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中都国家考古遗址公园挂牌象雄古国:消失的大鹏鸟之地
第13版:科技生活·探索
上一版 下一版  
元中都国家考古遗址公园挂牌
象雄古国:消失的大鹏鸟之地
     
 
重庆日报 | 重庆日报农村版 | 重庆科技报
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3上一篇  下一篇4  
2018 年 07 月 10 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寻找消失的古国

象雄古国:消失的大鹏鸟之地

凝子

    西藏阿里札达士林。  新华社记者  刘东君  摄  

  象雄,西藏早期历史上的古国,疆域中心地区位于今阿里地区。象雄人勤劳勇敢、富有智慧,创造了浓厚的精神文明。可就是这样一个繁荣的王朝,却消失得无影无踪,好像从来就不曾存在一样。曾经雄踞一方的象雄王朝为何在史料典籍中记载甚少?象雄古国的都城如今身在何方?繁盛一时的象雄文明又留下哪些印记?下面我们就来一探究竟。

  西藏文明发祥地

  “象雄”是个古老的象雄文词汇,“象”是古代部落氏族名,“雄”即地方或山沟。象雄,意为“大鹏鸟之地”,汉史记载“羊同”,是西藏高原最早的文明中心。据少量汉文和藏文典籍记载,象雄王国至少在3800年前开始形成,在公元6~7世纪,象雄已是以牧为主,兼有农业了。古老的象雄产生过极高的文明,它不仅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象雄文,而且还是西藏传统土著宗教――苯教的发源地,对后来的吐蕃以至整个西藏文化都产生了深刻的影响。象雄王朝鼎盛之时,曾具有极强的军事力量和辽阔的疆域。后来,吐蕃逐渐在西藏高原崛起,到公元8世纪时,彻底征服了象雄。从那时起,象雄王国和文化就突然消失了。

  曾经盛极一时的象雄王朝拥有相对发达的文明,可为何史料对其记载少之又少?目前,汉文史籍《隋书·西域传》有少量记载:“‘女国’(象雄)曾于隋文帝开皇六年遣使赴汉地朝贡。”

  有学者分析,古象雄地处青藏高原西部,受地理环境及路途遥远等因素制约,象雄王朝与中原汉地交流十分困难,这是导致汉文典籍中对象雄记载甚少的直接原因。中国藏学研究中心宗教研究所研究员才让太分析说,从公元7世纪吐蕃扩张开始,青藏高原上才有了真正意义上的独立政权与中亚发生政治联系的历史,这很可能是象雄王朝官方史料稀少的重要原因。

  古丝路“十字驿站”

  象雄乃古代青藏高原之大国,雍仲苯教之发祥地。关于象雄的地理位置,目前还没有一个确切的地域,只能确定大致的方位。长期以来,广袤的阿里草原被认为是象雄国的发祥地。据汉文史料《通典》《册府元龟》《唐会要》等记载:“大羊同东接吐蕃、西接小羊同、北直于阗,东西千余里。”藏史《苯教源流》记载:“象雄与上部(即西部)克什米尔相连,北接于阗雪山及松巴黄牛部之静雪地区(青海西南地区),南抵印度和尼泊尔。”汉藏两史所记载象雄地域基本一致。

  当时的象雄交通相当发达,藏学专家研究得出,古象雄并非像今日偏僻封闭。那时,阿里依靠喜马拉雅山与冈底斯山之间开阔的绿色走廊以及南部的孔雀河、西部的象泉,这三条通道,开通了与外部世界的交往,很早便出现了麝香之路、天珠之路等古道。象雄,堪称“古代文明交往的十字驿站”。  

  20世纪的考古发现

  20世纪90年代以后,我国一些考古学家们在阿里高原的象泉河、狮泉河流域,相继发现了一批在年代上要早于古格王国时期的考古遗存,其中包括石丘墓、列石遗迹、石棺葬、岩画等,这些发现为探寻象雄文明提供了许多有益的帮助。1992年5月,考古学家们对一个叫“阿垄沟”的地方进行了考察。考古学家们在这个面积达15000平方米的墓区,发现大约分布着100多座石丘墓葬。墓丘的外表大小不等,直径约2~3米,采用直径二三十厘米的砾石垒成圆馒头状。在离墓葬几米远的巨石上,还发现有用坚硬的工具在石面上雕刻或凿錾而成的一些牦牛、狗、羊等动物的形象,由于年代久远,巨石的表面已覆盖着一层铁锈般的沉积物。这些刻在巨石上的岩画,大部分是动物,如牦牛、羊、水鸟、鹿、狗等;其次是人物,有骑马的猎人,放牧的牧人,还有战斗的武士,这些武士均身穿长袍,手执盾牌、剑弩等武器,有的头上戴着帽子或装饰有头饰,其中一些人两两相对,似正在格斗。考古学家们对这里部分墓葬进行了发掘,发现死者的葬式有屈肢葬、乱骨葬以及火葬,还有男女合葬的。考古学家们将在阿垄沟发现的这些考古遗存与文献记载的古代象雄两相对照,发现文献中所记载的自然环境、人物服饰的特点,以及墓葬所反映出的宗教特色等,都可从中找到某些象雄文明的蛛丝马迹。而且,根据对石丘墓中发现的遗物进行年代分析,得出的初步结果表明这些东西大概是7世纪以前的西藏早期金属器时代,所以无论从时间还是从空间范围上,表明它们都应属于象雄文明时代。

  古老的象雄文明随着王朝的覆灭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了,后人除了从后期的一些史书的零星记载中窥见端倪之外,还无法从考古材料上来确认它的文化遗存。曾经繁荣昌盛的象雄文明就这样在历史的长河中消失得无影无踪,留给人们的是一个个历史谜团,也吸引着后人不断地探寻它的足迹,揭开其神秘的面纱。

  相关链接

  最古老的天珠——象雄天珠

  象雄天珠诞生于古代横跨中亚及青藏高原最强大的文明古国——古象雄王国,它是雍仲苯教的圣物,是藏族七宝之首。象雄天珠是火星陨石与地球玉髓玛瑙矿脉熔合后的产物,因其传世久远、图腾玄奥、材质珍稀、底蕴深邃、加持殊胜而被世世代代生活在雪域高原的人们从古至今一直供奉尊崇、顶礼膜拜,被视为生命般珍贵的传世之宝。2014年,中国社会科学院的科考人员在阿里地区札达县象泉河南岸进行发掘时,出土了一大批古象雄时期的珍贵文物。其中就有极为精美的天珠(蚀花玛瑙珠),这是青藏高原首次考古出土的象雄天珠。该天珠呈橄榄形,两端截平,有穿孔,长2.85厘米,直径0.5厘米,最大径0.9厘米,孔径0.2厘米。深褐色和乳白色相间纹饰,上下相对有两排乳白色三角形垂叶纹,使中间的褐色部分形成波折纹。两端留有宽度约2.5厘米的褐色带。这一发现为考察西藏地区天珠的出现年代、形态纹饰等提供了重要的第一手资料,证实了古象雄时期天珠的真实存在和盛行。

3上一篇  下一篇  
 
《重庆科技报》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重庆市渝中区双钢路3号科协大厦 邮编:400013
技术支持:北京北大方正电子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