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天覆地的时空巨变油色笔触的交响《三峡深秋》一瓶奶奶茶五一水库
第012版:副刊
上一版   
翻天覆地的时空巨变
油色笔触的交响
《三峡深秋》
一瓶奶奶茶
五一水库
    
 
重庆日报 | 重庆日报农村版 | 重庆科技报
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3上一篇  下一篇4  
2018 年 10 月 24 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五一水库

罗子骏

  我家屋后有一水库,因于1959年5月1日竣工,而得名为“五一水库”。

  水库坐落在渝北区龙湖花园小区内,总库容约为141万立方米,库中蓄水全靠自然降水,下接盘溪河,入河口处建有一水闸,水涨则库中水泄入盘溪河中。

  寒来暑往,冬去春来,五一水库静落于田陌屋舍间,一派岁月静好。它虽然没有大海的汹涌磅礴,没有洞庭湖的烟波浩渺,也没有西湖的“淡妆浓抹总相宜”,但它却承载着我童年旖旎的梦和少年斑斓的幻想,是我最熟悉最珍爱的湖。

  小时候,水库是绿的。水库里的水清澈见底,碧水、蓝天、远山、野花以及水里一寸长的鲹鲹鱼,吸引着周围的人成群结队来这里嬉戏垂钓,小小的水库到处是欢歌笑语。

  每日黄昏,水里倒映着一大一小两个身影,那是奶奶拄着拐杖,轻拉着我的小手踏着薄雾走向余晖。夕阳在水面上铺上一层金色的薄锦,水库旁留下一串笑语和深浅的脚印。

  每日清晨,我最喜欢跟爸爸在水库边晨练,爸爸在前面,我在后面,不远不近地跑着,就连被青草上的露珠打湿了裤脚都浑然不知。累了,就静静地在水边歇一下,看看水库的景色,聊着我清晰又迷茫的梦想。

  这时候的五一水库恍如仙境,碧绿的湖水就像美人鱼深邃清澈的眼睛,眸子满含款款深情。水库四周曲线玲珑,绿树浓荫,氤氲的薄雾在湖边的树旁淡淡地挂着,像是给绿荫遮了一层羞涩的面纱。

  小鱼儿不时跳出水面,活泼地嬉戏追逐,荡起阵阵涟漪;白鹭悠闲地从头顶划过,惊起蛙声一片,一切都是那样静谧恬美。莞尔之间,从对面阁楼传来阵阵琴声,低低地掠过水面,飘进我们的耳朵,曲调里满是欢快的旋律,与不远处的鸟鸣和成一片,歌颂着美好的生活。

  水库吐故纳新,上承自然的恩赐,无私地润泽居住在这里的人们,馈赠以温馨而欢乐的时光。

  后来,水库是黑的。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水库边的人家渐渐多起来,一条条排水沟将污水排放到水库里,水渐渐变成了浑浊的黑色。

  水面上飘满了枯枝败叶、各色塑料袋、破旧衣物……腐臭不堪,满目狼藉。每遇大雨,上面涵洞冲击出来的垃圾便在水面泛滥成灾。由于疏于管理,水库边钓鱼的人也越来越多,垂钓者丢弃的漂子、杂物丑陋地散落在岸边,在时光中腐烂。

  慢慢的,水里再看不到游来游去的鱼儿,那些漂亮优雅的白鹭也飞走了,只剩下湖边一丛丛低矮灌木还在那里静静地卧着,像是病人一样苟延残喘着。

  我跟爸爸偶尔还会去水库旁散步,但是水库远远飘出一股难闻的气味,让我们再也无法与它亲近。对面阁楼上的琴声也变得低沉起来,阴郁的弦声如诉如泣,我的心情也随之落到了谷底。

  此时的五一水库再不是我小时候的那片乐园,湖边再也没有了绕湖晨练、遛弯的人影,也没有了夜晚围坐摆龙门阵、聊天欢笑的人声,人们开始对这片熟悉的湖泊嫌弃厌恶、避之不及,曾经恍如仙境的湖水变成了一汪“绝望的死水”。

  现在,水库是清的。2016年,重庆开始全面推行“河长制”,区里跟街道分别任命了河长,建立了区、街道、社区三级河长体系,真正让“河长制”落地生根、开枝散叶。

  五一水库地质复杂,水文环境较乱,给水库的治理和保护带来了不少挑战。为此,区里明确制定“一湖一策”治理方案,联合公园管理中心、水利局等多家单位协同作战,将原来库区水排出,利用雨季降水进行水质“大换血”。

  同时对水库排污管道进行全面清理,对库区居民加强宣传教育,整治水库垂钓乱象,安排专人对水库漂浮物定期进行清理,配置冲锋艇加强日常巡逻监管,防止乱排污、乱钓鱼、乱扔垃圾等问题“死灰复燃”。还采取在水库投放鱼苗、移种水葫芦、移栽水草等措施,进一步改善库区水质,并对水库周围的堤坝重新加固整修,补种花草树木进行绿化。

  在河长的引导下,居民的环保意识不断增强,再也没有人随意地往湖里乱丢垃圾。经过两年坚持不懈的减排治污,五一水库又慢慢恢复了往日的生机。

  水库的水变得比以前更加清澈了,小鱼儿比以前更加欢腾,白鹭也飞回来了,就连对面飘来的琴声也变得越发优美动听。

3上一篇  下一篇  
 
重庆日报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重庆市渝北区同茂大道416号 邮编:401120
技术支持:北京北大方正电子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