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第一个教师节三辈人的老师们四十年的教师梦特色羊肉粉《烟雨山城》官桥畔的沉思
第019版:副刊
上一版 下一版 
我的第一个教师节
三辈人的老师们
四十年的教师梦
特色羊肉粉
《烟雨山城》
官桥畔的沉思
    
 
重庆日报 | 重庆日报农村版 | 重庆科技报
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3上一篇  下一篇4  
2018 年 09 月 10 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敬礼!老师

我的第一个教师节

刘光敏

  我任教的第一个学校是江津蔡家镇的一个村小,那还是在20年前。

  蔡家镇毗邻四面山、柏林、綦江,属大娄山余脉。村小距离蔡家镇十公里,不通公路,在一个山坡顶上,由一座寺庙改建,改建成学校前寺庙名叫“回龙”,属大龙村,所以村小得名“大龙小学”。

  还是回龙庙时,那里就种了几十棵香樟树,棵棵香樟长得干壮叶茂,掩映着房子。远远望去,学校云蒸霞蔚,隐隐约约有一股文气。

  那时,从蔡家镇去大龙小学,最近的路是走蔡家镇街尾的大路。说是大路,实是山路,还必须过一条河——笋溪河,而笋溪河上没有桥。

  学校一共有6个班6名教师,实行包班制,一人教完一个班的所有课程。主任老师(村小校长)让我接手三年级那个班,原任教那个班的张老师调走了。

  交通不便的学校条件自然有限,没有乒乓台、篮球,没有旗杆……这些我都想到了,我没有想到的是,那里干旱缺水。

  学校的水源是半山坡的堰沟,开学后,堰沟的水一天比一天少。在教师节的头两天,电站关闸了,堰沟彻底没水了。

  坚持了两天,看着师生们一个个口渴得厉害,主任老师决定在教师节这天放半天假。学生们回到家里有水喝,住在学校的老师,可利用半天的时间到山下人塆的大水井挑一点水存起。

  虽是农村娃出身,可我体力并不好,到山下大水井挑水,来回有一公里多路程,下山空桶轻松,回来桶装满水上山就不易了。可这难题必须解决!待学生们回家后,我吃了午饭备好了第二天的课,就去拿水桶准备出门挑水。

  “咚咚——”我开门一看,是学生刘林。

  “老师,教师节快乐!学校没水了,我来给您挑水。”

  看着个子已长得比我高、敦敦实实的刘林,我说:“老师怎么能让你挑水呢?你哪挑得动水哟!”“老师,在家里都是我挑水呢。婆说了,我把您的水挑了之后,再回家挑家里的水。如果不是您收我,我还没书读呢。”语音急切,生怕我不同意他挑水。

  这个刘林,本不该是我班上的学生,按正常入学,他该读六年级了。在他四年级的时候,他的妈妈外出打工之后就再没回来,他让爸爸出去找,而他自己坚持在家里等妈妈回来,不再愿意到学校读书。

  这学期,他却主动到学校要求读书,因为有人跟他说要多读书,以后就可以自己去找妈妈。可是,他在家呆了一年,原班跟不上了,老师不想收;再读一个四年级,四年级的老师怕他调皮,也不太愿意收。主任老师把他安排在我班上读三年级。我想着每一个孩子都应该有书读,就把他收下了。

  真是个懂得感恩的孩子!其实,我并没为他做什么,接受教育原本就是他的权利。

  “老师,您不相信我,那您就和我一路去,您看我挑得起水不?要不,您挑一段,我挑一段,我挑时您可歇一下气。”刘林澄澈的眼睛透亮得像山泉水,没有一丁点儿杂质。

  那个年代的农村娃都是要学做农活的,肩挑背磨,力气早练出来了。

  “好,老师相信你挑得动水,但不能让你一个人去挑。老师和你一路,主要是老师挑,老师挑不动了,你再换。”

  崎岖的山路上,我挑一段停下,刘林接过扁担换一段;刘林递过扁担,我换一段……扁担悠悠,水桶轻晃,清清井水被我们挑到学校了。

  “老师,井水不用烧开,直接喝,挺凉快的呢!”额头上沁出了晶莹的汗珠,刘林憨厚地笑着。

  多年过去了,我任教之初如刘林一样淳朴的学生们早已奔赴不同的岗位,刘林或许已实现愿望找回他的妈妈,而去大龙小学的笋溪河大桥、公路已修好,大龙小学因为“义教均衡”已合并到镇中心校,我也辗转了几个学校不在原地。

  但每年的教师节,我都会想起我的第一个教师节,想起那悠悠的扁担、清清的井水。

3上一篇  下一篇  
 
重庆日报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重庆市渝北区同茂大道416号 邮编:401120
技术支持:北京北大方正电子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