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只鸟一定是我的爱人(组诗)肖展的家园无标题鱼的故事
第16版:科技生活 巴渝文学
上一版    
那只鸟一定是我的爱人(组诗)
肖展的家园
无标题
鱼的故事
     
 
重庆日报 | 重庆日报农村版 | 重庆科技报
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3上一篇  下一篇4  
2018 年 07 月 03 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鱼的故事

何霖

  我是因为心血来潮才会养起宠鱼来。

  也是因为养了宠鱼才会有鱼的故事。

  走进那间“热带鱼林水族坊”专卖店时,我就被里面花花绿绿品种繁多的鱼儿弄花了眼——红的、黑的、花的,长的、扁的、圆的,一应俱全。我有选择地挑了20条,多种颜色和不同形状,但店住说,一般是卖单不卖双,我有些疑惑。

  我用一个充满水和氧气的塑料袋把那些鱼装着提了回来。就养在房屋转角处二尺见方的鱼缸里,鱼缸里铺满了美丽的小石头和贝壳。我之所以没有放入海藻之类的植物,是怕被里面另一种特别的鱼吃了。鱼儿们很愉快地生活着,每天都在鱼缸里一起吃东西,一起游玩,从这边游到那边,从水底蹿到水面,吐个泡又羞涩般飞快潜下去,互相交错,形成了一副色彩斑斓的图画。

  还有那个一身硬皮发出“哧……哧……”声音,并常贴在透明玻璃壁上的“清道夫”,它一进鱼缸就来了底气,自信、繁复、强大,像一台永不停止的机器,让人无法驾驭。其他的鱼呢?似乎总忘记那些陪伴它们的贝壳,一次又一次数着,每天重复那些动作,无数次也没数清贝壳的数目。它们的世界很美好,在鱼缸正中间的顶盖上,有着一盏漂亮的小日光灯,每天晚上我都习惯地开着,让其发散出让鱼儿感到温馨愉悦的光芒,并变成透明的暖色,和鱼儿们的生活紧紧地纠缠在一起。每天清晨阳光透射到鱼缸里,照在它们的身上,鱼儿们沐浴着阳光上蹿下跳地在水里游动!

  就这样,鱼儿们每天透过鱼缸的玻璃望着这个陌生又熟识的世界,看着我写作吃饭和花花绿绿的电视机屏幕。它们每天在固定的时间吃食,一遍又一遍地用小嘴数着缸底的贝壳。特别是,当我走近它们时,鱼儿们纷纷向我游来,它们的呼吸是那样的欢快和急切,摇着尾巴,扭着身姿,像在排队让我检阅,是需要进食?我的手指在玻璃上移动,它们也跟着移动,还张着圆圆的嘴巴,像在催促我快给它们食物,世上怕再找不出这般天真可爱的场面了。我看着它们瞪着晶亮的眼睛,只好拿出“精品”食物喂养。其中两条小鱼嘴巴尖尖的,它们咽不进又吐不出的样子委实可怜。我每天喂一次食,一个月清理一次排泄物并更换一次水,像清除电脑垃圾一般,这样持续了半年。

  直到有一天,一红一黑的两条金鱼中,那条头戴花冠的红金鱼开始反应迟钝了,尾巴开始松散,鳞片开始脱落,或一动不动,或大口喘气浮在水面,或随着水流而移动,即便偶尔动弹一下也是有气无力的,我开始紧张起来。难道它已厌倦这样禁锢的生活?抑或受到其他道貌岸然的鱼儿攻击?它的眼睛瞪着我,孤寂着在整个鱼缸中沉淀自己的思绪。我思忖,扭头发现阳台上蹲着一只花猫,它是从隔壁家的阳台上爬过来的,神情嫣然地望着我,张着胡须对着鱼缸虎视眈眈。我打开房门,它吓了一跳,极不情愿地消失在彼此的视线里。猫与鱼,总会让我有种无法相处的感觉,其本质决定了它们来自两个不同的世界。

  最后,那条花冠红金鱼决定用一场悲剧,来修饰它与这世界的告别。它死得很安祥,一动不动,静静地躺在缸底的贝壳上。为此,我还去找了那鱼贩,是我的技术不好,还是那鱼本身有问题?鱼贩答得很专业,算我长了见识。

  其实,养鱼也挺劳心的。需要做很多准备工作:选鱼苗、买鱼缸、挑饲料、配吸氧电机、购换水吸管,特别是需要时间伺候……当我出远门时,才发现忽略了一个问题,我一走就是五六天,那些鱼儿们不进食能活下去吗?

  除了对鱼儿们发出一声叹息之外,我似乎很难再有其他办法坚持为它们守候,只能让它们在与时间的斗争中负隅顽抗。

  (作者系广东省广州市南沙区作家协会主席,《南沙文学》杂志主编。)

3上一篇  下一篇  
 
《重庆科技报》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重庆市渝中区双钢路3号科协大厦 邮编:400013
技术支持:北京北大方正电子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