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溪警民联手 深夜奔波8小时抓获盗猎者用人工播种盘 种子成本节约一半餐饮商会倡议餐饮企业积极参与乡村振兴战略
第004版:把党的十九大精神全面落实在重庆大地上
上一版 下一版 
巫溪警民联手 深夜奔波8小时抓获盗猎者
用人工播种盘 种子成本节约一半
餐饮商会倡议餐饮企业积极参与乡村振兴战略
    
 
重庆日报 | 重庆日报农村版 | 重庆科技报
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3上一篇  下一篇4  
2018 年 04 月 10 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加快推进生态文明建设

巫溪警民联手 深夜奔波8小时抓获盗猎者

本报记者 陈维灯 隆梅

    3月28日,邓承涛在追捕盗猎者现场向记者再现当时隐匿在黄竹丛里躲过盗猎者探照灯的情景。

    朱宏波向记者展示厚度为5毫米的钢制护林宣传牌被盗猎者打出二十几个枪眼。记者 齐岚森 摄

  一切如电影剧情般紧张曲折,却曾真实发生。

  当金某等4人近日被送上被告席,故事的结局也如电影般演绎:罪犯终将被绳之于法,正义一定会得到伸张。

  其实“电影”的开始,平淡无奇。

  2017年8月15日21时37分,海拔2100多米的阴条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官山林场管护站的这个夜晚,和所有高山的夜一样,寒冷而寂静。

  强光

  漆黑的夜里,一点昏黄的灯光,从管护站一楼的窗户散出。

  灯下,管护员邓承涛手托腮帮,苦想着应从何落笔半年工作总结。

  远处,茫茫林海里不时有娃娃鸡(当地对红腹角雉的俗称)如婴儿啼哭般的叫声传来。

  邓承涛倾听着风声、娃娃鸡的叫声和偶尔一两声其它动物的叫声。多年的管护员工作,让他对这些动物的叫声了如指掌。

  忽然,一道强光一闪而过。紧接着,似乎有车辆疾驰而过。

  “探照灯!盗猎者?”邓承涛双眼圆睁,抓过椅背上的棉衣,冲出管护站的大门。

  漆黑的夜里,两盏红色的汽车尾灯正向着官山林场扎肉潭子的方向移动,越来越远。

  驶离管护站200米左右时,强光灯亮起。

  这4道光线,正是刚才晃过邓承涛双眼的光亮。

  “夜里进山,探照灯,过管护站时熄灭灯光……”反常的行为,让邓承涛确定是盗猎者进山了。

  职责所在,来不及多想,邓承涛立即朝着扎肉潭子的方向摸去。

  3公里多的机耕道,漆黑的夜里,邓承涛凭着对地形的熟悉,深一脚浅一脚地摸到了扎肉潭子。

  一辆军绿色的越野车停在路边,车顶上两盏大功率探照灯将山野照得一片雪白。

  在确定盗猎者已经离车进山搜寻猎物后,邓承涛小心翼翼地靠近越野车查看:帐篷、睡袋、还有子弹!

  邓承涛立即返回管护站,叫醒了另外一名值班管护员朱宏波:“盗猎的,一辆越野车,至少有3个人。有子弹、有枪,赶紧报警……”

  合围

  22时34分,巫溪县森林公安局东部派出所,急促的电话铃声响起。副所长刘修荣隐隐有预感:“这么晚打电话,一定有事情。”

  果不其然,官山林场发现持枪盗猎者!

  随后,巫溪县公安局宁厂派出所也接到了辖区内官山林场的报警电话。

  可是,上官山的路太烂,东部派出所和宁厂派出所的两辆警车都抛锚了。

  不得已,刘修荣和宁厂派出所副所长徐昌静各带一名干警转乘邓承涛驾驶的官山林场森林防火车。23时49分,他们到达官山林场管护站。

  但是此时盗猎者身在何处?

  不时射向天空的两束光线,暴露了盗猎者的位置,他们已经到达官山林场野猪坪。

  那里是官山林场野猪和红腹锦鸡最多的地方!

  刻不容缓!4名干警、两名护林员兵分两路对盗猎者进行合围。

  朱宏波驾驶着仅有的一辆森林防火车,带着徐昌静和一名干警经杠口向野猪坪靠近。邓承涛则带着刘修荣和一名干警步行经扎肉潭子向野猪坪追击。

  漆黑的夜里,熟悉地形的邓承涛快速地行进着,不知不觉与两名干警拉开了距离。

  赶至黄竹耳包附近,邓承涛发现,4束光线竟朝着自己的方向快速移动。

  来不及思考,邓承涛立即躲进黄竹耳包的黄竹丛中。待盗猎者的越野车驶过后,邓承涛才爬出黄竹丛,继续朝着盗猎者离开的方向赶去。

  过百草坝,盗猎者向山下巫溪县双阳乡七龙村移动。百草坝是个岔路口,一条路通向野猪坪,一条路通向七龙村,该如何给后面的队友指明方向?

  当过兵的邓承涛很快想出办法:他将棉衣脱下,摆放在岔路口上,将棉衣其它部分折叠,仅留一只袖子指向山下。刚做好路标,山下石棱坎附近传来“啪啪啪”的枪声。枪声密集,却似乎是打在了金属板上。

  两路人马很快汇合,并驱车接上邓承涛。这回换成熟悉路况的邓承涛开车,继续向山下追击。

  过石棱坎时,借着车灯的光亮,刘修荣发现,两块5毫米厚的钢制护林防火宣传牌,被盗猎者打出了二十几个枪眼!

  智斗

  这二十几个枪眼,让追击的6个人意识到:盗猎者手里的武器具有极大的杀伤力,需要立即向县110指挥中心通报情况,增加援手。

  很快,巫溪县110指挥中心指示:把人跟紧,绝不能跟丢;不能跟得太近,防止盗猎者发现后销毁证据;更不能贸然出击,以防盗猎者情急下持枪伤人;县公安局将协同通城派出所,在张家垭子急弯处武装设卡。

  虽说双阳乡通往山外,除了翻越官山林场外就只有走双阳乡至通城镇的公路这一条路,可在双阳乡里,不仅岔路多,而且弯多弯急,如何才能即不跟丢又不被发现呢?

  刘修荣想到,在双阳乡政府的坝子上,一眼就能看清官山至七龙村盘山公路的情形。只要找个人在坝子上盯着,不就能随时知道前面的车到哪儿了?

  16日3时16分,接到刘修荣的电话后,双阳乡农业服务中心主任张怀春搬了个小凳子,坐在了乡政府的坝子上。

  忽然,盗猎者关闭了所有的灯光。漆黑的夜里,盗猎者的越野车似乎凭空消失了一般。

  “难道暴露了?盗猎者会不会将作案工具丢弃,销毁证据?”森林防火车上的所有人心头一紧。

  “徐家屋场那个岔路口,车拐进去熄了灯。”电话里,张怀春指示着方位。

  “看来盗猎对我们这辆车产生了怀疑,在试探我们。”几个人一商量,决定将计就计,将车往白果林场方向开,制造只是途经徐家屋场,前往白果林场的假象。

  驶过徐家屋场,翻过山梁后,邓承涛将车调头,熄灭所有车灯,在夜色掩护下,借着坡势,缓缓向徐家屋场靠近,并在离徐家屋场还有三四个弯道时停车熄火。

  盗猎者果然上当!他们将车驶出徐家屋场岔路口不远后,在七龙村前进湾附近又迫不及待地打开了探照灯,沿途搜寻着猎物。

  抓捕

  虽有疑虑,但侥幸心理和对猎物的渴望占据了上风,这些盗猎者并不知道,自己已成为瓮中之鳖。

  夜里,不时传来“啪啪”的枪声。盗猎者并没有丢弃作案工具,反而还在沿途猎杀。

  熄灭车灯,邓承涛等人驾驶着森林防火车小心翼翼地跟着盗猎者。虽不知道究竟有多少野生动物丧生在盗猎者枪下,但每一声枪响,似乎都有一颗子弹击中了邓承涛、朱宏波和干警们的心房……

  5时19分,眼见盗猎者即将到达张家垭子,刘修荣立即通知了110指挥中心。

  张家垭子急弯后面,两辆警车一字排开,将公路完全堵死。几名武警荷枪实弹,严阵以待。

  车过张家垭子,眼见警车堵路,驾车的盗猎者刘某急忙刹车。车上的金某、钟某和刘某某还未及反应,黑洞洞的枪口已经对准了自己。

  在盗猎者的越野车上搜出了帐篷、睡袋若干,两把大口径气枪以及250几发子弹,还有金某等4名盗猎者在石棱坎及前进湾附近猎杀的野兔尸体两具。

  证据确凿,金某等4人对自己的盗猎行为供认不讳。

  原来4人均是巫溪县城马镇坝的居民,闲来无事便相约进山打猎。几天前,4人花两万多元购买了气枪和子弹,并在8月15日夜里从宁厂镇双河口进入官山林场盗猎。

  4人不曾想到,一夜奔波仅射杀了两只野兔,自己反而成了警民联合追击的“猎物”。

  从8月15日21时37分到16日5时19分,不到8小时里,巫溪警民联手上演了一部追击盗猎者、阻止杀戮的精彩“影片”!

  一切如电影般扣人心弦,也如电影般结尾: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坏人终将难逃法律的制裁!

3上一篇  下一篇  
 
重庆日报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重庆市渝北区同茂大道416号 邮编:401120
技术支持:北京北大方正电子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