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南非遗 乡愁里的文化坚守
第016版:美丽重庆 发现之旅·巴南
上一版 下一版 
巴南非遗 乡愁里的文化坚守
    
 
重庆日报 | 重庆日报农村版 | 重庆科技报
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3上一篇  下一篇4  
2019 年 04 月 23 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巴韵悠悠

巴南非遗 乡愁里的文化坚守

    女子龙  摄/万兰

    外国友人在巴南木洞学唱木洞山歌  摄/何州行

    接龙吹打  摄/冯亚宏

    鱼洞乱针绣作品

  作为巴文化的重要传承地之一,巴南钟灵毓秀,文脉不绝。悠久的历史沉淀造就了大量珍贵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

  那些动听的吹打、传世的山歌、不朽的传说、绚烂的刺绣、灵动的龙舞、多彩的民俗,留存着巴南人民世代相传的共同记忆,千百年来薪火相传、生生不息,成为巴南文化重要的组成部分,成为巴南人久久萦绕的乡愁和固守的精神家园。

  2000年的春耕时节,接龙镇一位农民犁田时,一个神秘物件在田泥里出现了——那是一把有近千年历史的唢呐。在巴南,这样的“偶遇”并非偶然。人们总是会在不经意间,发现一些上了年岁的吹打乐器。

  这些“古件”,让人恍若经历巴人擎旗征战或临渊渔猎的现场。它们所讲述的,正是源于古典巴渝鼓乐的接龙吹打。

  承接巴文化一路走来,巴南文化博大精深、积蓄深广、蕴藏厚重。而非物质文化遗产无疑是其中浓墨重彩的一笔。

  这里拥有接龙吹打、木洞山歌、姜家舞龙、鱼洞乱针绣等60项非物质文化遗产,大多为全国仅存或独有,其中国家级2项、市级11项。它们在一辈辈巴南人的生产生活中演绎出来,点亮了悠久灿烂的巴渝文化,并使巴南在文明的进步中始终自信、坚定而从容。

  保护是对非物质文化遗产最根本的坚守。如何在历史匆匆的脚步中仍然留住那些悠远的记忆?自2003年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元年”以来,巴南全区上下以巨大的合力保护非遗,迄今全面构建起完善的三级代表性项目名录体系和传承人体系。

  传承,让非物质文化遗产有了生命。16年来,巴南非遗保护传承事业蓬勃发展,通过搜集、挖掘、整理、保护、研究,使一些影响力大、地域特色鲜明、传承有序的民族民间文化得以重焕光彩。目前巴南区共有各级代表性传承人81人,市级非遗生产性保护示范基地2个、传承教育基地6个;建立了山歌、吹打、龙舞等系列传习所,培育了百余支民间传承队伍;编印了《木洞山歌》《接龙吹打》等3套特色文化教材,在全区93所中小学校进行全面教育传承。

  交流,让非物质文化遗产有了活力。近年来,巴南区不断强化非遗的宣传展示和对外交流, “我在重庆学非遗”、“老外@Chongqing·体验非遗2019”等活动,推动中华文化走出去,通过非遗树立起城市文化新形象。

  在请进来的同时,巴南非遗也在不断加快走出去的步伐。木洞山歌、接龙吹打等非遗项目代表重庆,赴匈牙利、澳大利亚、美国等开展文化交流,广泛宣传了巴南非遗的深厚文化内涵。

  创新,让非物质文化遗产有了后劲。巴南深入挖掘全区非遗资源,提炼打造了具有浓郁非遗色彩的大型情景歌会《巴国霓歌》和《巴歌渝调》。依托巴南茶叶制作技艺形成了中华山水茶道文化节、采茶节;研究推出文化遗产研学精品线路等。这些体验式活动,全面激发非遗项目的内生动力,让更多民众得以走进孕育非遗的原生环境,感受大美巴南的生态、人文魅力。

  看非遗——项目》》

  木洞山歌

  木洞山歌是巴南区木洞镇及周边地区人们所传唱的一种古老民歌,其根可以追溯到上古时代的巴渝歌舞。木洞山歌品种繁多,曲调丰富,有由薅秧劳作孕育出的主要品种“禾籁”、弥足珍贵的“罗儿调”,还有如劳动号子、风俗歌、情歌、神歌、盘歌、舞歌、小调等。

  接龙吹打

  接龙吹打是以唢呐、鼓、锣、钹、镲为主要演奏乐器,流传于巴南区接龙镇及其周边地区的民间器乐音乐,系巴渝十大民间艺术之一,被喻为“巴渝吹打的缩影”。其发端于古代巴人创造的巴渝舞,现有丫溪调、下河调、青山调、教仪调、昆词、将军锣鼓、伴舞锣鼓7大品种,乐班260个,乐手2000余人。

  鱼洞乱针绣

  乱针绣又名“正则绣”,是中华刺绣艺术的一绝。鱼洞乱针绣是巴南鱼洞籍女艺人杨世华在继承苏绣艺术的基础上,将西洋画的色彩与素描画的衬影法结合起来运用于刺绣,并在鱼洞地区流传的绣制方法。

  姜家舞龙习俗

  姜家舞龙习俗历史悠久,其根可以追溯到先民巴人的龙图腾崇拜,是古代巴渝舞龙习俗的继承和发展,几乎涉及了姜家地区岁时节令、人生礼仪、生产生活、宗教信仰等方方面面,其种类繁多,有近20个品种,堪称巴渝传统文化一绝。

  看非遗——人物》》

  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木洞山歌代表性传承人 喻良华

  有人说,山歌恰如民间的《诗经》,通俗易懂、雅俗共赏。在木洞,有一位民间奇人,他用一生的光阴,将寻常万家的生活语言编唱为无数动人心弦的木洞山歌。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山歌跟现在的流行歌曲一样,具有广泛的群众基础。那时,喻良华的干哥哥已经是小有名气的山歌手,时年5岁的喻良华总喜欢跟随其后,在一旁听大人们唱山歌。耳濡目染的家传,于是发生在喻良华身上。

  与其他传承人最大的不同是,喻良华不仅会唱,还擅长创作,是木洞山歌唯一唱作全能大家。35岁时,喻良华受邀成为木洞希望小学教师,木洞山歌的发展,也从此开始走上教育传承的舞台。

  他教过的学生,可以说桃李万千。木洞山歌区级传承人秦秋月等,都是他的徒弟。

  “我会一直唱。唱不动了,我还可以给他们指导;唱不动了,我还可以给他们编。”从木洞希望小学退休后的喻良华,在晚年的时光,依然将所有热忱献给了他心之所映的木洞山歌。

  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接龙吹打代表性传承人 唐佑伦

  唐佑伦出生在接龙镇农村的一个吹打世家,祖祖辈辈都是原乡上有名的吹打乐手。成长环境中的耳濡目染,家中长辈们的言传身教,为唐佑伦日后在接龙吹打的传承和发扬上,奠定了坚实的基础。14岁时,他就已经基本掌握了吹打的技艺。

  尽管年幼“成名”,但唐佑伦真正意义上接触接龙吹打还是从高中开始。那时,父辈请的一个师傅看中了唐佑伦的底子,要求单独收徒,打川剧锣鼓。唐佑伦学得极快,师傅一点就通,一个月时间就把师傅所有的牌子全部学完。

  四十年磨一剑,唐佑伦通过虚心学习和不断地刻苦钻研,采纳众家所长,融合各家精髓,逐渐掌握了接龙吹打的丫溪调、下河调、青山调、昆词等多个门类的吹打艺术,可以吹奏200多首曲调,成为接龙民间吹打乐手中有名的“全褂子”。

  而今,作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唐佑伦的梦想仍在继续,“要把吹打弘扬到全国各地、世界各地”。

  王彩艳 王萃 图片除署名外由巴南区委宣传部提供

3上一篇  下一篇  
 
重庆日报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重庆市渝北区同茂大道416号 邮编:401120
技术支持:北京北大方正电子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