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暖花开》比拥抱更难的是告别花为媒八棵大树唐太子与鸡豆花白米青蒿社饭香
第018版:两江潮副刊
上一版 下一版 
《春暖花开》
比拥抱更难的是告别
花为媒
八棵大树
唐太子与鸡豆花
白米青蒿社饭香
    
 
重庆日报 | 重庆日报农村版 | 重庆科技报
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3上一篇  下一篇4  
2019 年 04 月 25 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唐太子与鸡豆花

钱昀

  到达彭水郁山古镇时,天黑下来,被夜色笼罩的古镇有些苍茫和寂静,山风吹来一丝寒意。朋友接待了远道而来的我们,丰盛的餐桌上琳琅满目。

  满满一大盆香气缭绕、雪白松软的豆花吸引了我,舀一碗,入口极细腻,温暖嫩滑,放进嘴里雪一般融化了,唇齿间还留着香味,这是什么豆花?不仅鲜嫩,还妙不可言。

  主人说这道菜叫鸡豆花,我以为是加了鸡汤的豆花,再吃一口,是肉质的鲜香味,不是豆腐的素朴味。主人说这菜名为豆花,实际是鸡肉做的。

  吃鸡不见鸡肉,名叫豆花却不是黄豆,外表素朴简单,做法高深莫测,真有意思。

  主人又很骄傲地告诉我们,这道菜发源于郁山古镇,已传承一千多年,相传当年可是太子吃的。

  这位太子就是唐太宗李世民的长子李承乾。

  太子为什么会来这里?原来,当年李承乾因谋反被废,父亲李世民爱子深切,不忍杀之,把他发配到郁山。

  曾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太子,过惯了锦衣玉食的富贵生活,来到这偏远莽荒之地后,从皇宫到陋室,从繁华到寂寞,心理承受不了,茶饭不思,终日以泪洗面,后悔当初所为。聪明的厨师不断为他变换口味,但都无济于事,直到厨师发明了这道佳肴,成为唐太子餐桌上的最爱。

  可是鸡豆花也没挽救唐太子的性命,李承乾不到一年就郁郁而终,得知爱子去世,李世民伤心至极,不仅为之废朝,还以国公之礼葬之。

  原来美味的鸡豆花还深藏着这么一段历史故事。

  第二天天气晴好,朋友带领我们去寻访太子的墓地,沿着一座荒山向上攀登。到了半山腰,看到一座被荒草淹没的石碑,上面用繁体字书写着:唐废太子李承乾之墓。“贤愚千载知谁是,满眼蓬蒿共一丘。”黄庭坚的诗仿佛就是眼前的写照。

  其实这里只是一座空坟,毕竟李承乾是大唐皇子,在他去世几十年后,被迁回陕西昭陵,与父母合葬在一起,永远不再分离。

  死于郁山镇的太子化成了一抔泥土,而名叫鸡豆花的菜经过千年的时光流传了下来,因色泽晶莹,味道鲜美,成为川菜中的阳春白雪。

  餐饮界素做荤是本事,荤做素是绝技,鸡豆花因做工复杂耗时,渐渐消失于大众视野中,犹如武林高手隐于深山老林里一样,制作鸡豆花的绝技几近失传。所幸郁山镇保留了这门手艺,制作技艺被列入重庆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曾为皇亲国戚做的鸡豆花不仅成了郁山人在喜庆宴会、酒席上招待客人的必备之品,随着旅游业的发展,还成为郁山古镇招待游客的一道响亮的招牌菜。

  鸡豆花不仅走出了郁山,走出了彭水,走出了重庆,还走进了北京,成为宴请外宾国宴上的一道佳肴。上世纪六十年代人民大会堂建成之初,从全国各地选调的名厨中就有一位川菜大师。这位大师用海南产的椰子作为容器,将鸡豆花的鲜嫩味和椰子的清香味互相交融,取名“椰香鸡豆花”,成就了国宴经久不衰的代表菜品之一。

  鸡豆花外表清淡,食之香浓,仿佛盛开的腊梅,在清冽中给人以温暖的芬芳,又仿佛父母之爱,看似平凡,却浓郁得感天动地。贵为天子的李世民,也一直深爱着他的孩子啊。

3上一篇  下一篇  
 
重庆日报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重庆市渝北区同茂大道416号 邮编:401120
技术支持:北京北大方正电子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