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昌古国:消失在沙漠里的玄奘西游之国重庆綦江发现一枚1.5亿年前蛇颈龟化石河姆渡等7处遗址入选浙江省省级考古遗址公园
第13版:科技生活·探索
上一版 下一版  
高昌古国:消失在沙漠里的玄奘西游之国
重庆綦江发现一枚1.5亿年前蛇颈龟化石
河姆渡等7处遗址入选浙江省省级考古遗址公园
     
 
重庆日报 | 重庆日报农村版 | 重庆科技报
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3上一篇  下一篇4  
2018 年 06 月 28 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寻找消失的古国

高昌古国:消失在沙漠里的玄奘西游之国

尹合

  《西游记》是大家耳熟能详的故事,孙悟空三打白骨精,猪八戒高老庄取亲。可在真实的历史中大唐高僧玄奘前往印度取经的过程中发生的故事,你又知道多少呢?为什么玄奘在取经途中受到高昌国王的盛情款待,却迟迟不能脱身离去。高昌古国,环绕着失落帝国的神秘,伴随着玄奘取经的传闻,就这样静默地横亘在古丝绸之路上。它因何诞生,因何消亡?下面我们就来了解一下与玄奘西游结下不解情缘的高昌古国。

  荒废的古城

  在吐鲁番市东45公里处火焰山南麓的木头沟河三角洲,有一座广为人知的古城遗址,这就是高昌古国都城的遗址——高昌故城。

  据历史记载,高昌故城始建于公元前1世纪的西汉。当时称为“高昌壁”或“高昌垒”,汉、魏、晋历代都曾在此设立“戊己校尉”,管理屯田,故又名 “戊己校尉城”。公元327年,前凉张骏在此设置高昌郡,开创了西域郡县制的先河。高昌建国是在公元460年(北魏和平元年),车师国灭亡,柔然立阐氏伯周为王,称其国为高昌国,从而掀开了高昌王国的序幕。南北朝时期,这里诸王争霸,但国号仍为“高昌”。公元604年,唐贞观年间,高昌王勾结西突厥截断丝绸之路,唐太宗派人平定了高昌王国,将高昌改称“西州”。公元9世纪末,由漠北西迁到此的回纥人建立了回纥高昌国,仍臣属中原王朝,史称“西州回纥”或“ 高昌回纥”。1208年,高昌回纥则顺成吉思汗,称“畏兀儿王国”。1283年,高昌城毁于战火,高昌回纥王国灭亡,至此,高昌城被废。 纵观高昌故城的历史演变,历经1500多年,其间由盛及衰,演绎了一部西域部族的兴亡史。

  现在的高昌故城,只留下残破的城墙。全城平面略呈不规则的正方形,分外城、内城、宫城三部分,布局似唐代的长安城。外城呈正方形,周长5.4公里,城墙最高处达11.5米,城基宽12米。内城居于外城正中,周长3600米,现仅存西墙980米,南墙850米。宫城居于外城城北。城中那数座高3米至4米的土台称为“可汗堡”,就是原回纥高昌的宫廷所在地。这里发掘出的绿色琉璃瓦、纹饰华丽的石柱础和巨幅的奏乐图精美壁画,记录了故都昔日的繁华。

  与玄奘的兄弟之情

  高昌国是一个佛教国家,史书记载“全城人口三万,僧侣三千”,其国王麹文泰更是笃信佛教,吐鲁番火焰山附近的柏孜克里克千佛洞,就开凿于麹文泰主政时期。在长达7个世纪的漫长岁月里,这里一直是高昌国的佛教中心。

  据《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卷第一》记载:唐贞观元年(627年),唐玄奘为求取“普度众生”的大乘佛教真经,历尽艰辛,跋涉万里,从长安前往佛教发源地天竺(印度)。高昌国国王麹文泰信仰佛教,听说玄奘即将到达伊吾(今哈密),立即派人前往迎接。唐贞观三年(629年)玄奘到达高昌城后,受到麹文泰热情款待,并通过各种方式挽留。但无论高昌国王如何劝说,唐玄奘去意已决。此后,唐玄奘在高昌国绝食明志。他终日端坐,滴水不进,即使高昌国王亲自捧盘,殷勤劝食,唐玄奘也不为所动。这样一连坚持了三天,到了第四天,高昌国王见唐玄奘气息微弱,生命垂危,只好屈服,向唐玄奘稽首谢罪说:“弟子愿意放法师西行。”虽然同意放行唐玄奘,高昌国王却提出了三个条件:第一,愿与法师结为兄弟;第二,请法师继续留在高昌一个月讲经说法;第三,将来唐玄奘取经回国时,须留在高昌三年,接受供养。唐玄奘接受了这三个条件,他与高昌国王一起到佛祖面前礼佛,结拜成为兄弟。到了离别那天,高昌国几乎倾城而出,为唐玄奘送行,高昌国王更是恋恋不舍,告别的场面非常感人。这个真实的故事,被唐玄奘的弟子记述在《大藏恩寺三藏法师传》中。然而,令人遗憾的是,当唐玄奘十多年后从印度取经归来,计划沿丝绸之路前往高昌国去履行他对国王麹文泰的承诺时,却在于阗,也就是今天的新疆和田,听说高昌国已灭,麹文泰也于数年前去世了。他带着忧伤向东返回长安,写下取经历程,即《大唐西域记》。

  出土文物印证历史

  公元1275年,蒙古游牧贵族都哇带着12万骑兵发动了叛乱,向高昌城发动了大规模的战争。这场战争长达半年之久,最后因回纥高昌王巴尔术阿而忒战死而告终,回纥高昌国也就灭亡了。从此,高昌古城就这样荒废了下来,渐渐地被历史所封存,直到我们现在看到了古城的遗址。

  1928年考古学家黄文弼在新疆哈密吐鲁番发现一枚“高昌吉利”古钱。1970年西安何家村出土唐代古钱收藏者的窖藏中也有一枚“高昌吉利”古钱。1973年在吐鲁番阿斯塔那墓出土贞观十六年墓志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