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开富贵》你是我的姐们儿肖展的家园马背书写草原史诗
第16版:科技生活·巴渝文学
上一版    
《花开富贵》
你是我的姐们儿
肖展的家园
马背书写草原史诗
     
 
重庆日报 | 重庆日报农村版 | 重庆科技报
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3上一篇  下一篇4  
2018 年 06 月 12 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浮生此刻

你是我的姐们儿

程华

  倩,是我姐们儿。

  在这闹哄哄的世上,许多人自诩朋友遍天下,其实所谓的“朋友”多半只是熟人,甚至连熟人都算不上,不过是些酒肉朋友罢了。在我看来,比真正的朋友关系级别更高的,当是“哥们儿”“姐们儿”。那是真正欣赏你包容你,任何时候都无条件挺你那种,哪怕深更半夜你哭哭啼啼打电话吵得对方炸裂,对方气急败坏骂骂咧咧但还是风驰电掣地出现在你面前。

  倩,就属于这种。

  初入职场,我和倩在一个单位,门对门。都说职场友情是奢侈品,我俩是例外。活泼、蠢萌、缺心眼,脾性相投的我俩,彼此见证了彼此的成长、成熟、欢欣与磨难。她虽小我几个月,但却如姐姐般极包容任性的我。多年来我俩友情固若金汤,以致同事总在见到我们当中的一个时总问:“咦,还有一个呢?”

  那时的倩,个子不高属于微胖一族,面如满月肤若凝脂,眼睛大大的嘴巴小小的,一头黑瀑似的长卷发散在腰间,像个珠圆玉润的洋娃娃。20岁出头时,倩有了男友,一样的婴儿肥,一样的卷发,两人腻歪地走在街头,看去像一对兄妹。

  某天,小情侣为鸡毛蒜皮的小事斗气,倩躲集体宿舍对我哭诉个不停。我一口气跑到办公楼拿起走廊里的电话便给“卷毛”打电话,吓得“卷毛”连忙赶来赔罪,直到哄得倩破涕为笑我才云开雾散。

  8年后,我调至市里,与倩见面次数少了,然而浓情未淡,反而慢慢拓展到我俩的父母以及后来的丈夫以及儿女。

  11年前,我母亲病重住院。酷暑天,倩不顾工作繁忙,顶着大太阳一次次赶来探望她,也安慰我。8月,母亲的病已无力回天。是夜,濒临崩溃的我在倩的家里边哭边喝酒,我想醉过去。她默默陪我,看我喝,自己也喝,偶尔过来,轻轻拍拍我的背。知我如她,洞悉我全部秉性,明白此刻哪怕任我醉去,也胜过“注意身体不要喝酒”的空洞劝告。

  那晚,那么绝望,如堕深井。而今回想,竟如此留恋背上那掌心传来的温度——痛苦得近乎撕裂时,有人舍得花时间这样静静陪你,任你痛哭任你絮叨些不着边际的话,没有丝毫厌烦。

  每年,我们都记着对方生日,却只能将礼物交给快递。我们真的没精力去穿越那段说远不远的距离,更无暇去不慌不忙地吃上一顿饭、喝上一杯茶。

  只需一个电话,无需更多寒暄,我们就可敲定一件在别人看来需要许多铺垫才能渐入主题的“重大”事项,多年来一直如此。到现在,我和倩许多生活上的嗜好依然相仿:开外型粗犷的越野车,背容量大得能塞下半打卷筒纸的包,貌似矜持但惹急了可能面目狰狞地蹦出几句粗话。

  春节,儿子和他爸爸出游,而我要上班。不过,下班有机会见见倩了。大年初三的夜,很冷。倩的女儿快读大学了,有自己的事。我们把车停在车库里,在街上寻半天寻着了一家没关张的老火锅。

  又是许久未见了。对面的倩,淡妆难掩疲惫之色,昔日凝脂般的脸颊已隐约盘踞少许斑点。袅袅烟气中,她眼里沧桑竟如水纹般一圈圈扩散。工作的累、生活的累,交互作用于她的世界,尤其这两年职场压力大得几乎超过承载能力,让兼容性比我更强的她步履维艰。不能常见面,电话里总是诉说很多,有时候说着说着就哭起来。各自的心酸委屈,彼此都了然于心。此刻,只想静静地喝一杯酒。沉默良久,倩忽然举杯碰碰我的杯子,低声说:“你有时的心情,就是我此时的心情。你曾有过的困惑,就是我现在的困惑。喝酒。”

  我有些明白,但不打算细问。问了也是痛,或许会更痛。这个年龄段的女人,有些苦累是相似的,有些悲凉是共同的,有些无奈是互通的。

  有名人说:“真正的友谊,是一株成长缓慢的植物。”还有人说:“友谊是一棵可以庇荫的树。”是的,年少时,我们一起种下了这棵树苗,流年似水,它已在彼此心里根深叶茂,长成一棵能为对方最大限度遮风挡雨的参天大树。

  我们是姐们儿。倾听,是责任,更是表达情谊的方式。陪你坐,听你说,陪你哭,并非为相互拉扯感染沉陷更深,而是想帮对方倒掉苦水抖落压力,再扶着推着她重回现实,去直面未来未知的生活。倩,让我静静地听你说,就像那年,你静静地陪我落泪,听我诉说。当然,我们也可以什么都不说,就让情谊在静默中流淌、传递,滋润温暖彼此的心。

  又一杯下去。我,还有倩,抬眼瞅瞅对方,微笑中都泪光盈盈。

  (作者单位:重庆市公安局)

3上一篇  下一篇  
 
《重庆科技报》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重庆市渝中区双钢路3号科协大厦 邮编:400013
技术支持:北京北大方正电子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