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第一个教师节三辈人的老师们四十年的教师梦特色羊肉粉《烟雨山城》官桥畔的沉思
第019版:副刊
上一版 下一版 
我的第一个教师节
三辈人的老师们
四十年的教师梦
特色羊肉粉
《烟雨山城》
官桥畔的沉思
    
 
重庆日报 | 重庆日报农村版 | 重庆科技报
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3上一篇  下一篇4  
2018 年 09 月 10 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敬礼!老师

三辈人的老师们

李晓

  今年暑假,读大学的儿子说:“爸啊,我要去看个人。”我问儿子:“去看谁?”儿子说:“当然是我的老师们。”

  儿子在初中、高中的学习成绩并不是太好,相反,他一度还是学校的“问题学生”。尤其是上初中时期的儿子,叛逆心强。

  有一次,儿子逃学了,两天不归,儿子的班主任冉老师也陪着我去网吧找。冉老师知道我儿子的QQ,在QQ里给他发去信息:“等你玩累了,回学校吧,同学们都在等着你回来。”儿子隐蔽的QQ终于冒了出来:“冉老师,我还能回学校吗?”冉老师回复:“我们都在等你,同学们很想你,你是一个不错的孩子!”

  儿子满面倦容地背着书包,回到学校,给冉老师鞠躬:“老师,我错了,处罚我吧!”当儿子走进教室,同学们热情地鼓掌,欢迎他回来。儿子当场在教室哭得稀里哗啦。从此以后,儿子从那迷蒙混沌的游戏世界彻底走出来了。

  在儿子叛逆的青春期,是老师搀扶了他一把,给了他默默鼓励。

  5年前的一天,我在办公室埋头赶写材料,一个花白头发的老人推开了我办公室的门。我揉揉疲倦的眼睛,呀,这不是初中的刘老师吗,他当年是我的班主任,教语文。

  刘老师的腰已有些佝偻了,他拿出一个厚厚的剪贴簿送给我:“这些都是你的,都是你的。”我打开一看,这些剪贴的,都是我这些年在各地报刊发表的文章啊。我眼眶一热,握住刘老师那瘦骨嶙峋的手,连声说:“刘老师,谢谢您,谢谢您!”

  上初中时,我对刘老师说过,我今后要当作家。刘老师拍腿大笑,我这个学生有志向啊,好,好!这些年我一直在文字的田园里耕耘着,但没写出过大部头来,没写出过当“枕头”垫的书来。当然,我小时候造大船的理想也没实现。

  去年教师节那天,几个同学相约去看望住在养老院里的宋老师,他已经88岁了,是我高中的历史老师。那天去看望宋老师时,远远见他坐在轮椅上,在树阴下戴着老花镜看书。走近一看,宋老师看的书,是我送他的一本自己写的小书。

  我的泪,一下就涌了出来。

  这些年的农历八月十九,我爸总要让我妈多做几个菜。等饭菜端上了桌,我爸打开门,倒上酒,在饭碗上搁上筷子,嘴里喃喃叫道:“王先生,王先生,来吃饭……”我爸呼唤的王先生,是他小时侯的私塾老师,八月十九,是王先生的生日。

  去年八月十九那天,同我爸一起呼唤王先生“回来吃饭”,门口果然一阵清风吹来,我爸咧开嘴,会心地笑了,他似乎真觉得王先生归来了。我爸举起酒杯,他指着自己的右嘴角对我说:“王先生,他这里有一颗痣,我记得的。”

3上一篇  下一篇  
 
重庆日报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重庆市渝北区同茂大道416号 邮编:401120
技术支持:北京北大方正电子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