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草醉游人肖展的家园你是美好社会的一部分听夕阳唱红的黄昏
第16版:科技生活·巴渝文学
上一版    
香草醉游人
肖展的家园
你是美好社会的一部分
听夕阳唱红的黄昏
     
 
重庆日报 | 重庆日报农村版 | 重庆科技报
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3上一篇  下一篇4  
2018 年 06 月 07 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肖展的家园

刘泽安

  5

  老爸的手举了一阵子,屋檐下看似风平浪静,可每一个人的心里都是翻江倒海。妈妈想了好一会儿,看着老爸求助的神色,还是慢吞吞地举起了手,老爸有一丝欣慰。“展娃儿,怎么还不举手?”老爸在叫他。哥哥肖钦盯住他的手摇摇头。肖展看了看老爸,又看了看哥哥,再一次埋下头选择了沉默,谁也不支持,选择了弃权。老爸等了等,宣布投票结果是二比二,谁也没有赢,谁也没有输。哥哥肖钦摊了摊手:那怎么办?老爸说:“那就暂时维持现在这个样子吧。”“不,老爸,我说句不好听的话。”嫂嫂说话了,“一半对一半,那就装一半留一半。”

  妈妈说:“怎么装一半留一半?说简单点,我们分家吧,也好做各自的主,免得意见不一致。”老爸选楼上的原因很简单,他是为了那面五星红旗有个位置,免得到时为了挂、换五星红旗的事跟儿子肖钦产生矛盾。

  肖展在分家的第一天,默默地搬自己的东西上楼,哥哥站在他的背后,本来想伸手帮他的,可就是伸不开手,只是看着。毕竟一家人在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突然间活生生地变成两家人,虽说灶头现在是一个,隔不了多久会有两个烟囱冒出炊烟,进出都显得别扭,我对不起爸爸妈妈。哥哥说。

  哥哥和嫂子把自己房子的里里外外装修了一遍,铝合金封闭了走廊,窗子也全部换成铝合金,里面重新粉刷了一遍,感觉是房子焕然一新了。老爸的这一层基本没动,原来是什么样子就是什么样子,五星红旗照样飘个不停。

  凤凰村的征地补偿安置工作正式拉开序幕,第一步就是清理通告颁布以后,抢栽抢种、改扩建装修房屋的,先让各家各户自行申报,自行申报的可以酌情处理,在规定的时间内没有申报的,一律按非法建设处理,政府工作组很明确的是,凤凰村在通告前后的情况都是拍了照片的,所有人家的情况政府都了如指掌。

  这好比捅了马蜂窝。凤凰村一下子炸了锅。

  凤凰村每一个家庭都在算账,自己一家人花了多少钱装修的铝合金阳台和铝合金门窗?在田间地头栽了好多苹果树、梨树等经济林木,劳动力倒是没有几个成本,可以不算钱,但铝合金和树苗的钱那是真正的成本,这不可能不算钱,谁家都没有想到是这个结果。

  凤凰村的山坡上、河岸边、果树下、田地旁常常聚集一帮人,他们讨论的都是征地补偿问题,平常不相往来的人,这一阵子都会像鸟儿集中一样,有人叽叽喳喳一叫,大家都聚在大树下,你一句我一句地摆起各家的龙门阵,无非是想打听对方的情况,有什么想法,看看对自己家有没有好处。

  这个时候的肖展成了哥哥的特务,他放学后不慌回家,专门钻进那些人群中去探听各种信息,只要是有关于征地拆迁的事,他都要听清楚,一句不落地带回家里去,让哥哥作为参考。

  最有用的一个信息是拆迁补偿安置中,独立成户的家庭相对要划算得多,一个成年人可以独立算一家人,补偿安置的面积、户型选择都要实惠得多。老爸平平静静地爬上二楼,没有安装铝合金门窗的阳台上吹来一阵阵风,凉飕飕的,屋顶上的五星红旗飘扬着。

  想不到的是,第二天肖展家发生了一件大事,那是肖展回家后听老爸、妈妈说的。事情的发生,开始老爸、妈妈都不知道,只是隐隐约约感觉到自己家里也不会太平静。一个村庄到处都是离婚的,老的在离,中年人在离,年轻的也在离,离婚不离家成了凤凰村的口头禅。老爸有一种隐隐的担忧,特别是看见镇上民政办公室婚姻登记中心门口进进出出的凤凰村的人们,他有一种预感:肖钦两口子不是省油的灯,从昨天晚上吃饭的那个状况来看,他的担心不是多余的。(下期待续)

3上一篇  下一篇  
 
《重庆科技报》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重庆市渝中区双钢路3号科协大厦 邮编:400013
技术支持:北京北大方正电子有限公司