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开富贵》你是我的姐们儿肖展的家园马背书写草原史诗
第16版:科技生活·巴渝文学
上一版    
《花开富贵》
你是我的姐们儿
肖展的家园
马背书写草原史诗
     
 
重庆日报 | 重庆日报农村版 | 重庆科技报
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3上一篇  下一篇4  
2018 年 06 月 12 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肖展的家园

刘泽安

  “钦娃儿,你们去过镇上吗?” 老爸不好直接挑明,只好循循善诱。

  “老爸,你想问什么?直接问就是了。”哥哥也不遮遮掩掩,一句话给老爸冲过去。

  “好,钦娃儿,我想问一问,你们两口子去没去镇上?”

  “去过镇上,几乎天天都去。”

  “去干些什么事?你们未必也像他们一样去离了吗?”

  肖展愈听愈糊涂,村庄里离婚的人不少,但他没有想过,这样的事会发生在自己家里。

  “老爸、妈妈,我们已经分了家,我们的事你们少管,我们自己知道该怎么办。”

  “那意思是说你们已经离了?”

  “实话实说,老爸,村庄里谁人不知道,离婚可以多一个户头,拆迁补偿安置都要高一些?这不是白白捡的吗?”

  “你们……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呢?一个婚姻,怎么说离就离呢?怎么可以当儿戏?”

  “那有什么!我们又不是真离,村庄里的人都不该离婚吗?婚姻法都规定结婚自由、离婚自由。”

  “你们啊,眼睛里只盯住那几个补偿安置费,把婚姻当游戏,今后出了事才知道伤心。”

  “我们不管那么多,老爸,先管眼前的事再说,走一步算一步。”

  糊里糊涂的肖展听清楚了,是哥哥两口子离了婚,离婚是为了多得补偿安置费。

  “老爸,我劝你和妈妈也离吧,离了多一个户头。”哥哥说。

  “你们想得出来。我们几十年夫妻就抵不住那几个钱?再是为了钱,也不干这种事情。”

  “你们死讲究,穷讲究,别人家不是这样子吗?他们敢离,你们为什么不敢离?”

  “我不管别人家怎么做。我和你老妈是不会这样做的,管不了别人,管好自己总可以。”

  妈妈在一旁倒是听清楚了,儿子和儿媳妇离了婚,不再是一家人,今后一个屋檐下怎么生活呢?

  妈妈把儿子肖钦拉到一边:“儿子,你们今后怎么办呢?为了你的婚事,我们花了好多钱,从看人开亲到娶进家门,你老爸和我都是按照乡村的礼数办的,你们怎么就不管礼数呢?”

  儿子愣了一下:“妈,那些礼数没有用,离了也是两口子,跟以前一样生活,我们是假离婚。”

  “假离婚,哥,你们到镇上办了手续,怎么可能是假离婚呢?”肖展提醒哥哥。“那张纸是真的,手续也是真的,可我们两个把它看成是假的,不就行了。”

  这个时候的肖钦已经听不进谁的话了,一心想的就是那补偿安置费。一个家变成了三个家,肖展、老爸、妈妈是一家,三口人,住在房屋二楼,屋顶上有一面五星红旗,一楼是两个家,一家是哥哥肖钦,另一家是肖展原来的嫂嫂,从法律意义上讲已经不是肖展的嫂嫂,是一个陌路人,住在他们的老房子一楼里。

  后来,凤凰村征地补偿工作的一些异常现象引起了镇政府、县政府的重视,上面派出了联合调查组来村里调查。

  肖钦的如意算盘落空了,像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那些装修的铝合金门窗,只按成本价赔偿,肖钦心里很不乐意。哥哥又和老爸争吵了一场。肖展在屋顶的五星红旗下,握住旗杆,为什么老爸会在村庄即将消逝的时光里,还是一次又一次地执着地举行升旗仪式呢?想不通。

  凤凰村的土地征用了,接下来就是拆迁房屋。拆迁房屋的事情要复杂得多,现在村里结婚、离婚的怪事一起接着一起,肖展看不懂,连他的老爸、妈妈都看不懂。好在一点,这段时间结婚的人都不兴办酒送礼,也没有坐轿子抬花轿,免了好多仪式,领个结婚证,让村子里的人晓得就行。(下期待续)

3上一篇  下一篇  
 
《重庆科技报》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重庆市渝中区双钢路3号科协大厦 邮编:400013
技术支持:北京北大方正电子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