、永宁、古蔺等作为发动农民进行革命活动的地点,而在泸县、叙府(宜宾)、自流井三地则发动工人进行斗争;工作重心是宣传群众、组织群众、武装群众,建立工会和农民协会,在有条件的地方组织农民自卫军及工人纠察队,建立革命政权。

  经过穆青的动员指导,党组织很快在自流井的大坟堡、三多寨等地组织起盐井工人数千人,建立了工人武装纠察队;在叙永、古蔺等地,农民武装组织也先后建立。

  在狱中,他矢口否认自己是共产党员,从文件和记录中,敌人证明了穆青的真实身份

  “穆青虽是党中央派来四川视察和协助工作的特派员,但他事事身先士卒,不畏艰苦,密切联系群众。”黎余介绍,穆青经常深入农村,化装成苦力或小商贩,到山区指导地方工作,一次,在一个霜冻的早晨,穆青同江安几位干部一道去泸县的途中,被当地团阀程子芳发现,紧跟不放。穆青当时非常冷静,指挥大家爬上一个树林茂密的山头,居高临下,数处放枪,让敌人不知虚实以为中了埋伏,未敢穷追,让同志们摆脱危险。

  四川各地党组织的恢复和壮大,武装起义蓬勃发展,让敌人大为震惊,并设立了特务委员会,建立侦缉队、反省院等反动机构,专门对付地下党。

  1928年10月初,刘湘在重庆破坏了我党团省委机关,逮捕了代理省委书记张秀熟等。穆青闻讯后,立即到潼南双江镇召集重庆、川南、川西几个地区的负责人开会,决定将省委西迁到成都成立四川临时省委,以便领导四川党的工作继续向前发展。临时省委分工,穆青任书记。

  1930年3月,穆青化名为吕维新,在完成党交给的任务后,于重庆迥水沟街上,被叛徒邹荣芳带着的侦缉队逮捕。

  在狱中,他沉着坚定,矢口否认自己是共产党员,也不叫吕维新,更不承认当过省委书记和组织部长。同时用早已编好的口供去搪塞应付,并一直坚称自己叫“袁雨苍”。

  “不料,同年5月初,临时省委机关因为叛徒出卖而被军阀破坏,省委书记刘愿庵等人被捕,敌人搜走一批文件和会议记录。从这些文件和记录中,敌人证明了穆青的真实身份。”黎余说。

  在狱中,穆青充满了乐观主义精神,他常用中、法、俄几种文字给外面的亲戚朋友写信,表达自己将为革命事业洒尽最后一滴血的忠诚和对人民深深的热爱。

  因为“浩池街事件”,穆青的自救和党组织的营救,全都前功尽弃

  “本来穆青是有望脱险的,但是因为‘浩池街事件’的发生,穆青的自救和党组织的营救,全都前功尽弃。”黎余说。

  1930年5月5日,时任省委书记刘愿庵在位于重庆浩池街39号的裕发祥酱园铺楼上召开省委常委会议时,不幸被叛徒出卖,包括刘愿庵在内的多名省委领导被捕。5月8日,刘愿庵等人在巴县衙门前壮烈牺牲,史称“浩池街事件”。

  二十一军特务委员会在研究“浩池街事件”搜出的文件时,发现了这样的记载:“自维新被捕钟鸣(省军委书记李鸣珂的化名)被难,常委极不健全……”“自三月二十日起,同志被捕在狱中者省委常委一人……”特务们由此判断:“袁雨苍”是被捕的,在他之前没有捕获别的人,在他之后狱中也没有第二个叫“维新”的,因此,袁雨苍肯定就是吕维新。

  反动派在确定了穆青的真实身份后,于1930年5月14日将其杀害。

  黎余称,刘愿庵、穆青等人牺牲后,新建的中共四川临时省委沉痛向中央报告:这次损失最大的是“全部常委牺牲完”。

  黎余解释,先于刘愿庵、穆青等被捕的四川省委代理书记张秀熟,因是当时四川文化教育界的名人,在各界舆论压力下,被判刑狱,直至抗日战争爆发才获释。张秀熟也是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在重庆被捕的中共四川省委(含临时省委)书记中唯一的幸存者。

3上一篇  下一篇  
 
重庆日报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重庆市渝北区同茂大道416号 邮编:401120
技术支持:北京北大方正电子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