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续千年的对决那些鸟事棋盘花初夏的梦
第16版:科技生活·巴渝文学
上一版    
延续千年的对决
那些鸟事
棋盘花
初夏的梦
     
 
重庆日报 | 重庆日报农村版 | 重庆科技报
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3上一篇  下一篇4  
2018 年 06 月 28 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初夏的梦

郑嘉佳

  沉睡了一段过往后,我睁开了眼睛,那个人依然无声无息濒临我的梦境,几个小时的惊心动魄后,留下的只有睫毛上的湿润。

  “外公——”

  好想再见他一面。

  外公已经离开三年了,他留给我的记忆已经从无比疼痛变得模糊,可每次回乡下的老家,回到后院的池塘旁边,透过光阴的眼睛,似乎还能看见年幼的小女孩拿着树枝,一片一片地数池塘里的荷叶,她的身后跟着一个男人,戴着藏青色帽子,穿着与他瘦小身材不相配的大布衫,嘴角总是带着藏不住的笑意。

  “外公,我想捉蜻蜓。”我执着于蜻蜓那并不华丽却又像玻璃般的羽翼,初夏时节,乡下的红蜻蜓漫天飞舞,像是神明为谁洒下的花雨。

  外公笑着,“你喜欢它们吗?”“嗯”“那我帮你捉。”我看着他小心翼翼地靠近一只停在池塘堤上的红蜻蜓。只见他两只手轻轻一捧,蜻蜓就关在了他的手心。我开心地想要接过时,它一拍翅膀就飞走了,留下我默默地看着它飞走,久久不肯离去。“它会飞回来的。”外公摸摸我的头。漫天的红蜻蜓,为我的童年落了一场梦幻的花雨,盛大又那样美丽,落满了我沉寂多年的时光。

  后来的初夏,我长大了,外公也老了,后院的池塘被附近建筑所埋没,那些荷叶留了一世的黯然与静默给我。每年回去看他和外婆的日子,也变得屈指可数。有一次打电话回去,他在那头以轻松的口吻呢喃着:“也不知道你多久才能回来看蜻蜓啊!”

  一瞬间,心里像被什么堵住了一般,难受得呼吸沉重。如果说,当时惊艳于蜻蜓,只因年少,那为什么,这么多年的时光,对于外公的岁月,我竟未察觉到丝毫。

  我究竟错过了多少?

  直到那年,万家灯火的寒冬,外公带着病痛与世界告别。我还没来得及再和他捉一次蜻蜓,他还没来得及看见我长大后的样子。

  就那样,告别了世界的喧嚣。

  在逐渐加深的黑夜里,我再次走入梦境,恍惚间,我看到了池塘,看到了后院,可没有外公的影子。我落寞地准备醒来时,突然飞来一群红蜻蜓,如花雨一般,就像他从未离开我一样。

  (作者系西南大学附属中学初三12班学生)

3上一篇  下一篇  
 
《重庆科技报》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重庆市渝中区双钢路3号科协大厦 邮编:400013
技术支持:北京北大方正电子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