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只鸟一定是我的爱人(组诗)肖展的家园无标题鱼的故事
第16版:科技生活 巴渝文学
上一版    
那只鸟一定是我的爱人(组诗)
肖展的家园
无标题
鱼的故事
     
 
重庆日报 | 重庆日报农村版 | 重庆科技报
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3上一篇  下一篇4  
2018 年 07 月 03 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肖展的家园

刘泽安

  10

  工作组磨嘴皮子一直磨到了下午,也没有办法实施,只好先丈量楼上的房屋,算是有了个拆迁开头。

  “钦娃儿,你狮子大开口,怎么可能满足你?”“我不管那些,拆迁就是一次性买卖,过了这个村没这个店。”“这又不是生意买卖,账像这样一算,就算不清楚了。”肖展听清楚了老爸和肖钦的对话,知道了这个拆迁的难题,自己也帮不上忙的,而且还怕影响哥哥的情绪。“哥哥,你是想一锄头挖个金娃娃,一次拆迁、终生受益。”“弟弟,你怎么想起说这样子的话呢?我都没想过。你们老师曾说,我们世代生活的土地没有了,居住几十年的房屋被拆了,这样的感觉他们没有感受过,是没有发言权的。不管你怎么说,我觉得老师也说得有道理。自己好好读书,家里拆迁不拆迁跟你没有多大的关系,不要管这个事。”

  肖展本不想理拆迁的事。上学时,班主任赵老师找他到办公室去。“肖展,你们村里拆迁的情况怎么样?”“赵老师,我不是很清楚,看村庄的房子拆得不多。”“你们家里的房子拆迁没有?”

  “没有,老爸承认丈量,可哥哥又不同意,二楼量了,一楼量不了,所以房子还是老样子,老爸也把哥哥没法。”

  “那屋顶的五星红旗还在?还在,老师。哥哥的拆迁要求太高,谈不拢。”“你回去多做你老爸和哥哥的工作,算是学校交给你完成的任务。”

  “老师,我们家的拆迁跟学校有啥关系?怎么会是学校的任务呢?”“肖展,你作为我们学校的学生,学校当然要做你的工作,我们有义务为全县的发展做贡献。”

  “我不敢做老爸、哥哥的工作。”肖展眼睛里含着泪水。“肖展,你不要哭,也不要怪老师,我们也是没办法,你跟你老爸、哥哥说了老师在学校给你讲的话,就算完成了你的任务。”肖展听懂了老师的意思,是要他回家去做老爸和哥哥的思想工作,让他去说服他们,尽快地拆迁房子让出土地,这真的让肖展很为难,回家后该不该讲呢?

  到了家,老爸、哥哥在屋檐下抽烟,看起来也都是闷闷不乐,并没有有些拆迁户的那种快乐感觉。

  肖展鼓起勇气大声地向老爸、哥哥说:“我们家的房子什么时候能够拆迁?拆了有新房子。”老爸、哥哥愣了好一阵子,肖展从来不关心房子拆迁的事,今天怎么关心起拆迁的事了,难道另有想法?“老爸,学校班主任赵老师都在问房屋拆迁的事,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也没有办法回答,毕竟你才是家长,你说了算。”

  “老师在问这个事?关他们什么事?怎么扯到学校去了?”肖钦问。“我也不知道。反正老师跟我谈了一节课,问过来问过去都是房屋拆迁的事。”

  “这个事,你要问你哥,主动权在他身上,我是同意拆迁的。”老爸把矛头对准肖钦。“弟弟,这个事跟你没关系,老师是瞎扯,拆不拆都与他们没有关系。”

  “钦娃儿,你倒可以这样去说,但是你弟弟是还要去读书的,不能意气用事。”“我管不了那么多,拆迁补偿不合我的意就是不行,我就不拆迁,看他们怎么办?”

  “你看着办。我同意政府拆迁,拆了搬走算了,去安置小区选一套新房子,免得别人认为我是钉子户,无理地向政府伸手多要拆迁补偿款。你一个人守着这个老房子,拆迁不拆迁都不关我们的事。”

  “老爸,你不当我的后盾也就罢了,还要拆我的台。”

  “你只考虑自己一个人,全然不管不顾我们一家人,那只有你自己一个人坚守在这儿。”老爸在肖展的面前表了态,让肖展一个晚上睡得很踏实,梦中的五星红旗依然飘扬在屋顶上。

  第二天,肖展的老爸再也没有犹豫地去了拆迁工作组,主动签了协议,同意房子的第二层交由拆迁组处置,至于第一层只好由拆迁工作组采取其他措施了。

  凤凰村没有拆迁的房屋不多了,那幢挂有五星红旗的房子是肖展家的,哥哥不同意也没有拆迁。肖展和老爸、妈妈搬离了老房子,一起搬到了临时过渡房,哥哥肖钦不愿意从老房子搬出来。

  县上要在凤凰村的土地上建大项目水电站——向家坝电站。

  从学校到拆迁过渡房的路上,肖展常常可以看见曾经属于自己家的房屋,那面孤单的五星红旗还在凤凰村飘着,他自己真的说不清楚,是希望这面五星红旗继续飘扬呢?还是希望这面五星红旗重新飘扬在更加美好的地方?(完)

3上一篇  下一篇  
 
《重庆科技报》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重庆市渝中区双钢路3号科协大厦 邮编:400013
技术支持:北京北大方正电子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